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2, 2016

谢选骏:土八路的精神

谢选骏:土八路的精神
2016年9月11日《新京报》报道,“武大教学楼爆破拆除,4秒钟1.3亿元没了”:
9月10日,武汉大学爆破拆除工学部教学楼。这座教学楼因外形机械感强,而被武大学生戏称为“变形金刚”。选择在教师节当天拆除这个充满争议的公共建筑,武大给这件事情,又增加了点“黑色幽默”。
拆除“变形金刚”依据的是2011年国务院批准的《武汉东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2011—2025)》。该规划要求,城市建设不能破坏东湖山水空间构架和尺度,不符合规划的建筑予以拆除。
东湖,一直被视为武汉这座城市的灵魂,其美景,曾引无数文士赞叹。而在它的旁边,却有着一座严重影响东湖景观线的19层大型建筑——“变形金刚”,实不应该。
然而,错误既已发生,损失就难以挽回。“变形金刚”2000年建成,耗费1亿元,此次拆除,又耗费3000万。公共财政无端被消耗,徒呼奈何。而这个错误,本可避免。
△9月10日凌晨0点33分,仅4秒钟,“变形金刚”化为一堆废墟
实际上,还未等到“变形金刚”投入使用,反对声音就出现了。1999年,武汉水利水电大学建筑系硕士王发堂就在《华中建筑》上批判“变形金刚”是“珞珈山优美环境走向破坏的一座墓碑”。然而,争议没能阻挡“变形金刚”的最终建成。
而这个错误酿造的责任方,一是校方,二是武汉城市规划部门。
作为“变形金刚”的使用单位,校方责任首当其冲。需要说明的是,“变形金刚”建设方并非武大,而是武汉水利水电大学。这所紧邻武大的大学,1997年开始在东湖边建设“变形金刚”,2000年建成。而也在2000年,该学校合并到新武汉大学中,成为武大工学部的主体。“变形金刚”建成后,就成了工学部的教学楼。据说,之所以建成这么高的大楼,武汉水利水电大学领导当时主要考虑办公和教学面积不足。
“现有城市规划立法并没有相关的问责机制。因为不当规划而被拆除的“短命”公共建筑,各地出现不少。 ”
武汉城市规划部门也难辞其咎。面对如此明显破坏东湖景观环境的建筑,武汉规划部门竟然审批通过了。我们实在不晓得,当年的武汉规划部门是怎么想的。
除了反思,公众也希望对校方和武汉规划部门进行问责。然而,现有城市规划立法并没有相关的问责机制。因为不当规划而被拆除的“短命”公共建筑,各地出现不少。然后,拆除就拆除了,当年做规划的行政领导,并没有被问责过。此次应该也不例外。
△许多武大的同学感到伤感的同时,也期待更美的武大风光
“短命”公共建筑的不断出现,是不当政绩观在城市规划上的体现。要彻底消除这一情况,需要相关立法推进,对做出不当城市规划的行政官员进行追责。法律威严下,“短命”公共建筑才会减少出现,公帑才能避免被无端浪费。
……
“武大教学楼爆破拆除,4秒钟1.3亿元没了”: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外行领导内行”的精神,这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精神,这是“土八路”的精神。
土八路的精神,是劳民伤财的精神,是草菅人命的精神——用来打日本一事无成,用来做建设也同样一事无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