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16

谢选骏: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谢选骏: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癌症的特点就是“无组织生长”,中国社会的特点“无组织生长”,因此推论:现代中国患有社会癌症。而寄生在中国社会里的中国共产党,则是一个巨大的癌症肿瘤。
现在,一个号称“医学的里程碑”出现了:美国科学家声称,可以将癌细胞转为良性。这真是“医学领域的和平演变梦想”。
2015年8月24日,发表在《自然·细胞生物学》(Nature Cell Bi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美国梅奥诊断的科学家们发现了让癌细胞实现“逆生长”回到正常细胞的方法。主要研究人员Panos Anastasiadis博士表示,这为关闭癌症系统提供了新的“代码”,而这个代码的发现与miRNAs(真核生物中发现的一类内源性的具有调控功能的非编码RNA)相关。
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全球癌症报告2014》预测,全球癌症病例将呈现迅猛增长态势,将由2012年的1400万人,逐年递增至2025年的1900万人,到2035年,将可能达到2400万人。其中,报告显示,2012年全球新病例有一半发生在亚洲,其中大部分发生在中国。
严重的癌症疫情让与之相关的突破研究或治疗方案总能引起广泛的关注。不久前,PNAS上的一篇研究称,癌症是进化产物,而非基因突变而来。相隔不久,《Oncogene》上的一篇研究又称,细胞内蛋白质失衡可引发癌症,再次颠覆了基因突变引发癌症的理论。
事实上,就像诺贝尔奖获得者Richard J. Roberts曾说的“生物学总处在变化中”;对生物的探索是无止境的,对疾病的研究也同样如此。目前,通过化疗、放疗等手段杀死癌细胞是常用的癌症治疗方法之一。那么,除了将癌细胞杀死,还有没有其它的原理对抗癌症呢?
8月24日,发表在Nature Cell Bi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梅奥诊断的科学家们发现了让癌细胞实现“逆生长”回到正常细胞的方法。主要研究人员Panos Anastasiadis博士表示,这为关闭癌症系统提供了新的“代码”,而这个代码的发现与miRNAs相关。
在正常细胞中,miRNAs通过同时调节一组基因的表达平衡整个细胞程序。要实现这一过程,miRNAs会诱导产生一种名为“PLEKHA7”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是调节细胞分裂的重要因子。然而,在癌细胞中,以上的机制就会失调,细胞生长会随之失去控制。
科学们发现,一旦从细胞中去除miRNAs,抑制PLEKHA7蛋白质的产生,细胞就会发生癌变,分裂增殖过程不再受到控制。而反过来,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恢复癌细胞中miRNAs到正常水平就能够逆转癌细胞生长的过程。
Anastasiadis表示:“我们已经在一些恶性癌症类型中开展这种手段的试验,包括乳腺癌以及膀胱癌。通过提升细胞内部的PLEKHA7蛋白质或miRNAs的水平,我们观察到这些已经癌变的细胞随后会逐渐恢复到了良性状态。”
Anastasiadis实验室的Antonis Kourtidis博士说:“这项研究将至今不相关的两个领域汇集到了一起,即细胞粘附和miRNA生物学,解决了让科学家们长期困惑问题,即粘附蛋白在细胞行为中起到什么作用。最重要的是,研究揭示了癌症治疗的新策略。”
……
上述“医治癌症的新方法”也许可以对社会问题提供一点启发,那就是如何把中国共产党这个巨大的社会癌肿变成良性组织。
癌症的特点就是“无组织生长”,中国社会的特点“无组织生长”,因此推论:现代中国患有社会癌症。而寄生在中国社会里的中国共产党,则是一个巨大的癌症肿瘤。
把中国共产党这个巨大的社会癌肿变成良性的,也就是把中国共产党这个巨大的社会癌肿变成良性的组织,也就是迫使它在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不得超出社会组织活动的合法限度。这就要求中国共产党放弃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专政”,从黑社会变成一个合法的社团。
那么,类似于细胞内部的PLEKHA7蛋白质或miRNAs,是什么呢?
我认为,是宗教,是福音。基督教可以使得已经癌变的社会细胞逐渐恢复到良性状态。
所以,中国要恢复正常生活,一定要首先基督教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