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7, 2016

谢选骏:蒋介石是一个假基督徒

谢选骏曾在《蒋介石父子何以失去大陆、台湾?》等文章里指出,孙中山、蒋介石、李登辉等人都是假基督徒。所以中国社会基督教化的进程,在他们手里,还不如在敌基督的魔鬼仆人毛泽东手里,来得深入。

(一)
新闻报道《只因老蒋母亲… 玄奘舍利 供奉日月潭》再次证明了这一点,蒋介石是一个假基督徒:
玄奘大师的舍利子有部分安奉在日月潭玄奘寺供信众朝拜。
日月潭玄奘寺9月17日举办“2016玄奘大师纪念专辑音乐发表会”,首度播出该寺与生命电视台合作制作的《玄奘大师舍利来台历史》影片,再揭尘封已久唐三藏大师舍利子供奉来台传奇故事。
西游记中唐三藏西域取经引人入胜,唐僧的原形就是玄奘,他俗名陈祎,出生于隋朝,10岁出家,不但是中国佛教史上最上乘的传承者,更是人类史上集探险家、翻译家和留学者于一身的伟大人物。
玄奘的顶骨舍利从南京越日本,辗转安奉在日月潭,更充满故事性。
1942年12月,中日战争,日军发动南京大屠杀后,在中华门外雨花台山丘原报恩寺遗址兴建稻荷神社,无意间发掘到明朝大报恩寺遗址,发现玄奘大师顶骨舍利与土石函(棺)一件及陪葬宝物一批。
当年日军高森部队确认发现玄奘顶骨舍利,曾严密封锁消息,但纸包不住火,经媒体报导后,日方出版由谷田阅次署名的《三藏塔遗址之发掘报告》承认有其事,并于翌年3月办奉迎法会,由南京政权、北京政权及日本东京政权均分。
战后,国民政府播迁来台,在日本慈恩寺寄居的日本佛教联合会顾问水野梅晓,曾就玄奘舍利是否归还征求故总统蒋介石意见,取得回音决定安置于蒋母王太夫人灵位所在的日月潭慈恩塔旁,这也是当年会在台湾那么多寺庙中,选中玄光寺原委。
1955年双方同意将玄奘大师舍利子一半留在日本,另一半返还台湾,同年11月25日日本高僧仓持秀峰从岩槻市慈恩寺将分骨迎请到松山机场,有10余万人恭迎并在善导寺举行交接典礼暂奉,翌年5月暂奉日月潭玄光寺奉安所。
蒋介石后来还赐匾“国之瑰宝”,因玄光寺规模太小,指示在玄光寺上方宗教园区建国家道场,随即于1960年仿唐建筑玄奘寺,1965年巍峨的玄奘寺落成,西游记中唐三藏顶骨自此永远供奉在日月潭。
日月潭石姓耆老说,当年玄奘顶骨来台是件风动全台的盛举,不但环岛一周,接受夹道民众膜拜,后安奉玄光寺期间,整整六年还派有情治人员严密保护,日月潭畔修筑玄奘大道,蒋介石还捐助了50万台币在寺旁盖了一间斋堂。
……
由上述可见,蒋介石口口声声自己是一个基督徒,其实是个佛教徒,有时还是个儒教徒,由这样一个典型的“三教九流”的人,来领导中国抗敌,其结果可想而知:先是败于日本,后是败于苏联。

(二)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死去时,根据侍从翁元口述:老先生归西时,没有交代任何的遗言。总统蒋公遗嘱已于3月29日“预立”。此遗嘱由秦孝仪代笔。并且直至蒋过世后,五院院长才签名以为旁证。内容如下:
总统蒋公遗嘱
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 耶稣基督与总理信徒自居,无日不为扫除三民主义之障碍,建设民主宪政之国家坚苦奋斗。近二十余年来,自由基地,日益精实壮大,并不断对大陆共产邪恶,展开政治作战,反共复国大业,方期日新月盛,全国军民、全党同志,绝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怀忧丧志!
务望一致精诚团结,服膺本党政府领导,奉主义为无形之总理,以复国为共同之目标。而中正之精神,自必与我同志同胞,长相左右。实践三民主义,光复大陆国土,复兴民族文化,坚守民主阵容,为余毕生之志事,实亦即海内外军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职志与战斗决心。惟愿愈益坚此百忍,奋励自强,非达成国民革命责任,绝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中华民国六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秦孝仪承命受记
蒋宋美龄 严家淦 蒋经国 倪文亚 田炯锦 杨亮功 余俊贤

遗嘱争议:关于蒋中正是否耶稣基督信徒
参见:孙中山与宗教及蒋介石日记
遗嘱代笔人秦孝仪指出,蒋遗嘱首句本为“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总理信徒自居……”,“耶稣基督”是由宋美龄添加,秦因此背了一段时间“黑锅”。
对于蒋是否真信基督教,存在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蒋早年即随母信奉佛教,并非真正相信西方基督教,蒋于基督教受洗是因为其妻宋美龄家族原因。另一种意见认为,蒋确实信仰基督教。
该遗嘱存在纰漏和矛盾,一则蒋“自余束发以来,即追随总理革命,无时不以 耶稣基督与总理信徒自居”不符事实,蒋早年颇信佛教,还时常到佛寺中礼佛求签,四十多岁方接触基督教;一则以耶稣基督信徒和以总理中山信徒自居存在矛盾。
(投机分子孙中山晚年亦否定基督教,反对宗教信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