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6, 2016

谢选骏:极端主义的对决

谢选骏:极端主义的对决
(一)
2016年6月12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同性恋夜店Pulse Club遭枪击恐袭已致50死53伤!案件已被定性为恐袭,凶手有激进伊斯兰主义倾向。目前枪手已被击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称,事件为“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在当地时间12日凌晨2点多。一名枪手手持长枪,向正在舞池及吧台前狂欢的民众乱枪扫射。据称,枪手开了至少40枪。
警方已证实,嫌犯为佛罗里达男子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27岁(另一说为29岁),为阿富汗裔的美国公民。警方在第二次的通报中,确认的死伤人数剧增,目前确定已有50人死亡,53人受伤。据悉,马丁在店内挟持人质,并开枪扫射,事件发生时店内约有320人。而在过程中,约有30名顾客遭枪手作为人质,与警方对峙约3小时。
警方出动包括拆弹小组等大批警力攻坚,并击毙枪手。警长米纳(John Mina)稍早曾指出,枪手仅一人,属“独狼”式犯案,并定调为恐怖袭击。联邦调查局则称,枪手有激进伊斯兰主义倾向。美国白宫披露,总统奥巴马已下令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反恐部门对本案提供协助。  
奥尔兰的这个酒吧夜店当晚正举行拉丁主题的周末狂欢舞会,离出口较近的民众及时逃出,也有人躲在厨柜中。当时夜店内有逾100人。
奥兰多警方随后对枪击事件作出应对,派遣大批警力赶到事发现场。枪手躲藏在建筑内并设了壁垒。有消息称,枪手携带了炸弹,并劫持了人质。不过奥兰多警方稍后发布消息称,枪手已经被击毙。在24小时内,奥兰多市连续发生两起枪击事件。11日,22岁的美国年轻女歌手克里斯蒂娜在奥兰多市举办演唱会后遭枪手枪击身亡。  
这些活动给人的印象似乎是:美国已经陷入了一场未经宣告的游击战争!该夜店距离美国好声音选手克里斯蒂娜·圭密被枪杀的地点不到6.4公里。
随后不久,伊斯兰国(ISIS)声称对此负责。伊斯兰官方媒体Amaq的报道称:“针对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一家同性恋夜总会的袭击造成超过100人伤亡,该攻击是由伊斯兰国的战士进行的。”
包括NBC新闻和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引述官员的说法,声称兇嫌、29歲的阿富汗裔公民Omar Mateen在枪击案前拨打了911,宣誓效忠ISIS。 这些报告还不能立刻证实,但ISIS同情者过去发起攻击时,常常有这种效忠声明。
ISIS旨在激励其追随者进行攻击,不管有没有从ISIS得到支持,然后声称为恐袭事件负责。
伊斯兰斋月从6月6日开始,伊斯兰官方鼓励全世界的追随者在斋月发起袭击。在5月22日公布的录音中,伊斯兰发言人阿布·穆罕默德·阿德南尼呼吁“对不信教的实施一个月的灾难”,他的号召特别是对“欧美哈里发的支持者”。
在阿德南尼的录音中,他特别专注于不再能够到达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领土的支持者。该消息似乎是鼓励“独狼”袭击者,这些袭击者被伊斯兰鼓舞,但和组织没有关系,“在他们的心脏地带,你做的最小的动作,对于我们来说,比和我们在一起效果更好。如果你们希望到达伊斯兰国,我们希望在你自己的地方惩罚那些异教徒。”
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在斋月从黎明到黄昏禁食、祈祷和反思。但包括伊斯兰和基地组织的激进团体使用斋月为借口来进行攻击和获得关注。 由位于华盛顿的战争研究所最近的报告认为,“今年,伊斯兰可能会采取行动扭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严重损失,同时扩大对非穆斯林世界的攻击,试图引发全世界的战争。”
其他证据也指出,对于兇嫌Omar Mateen,个人偏见也是一个可能的动机。在NBC采访中,Mateen的父亲说Mateen看到两个男子当众接吻后“很生气”,“这无关宗教”。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兇嫌的前妻说,Mateen精神状态不稳定,并没有“过分的宗教信仰”。
显然袭击同性恋酒吧,这是极端主义的对决。即使不算宗教之间的极端主义对决,也算生活方式之间的极端主义对决。

(二)
如今的世界,除了宗教之间的极端主义对决,以及生活方式之间的极端主义对决,还有政治上的极端主义对决。
例如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川普vs.民主党喜莱莉,将会是一场泥泞抹黑大战,至于要低级到何种程度,无人能够预测。
共和党的川普誓言绝不留情,一定火力全开,强攻对民主党对手喜莱莉在丈夫性侵女性一事上,一忍再忍,完全无法代表妇女权益。丈夫克林顿风流丑闻,现在都变成共和党对手川普据以说事攻击丑化的根据。但是川普批评和不信任审理川普大学一案的墨西哥裔联邦地区法官库瑞尔,却引起党内人士不满。
奥巴马总统则宣布全力支持喜莱莉参选,全力辅选,对抗川普。但早在2008年民主党总统初选时,两人曾是对手,后来又搭档演出,双方“知之甚深”。
他还以双关语“橘色不是新黑”,暗贬川普,明白表示秋天美国人必需要小心慎选领导人。搭腔的黑人歌手念念有词:“用过巴拉克·奥巴马,你就回不去了。”
随着总统大选成为有史以来“最骯脏战斗”的残酷对决,“抹黑战”只会越来越激烈,这就是第一位黑人总统的政治遗产?

喜莱莉貌似拉高选战格局,她在NBC受访时说不会和川普相互诬蔑怒骂,因为这次选战已够乌烟瘴气。她说:“他打的是诬蔑选战,我要的是辩论议题、能为美国民众贡献具体成果的选战。”喜莱莉并表示,川普的性格不适合担任总统。只是选战的基调未必是主动操之在她,类似的指控也同样对着她。
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一名特勤局人员伯恩(Gary Byrne)出版的新书称,喜莱莉是“火爆、冲动、喜欢拍马屁的人,并轻视别人订下的规则,缺乏担任总统的诚信和气量”。
这本《性格危机》(Crsis of Character)书声称曾亲眼看见克林顿出轨。在1995年,作者有一次听到白宫的住所传出喜莱莉“洪亮的声音”,当时她与丈夫争吵。后来,地板上发现一个砸破了的玻璃花瓶,总统丈夫翌日眼眶瘀黑。
川普的失格完全是个人做生意缺乏诚信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查阅了33个州的法庭纪录显示,川普在40年的商业生涯中经常赖帐,许多企业主也说,他们和川普做生意时,川普欠他们的钱。一家灯具店和一家窗帘制造商都证实,川普的企业曾向他们订货,但货到却不付款。
拉斯维加斯一家布料厂的业主沃特斯说,他们八年前向川普的赌城酒店供货,但酒店开发商对合约的新增条款不付钱,厂家便停止发货。而川普的酒店却把他们告上法庭,警员来工厂用车把布料拉走。
《纽约时报》同样也是引用法庭文件揭露川普恩将仇报,指香港的一群亿万富翁投资了川普在曼哈顿的一个房地产项目,帮助拯救了濒临破产的川普。香港财团中包括全世界最富有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郑家纯(Henry Cheng Kar-Shun)和罗康瑞(Vincent Lo),川普在这宗交易中从合作到反目,还对在他濒临破产时搭救他的几位香港富豪提出告诉。
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与华尔街日报的主流媒体都倾力挖掘川普的过去,毕竟生意人的弹性与国家领导人的诚信完全是不同的课题,川普生意做那么大,凡走过必留下痕迹,必须弄个清楚。
川普一方面很自豪他的媒体策略,声称数不清媒体排队等着访问他,竞选经费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可是对于媒体穷追猛打却是恼羞成怒。川普数月前宣称为退伍军人募款,但筹募款项流向何处始终未公开,在各方施压下才公布接受捐款的41个慈善团体名单,表示他在1月举行募款活动筹集的560万元已交给这些团体,不过美联社指出,十余张支票5月才自纽约寄出。他们致电川普名单上的所有团体,在回电的30个团体中,约半数说,他们上周才收到川普的支票。数个团体说,支票日期为5月24日或前后,当天正是川普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的日期,在此访问前,华邮追问这笔募款去向已连续数周。
政治上的极端主义,正在控制世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