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16

谢选骏:比骗子还像骗子的骗子


(一)
在“总统大选辩论”之前,我写过这样一篇文章:
两个精神病人争夺美国
川普的父亲佛瑞德晚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希来利的神经系统出了毛病——难道是两个精神病人在争夺美国?
“9·11”事件15周年纪念活动上,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来利险些晕倒在保姆车前,此事彻底激起了社会舆论对其身体健康的忧虑。而今又有人发现眼神僵硬,精神系统似乎有问题。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2016年9月22日报道,希来利21日在奥兰多参加竞选活动,其间接受了美国广播公司(ABC)主持人萨莉娜·法赞的采访。后者的提问相当刁钻,宣称因为希来利上了年纪的关系她患老年痴呆症的风险性随之增加,询问其是否会接受神经系统检查。
“没有必要做这个。”希来利并未被对方抛出的问题激怒,而是开玩笑回应称,“很抱歉,我得了肺炎。抗生素能够搞定它,这令我感到太高兴了。而这些都过去了。”希来利强调,她披露的关于自身身体健康的信息符合过往任何一个总统候选人达到的标准。
然而,法赞并未就此放弃,而是步步紧逼,她告诉希来利说她的兄弟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并且曾经给希来利手下的员工做过手术。但希来利不改立场,她坚称:“没有必要。(我们披露的健康)信息已经很清楚了,正如我所言,这些信息符合任何一个总统候选人过往所达到的标准。我很高兴我们达到了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了标准。”
68岁的希来利还不忘把这个棘手的问题引到对手——70岁的川普的身上。“我必须说,我的对手没有达标。所以我很高兴我们公布了所有的信息,说明了我的健康状况。我的生理和心理都很健康,适合担任美国总统。”
《每日邮报》指出,有一件事情希来利没有提及,那就是川普的父亲佛瑞德晚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而在川普向媒体公布的体检报告里没有说明这一点。
目前,美国大选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希来利急需出现在大众面前力证她有体力和精力担任总统。但是最近几天,她不仅临时取消一场重要的筹款活动,还被发现出席活动时眼神僵硬,两眼转向不同方向。
美国《镜报》表示,根据希来利19日在费城演讲的视频,她的眼球从一边飞速转动到另一边,“她的两只眼睛似乎无法同步,左眼看上去斜得很厉害,在她看向左边的时候尤其明显”。这使得外界纷纷开始猜疑,难道希来利的健康又出了问题?有人甚至据此推断希来利的神经系统出了毛病。
川普和希来利都是近代历史中最不孚人望的总统候选人。不过两人也都殚精竭思,试图挖掘对方墙角,并希望借由辩论在选民心中烙下印象,让大家认清自己较对手更具备统帅的资格。
面对战斗力旗鼓相当的川普,希来利在对决前的准备,重点除了放在川普的性格上,也将确立自己在纽约长岛霍夫斯彻大学的辩论议题要表达的立场。在事前演练中,她将试图了解大半生在商界打滚,自诩为“媒合者”(deal maker)的川普,在辩论中的可能表现。
在距投票日仅六周之际,希来利阵营已把26日辩论视为最后一次关键机会,向选民展示,她若当选总统希望推动的施政,并将设法缓和外界对她的诚信及可亲的质疑。
对川普而言,他首次参加的一对一总统辩论,让他有机会展现掌握议题的能力,并说服亟思改变的选民,他才是值得选择的对象。
华盛顿邮报说,最大的变量在于难以逆料到时出现的是“哪一个川普”。华邮说,川普表现捉摸不定,有时他放言无忌,对争议不管不顾,有时在竞选团队的包装下,他表现得较深思熟虑,也比较按章法行事。
川普的父亲佛瑞德晚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希来利的神经系统出了毛病——难道是两个精神病人在争夺美国?
(二)
看过“总统大选辩论”之后,我觉得这两位“烂政客”(川普语录)没有提出任何新观点,所以在内容上不值一提。
值得观看得倒是,这两位第一次同台演出,所以从肢体语言上透露了一些新的信息。
那就是,比骗子还像骗子的骗子:
一般认为,希来利不诚实,是个大骗子。
但是从现场表现看,川普的肢体语言却更不自信,他不断地眨眼睛,就像他说的全是笑话。从心理学上说,一个人在撒谎的时候才会眨眼睛。这样一来,川普这像是一个比希来利还像骗子的骗子了。
至于这两个人尤其是川普的台风恶劣,简直不把主持人和美国选民、全体观众放在眼里,就更是引人非议了。
最后一点,为了“种族平衡”起见,竟然让一个黑人去主持这两个白人的辩论会,这个黑人虽然声称“现在是美国历史上种族关系最糟糕的时候”,自己却不肯花一点力气去维持基本的纪律。难怪黑人会在大街上频频遭到白人警察的枪击。
希来利指出,川普多次赖账、六次破产,但却不敢指出:川普如果当选,就会让美国进入赖账和破产的下行道!
这是为什么?
难道这是“两个骗子在争夺美国”?
(三)
网文《川普的致命软肋 希来利的难言之隐》揭开了骗局之一角:
美东时间2016年9月26日晚,2016美国总统大选的首轮辩论如期举办,川普(Donald Trump)和希来利(Hillary Clinton)二人首次同台对阵。整场辩论的氛围也不出意料地充满火药味。美国各大媒体第一时间的评论普遍认为希来利赢得了此次辩论,而川普也低调承认自己表现糟糕。
客观地来讲,希来利凭借长年的政坛经验,通晓辩论之道,在首轮辩论中取胜也是可以预料的。不过川普自己本身在议题上的生疏和欠缺准备还是重要原因。撇开细节不谈,仅就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以及美国对盟友的军事保护义务这两条,二位候选人激辩许久,而最终两人所表述的立场也凸显了川普对政治外交议题生疏的致命软肋,以及希来利的难言之隐。
在针对美国对日本、沙特、韩国、以及北约(NATO)其他成员国等盟友所提供的军事保护时,川普保持以往的立场,明言反对美国无条件付出,表示自己如若胜任则必将让这些盟国支付“保护费”,为美国分担昂贵的军费支出。关于TPP,川普也大力指责类似这样的自贸协议让美国丧失大量就业,批评希来利在其丈夫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奥巴马推行这类协议中所扮演的角色。然而诡谲的是,针对这两点,希来利却并没有做太多反攻。
熟悉国际政治的人都会明白,川普关于这两项的主张是没有可实施性的,他空洞的表态和欠缺逻辑、数据支撑的论点皆暴露了他对政务的生疏。因此有人可能会说,希来利之所以针对这点未做过多评论,是不愿围绕一个无谓的议题多说废话。其实,希来利一方面是出于这本身就是个美国和盟友间心照不宣的问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美国选民的价值观和国家利益已经产生冲突了,希来利的沉默是为了赢得选票的刻意选择。
川普在首辩结尾以他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度强大”收场,然而讽刺的是,恰恰是美国对盟友的军事义务以及类似TPP和NAFTA(北美自贸协议)等自贸协议,方才构筑了美国全球领导权的根基。
20世纪美国鼎盛之时,华府有足够本钱和其他国家签订贸易协约,在向其他国家敞开自己全球最大市场大门的同时,也另美国资本直入他国,并且以将他国纳入自己军事保护伞之下的名义,将自身的军事存在扩散到全球。通过这一套交易,美国得以大大巩固自己的地缘政治影响力,维持龙头老大的位置。
如今的美国市场已不再拥有过去的无可替代性,相对于过去以“奖励式”的自贸协议吸引人来,美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借债者”,更多地在全球贸易链中扮演一个借钱不还且贪吃的“消费者”。若非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美国早就面临多次破产危机了。现在若再像川普主张的那般,以贸易关税的“惩罚”威胁他人,效果只会是雪上加霜。
川普论点的漏洞借此显现地一清二楚,这是他致命的软肋。可是希来利的沉默和回避所透露出的却是更深层次的问题。
一是如上述所说,美国已面临很严峻的情况,成了下坡的雪球,越滚越大,越大越难以制止修复。二则是美国民众在意识到现在的窘况之后,将原因错误地归咎于“美国全球警察”的角色以及诸个自贸协议之上。
这正是希来利这类明眼人中问题的尴尬所在——倘若任由民意放纵,在这类问题上和川普站在同一立场,那则违背了国家利益。不过如若坚持正确的选择,像她一开始一样支持TPP、支持维持庞大军费开支,那么选民又不会买账。因此,保持沉默,适当回避,似乎也就成了在现阶段最明智的选择。假使能够赢得大选,届时再适当作出修改也未不可行。
坊间总有“国运”之说,认为一个国家国运昌盛之时,一切国际形势、国内时局、执政抉择、乃至社会中人民的意念,都会是蒸蒸日上的;而一旦国运转衰,则执政者受民所制、民复受从政者所惑,国内政务动乱频发、政令受阻,国际环境亦同样左右为难。
美国作为世界的领头者,它的政坛选情牵动着全球目光。它将走向哪个方向,也影响着接下来8年乃至更久的国际局势。此次首辩之后暴露出的问题让观测者难免忧虑,但实质发展如何,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四)
比骗子还像骗子的骗子,到底是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