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9, 2016

谢选骏:“会使全宇宙陷于紊乱”的歼灭回教战

谢选骏:“会使全宇宙陷于紊乱”的歼灭回教战
(一)
阿拔斯王朝 (750—1258年),哈里发帝国的一个王朝,阿拉伯帝国的第二个世袭王朝。因阿拔斯王朝旗帜尚黑,故中国史书称该王朝为“黑衣大食”。 阿拨斯王朝时期乃是阿拉伯的黄金时代,历时500余年。
747年,奴隶出身的波斯人阿布·穆斯林·呼罗珊尼(727—755年)领导呼罗珊人民举行起义,于750年推翻了倭马亚王朝的近90年统治,帮助建立了阿拔斯王朝(750—1258年),定都库法。751年阿拉伯帝国军队在中亚怛罗斯战役中,击败中国唐朝安西节度使高仙芝的军队,控制了中亚的大部分地区。762年迁新都巴格达,直至1258年被旭烈兀率蒙古大军所灭。
旭烈兀(1217年—1265年2月8日),蒙古族人,成吉思汗之孙,拖雷之子,忽必烈、蒙哥和阿里不哥的兄弟,四人同为拖雷正妻唆鲁禾贴尼所生,旭烈兀是伊儿汗国的建立者,西南亚的征服者。伊儿汗国尽管延续时间不长,但它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西亚历史的走向。
1251年蒙哥在诸王公大会上夺得大汗之位,便积极筹划进一步扩张。忽必烈负责中国事务,旭烈兀则成为西征大军的统帅。1252年,以怯的不花为先锋,率1.2万人先行西征。阿拔斯王朝因擅长同各种侵略势力周旋,保全自己至少作为穆斯林宗教领袖的地位,到这时已传了36代,历经508年。
1258年,旭烈兀率蒙古西征军队攻陷巴格达抓住并处死了最后一任阿拉伯帝国的哈里发。对大大多数穆斯林法学家而言,哈里发制度在1258年就这样完结了。
历史学者们指出:旭烈兀(Hulagu,1217—1265年,1264—1265年作为“伊儿汗”在位),他以10万左右的西征军,在西亚大地上所向披靡、摧毁了穆罕默德的继承人传统哈里发制度,这场歼灭战原先被认为会导致“会使全宇宙陷于紊乱”,但这种紊乱并没有发生也不可能发生。
哈里发意为继承者,指先知穆罕默德的继承者。在穆罕默德死后,其弟子以Khalifat Rasul Allah(安拉使者的继承者)为名号,继续领导伊斯兰教,随后被简化为哈里发。
哈里发为阿拉伯帝国最高的统治者称号,相当于一般所说的皇帝,但同时兼有统治所有逊尼派穆斯林的精神领袖的意味,故又可以同时起了类似天主教的教宗的作用。
在阿拉伯帝国鼎盛时期,哈里发拥有最高权威,管理着庞大的伊斯兰帝国。阿拉伯帝国灭亡之后,“哈里发”的头衔,仅作为伊斯兰教宗教领袖的名称,一直保存了下来。
原来,巴格达哈里发的权威会万世长存的观念在中东各族中本来在几百年间已经深入人心,只有远道而来的旭烈兀大军不受其影响,敢于致“会使全宇宙陷于紊乱”的警告而不顾,推翻巴格达哈里发的统治,使伊斯兰文明的中心西移非洲。改变历史的力量往往能发挥在原有区域内不可能发生的历史推动作用,这也是一个例证。
作为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有着身份血统上的天然优势,而他的一次次的辉煌战绩也证明了他无愧于杰出军事统帅的称号。他将“上帝之鞭”升向了西亚,在真主的土地上建立了蒙古人的国家,伊儿汗国尽管延续时间不长,但它的出现完全改变了西亚历史的走向。
在草原上长大的旭烈兀,从小也练就了一身功夫,而在成吉思汗对子孙的“天下土地广阔河流众多,你们尽可以各自尽情去扩大自己的领地”的鼓舞下,他也获得了很多的实践机会。18岁那年,他随堂兄拔都远征,横贯东欧大草原,一直打到了今匈牙利境内。在与匈牙利马札尔人的战争中,他与速不台分兵五路,大败马札尔军队于都宁河。这次西征对年轻的旭烈兀意义重大,使他积累了实践经验和政治资本。
自窝阔台死后,蒙古诸王公就处在权力的激烈争夺中。1248年窝阔台之子贵由死,旭烈兀联合拔都等人积极拥戴其长兄蒙哥,挫败了海迷失等人的阴谋,使蒙哥在1251年诸王公大会上夺得大汗之位。在随后蒙哥打击窝阔台系势力中,旭烈兀受命察视失烈门等人,为蒙哥的统治立下了汗马功劳。
蒙哥坐稳大汗之位后,便积极筹划进一步扩张。由于是同母兄弟,忽必烈、旭烈兀都得到积极的培植。忽必烈负责中国事务,旭烈兀则成为西征大军的统帅。1252年,怯的不花为先锋,率1.2万人先行西征。第二年,旭烈兀率主力军出发渡过阿姆河,带着蒙哥给他的“从阿姆河两岸到埃及尽头的土地都要遵循成吉思汗的习惯和法令。对于顺从你命令的人要赐予恩惠,对于顽抗的人要让他们遭受屈辱”的嘱托,从此离开了生他养他的蒙古大草原,也离开了蒙古贵族之间的勾心斗角,到一片全新的天地去开拓他的世界了。
首当其冲的,是里海以南的亦思马恩派穆斯林宗教国,这一派别是历史上有名的穆斯林“刺客派”,热衷于培养刺客刺杀敌对方的领导人。该派别曾因企图组织刺客刺杀蒙哥,而同蒙古人结下了深仇大恨。旭烈兀分三路大军进攻,自己亲率中路军,很快就攻陷了教主忽儿沙的城堡。亦思马恩派90多座城堡被毁,忽儿沙在押解途中被杀,这一伊斯兰教中颇有实力的派别从此就在历史上消失了。
接着遭殃的是巴格达的阿拉伯阿拔斯王朝哈里发。阿拔斯王朝因擅长同各种侵略势力周旋,保全自己至少作为穆斯林宗教领袖的地位,到这时已传了36代,历经508年。但这一次,哈里发穆斯塔辛对旭烈兀的态度十分傲慢,这使他成了末代哈里发。旭烈兀先用决堤放水淹没了哈里发的主力军和统帅,接着以一场精彩的围城战迫使哈里发弃城出降。一场历史上罕见的大屠杀展开了,数十万居民死于非命,有着500年文化积累的巴格达城遭受了浩劫,末代哈里发本人则被纵马踏死。
巴格达的改旗易帜使伊斯兰世界陷入了恐慌状态。但旭烈兀仍没有停下他的脚步,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叙利亚。在攻打叙利亚之前,他已接受了亚美尼亚国王和安条克国王的归诚。当时的叙利亚名义上属于埃及的阿尤布王朝,实际由国君纳昔尔统治。旭烈兀没有接受纳昔尔的求和,从1259年到1260年,他先后攻下了阿勒颇和大马士革,这些城市的穆斯林遭受了巨大的侮辱。但就在此时,一个突发事件改变了中东诸民族和教派的命运。旭烈兀获悉长兄蒙哥在中国战死,诸兄弟陷入了汗位的争夺,决定率主力东归,只留下怯的不花率领5000人留守叙利亚。否则,伊斯兰世界可能会就此消失掉。
当旭烈兀回到波斯时,得知同母兄忽必烈已即大汗之位,便决定不再东归,留驻波斯。几年后,1264年,旭烈兀接受了忽必烈的册封,成为伊儿汗,他建立的国家也成为蒙古四大汗国中的伊儿汗国。但与此同时,旭烈兀也得到他在叙利亚留下的5000驻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在埃及奴隶王朝优势兵力的围攻下,怯的不花终于不敌,在以少战多的情况下被俘而死,叙利亚全部落入埃及政权之手。
旭烈兀很想复仇,但新的威胁迫使他放弃了重新进军叙利亚的打算。新的威胁来自他的堂兄弟之国——金帐汗国。旭烈兀受他的母亲和妻子的影响(她们都属于基督教聂思托里安教派信徒),在西亚实行亲基督教,仇视穆斯林的政策(尽管他本人并非基督教徒,他信奉佛教,崇拜弥勒佛),引起了亲穆斯林的金帐汗别儿哥的仇视,别儿哥同埃及的苏丹拜伯尔斯结成同盟对付旭烈兀,双方还在高加索地区打了一仗。
晚年的旭烈兀致力于巩固在波斯的统治,他通过武力胁迫或联姻的手段,清除了波斯境内的割据势力,使波斯成为伊儿汗国统治的核心地区。到他的孙子合赞汗统治时期,伊儿汗国达到全盛,领土“东起阿姆河,西至地中海,北自高加索,南抵印度洋”,经济文化也欣欣向荣。伊儿汗国的统治一直延续到1388年,亡于同为成吉思汗后裔的帖木儿之手。
旭烈兀在西亚的征服活动,不但改变了该地区的政治版图,而且改变了该地区各宗教、教派的力量对比,牵连之广,遍及欧亚各地乃至非洲。伊儿汗国同元朝本部的联系,远比蒙古其他三大汗国密切,丝绸之路畅通,中国的四大发明加快了西传的速度,而回回炮、阿拉伯数字、阿拉伯历法、行省制度等也传入中国。旭烈兀显然应居世界历史上有重要影响的帝王之列。
旭烈兀在本排行榜中居其四哥忽必烈之后,并非因为他名义上是忽必烈的藩属,而是因为他只是一个征服者,国家各项制度的完善主要由他的子孙完成,而忽必烈不但是一个旧秩序的破坏者,也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新秩序的建立者。
多数史学家们认为,阿拔斯王朝自穆阿泰索姆去世之后,开始走向衰退。阿拔斯王朝的首都巴格达完全变成了唯利是图之辈争权夺利,欺压人民的中心。 
自回历277年至656年,即公元838年至1235年,巴格达陷落的这656年时间里,共有29位哈里发执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一些专横跋扈、腐败无能之徒。蒙古人则是沙漠里的游牧民族,他们为了摆脱自己极为艰难的生活环境,而四处寻找新的肥沃富足的地方。他们在听说了阿拔斯王朝哈里发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宝库之后,就开始蠢蠢欲动。他们派人探知阿拔斯王朝的统治者们昏庸无能、骄奢淫逸、横征暴敛,使得人民怨声载道。因此阿拔斯王朝已在伊斯兰世界失去了支持。旭烈兀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带着七万名铁骑,向着两河流域挺进。在途中他首先派特使到巴格达劝哈里法向蒙古人投降。
哈里法穆斯塔索姆此时早已成了突厥人手中的工具。他听信谗言,于回历656年,公元1235年向蒙古人投降。并拱手将巴格达奉献给了旭烈兀。
哈里法穆斯塔索姆周围的人和一些大臣们劝告他说,你唯一的出路就是向蒙古侵略者投降。就这样,野蛮的蒙古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巴格达占领。
当大臣们对哈里法说,“现在你已经没有可抵御外敌之兵”。分散于伊斯兰世界的诸侯们和王公大臣们因相互之间争权夺利,而出现严重分歧,早已将哈里法的安危抛之脑后,在这种情况下,哈里法终于做出了向蒙古人投降的决定。
旭烈兀许诺,在进入巴格达之后,一定保证学者、先知后裔以及平民的生命安全。但当他进入巴格达之后却违背了自己的诺言。旭烈兀不但在城中烧杀抢夺,而且在哈里法投降十天之后,将哈里法杀死。
巴格达一词是波斯语,是由巴格和达德两个词组成,意为真主的礼物。巴格达位于伊朗萨珊王朝古都——泰西封附近,位于底格里斯河西岸。根据该市的名称,巴格达城是伊朗人建立起来的。
阿拔斯王朝的缔造者在伊朗人的帮助下,推翻倭玛叶王朝之后,将伊斯兰世界的都城由大马士革迁移到了巴格达。而在此之前巴格达只是一个村镇。
据史学家们说,阿拔斯王朝哈里法艾布·加法尔·曼苏尔于教历145年,公元706年下令在巴格达修建一座与泰西封市相比美的城市,并下令将军政机关全部搬到这座城市。
哈里法曼苏尔在泰西封城附近修建的巴格达城除了经济和其它原因之外,其中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以此来告诉伊朗人,他对伊朗的政治模式和文化传统也非常热衷,以使伊朗人帮助他管理辽阔的帝国。
巴格达在哈里法哈伦·拉希德(一千零一夜中的主人公)及其儿子马蒙时期达到了鼎盛。在那时,世界上任何城市都无法与巴格达相比美。尽管那时的建筑物和文物古迹丝毫没有保留下来,但是,那一时代在科学、文化、艺术、工业领域产生的影响在许多个世纪后的今天依然在伊斯兰世界闪闪发光。
在那一时代,巴格达是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和贸易中心,市内来自东西南北的商贾云集,客栈宾馆鳞次栉比。高大的清真寺和楼房林立,工农业水平达到了当时最高的水平。
巴格达市郊的织丝厂随处可见。由于整个伊斯兰世界实现了统一,因此东西南北商道畅通,来自东西南北的客商不但将他们各自带来的特产在巴格达交换,而且也将巴格达当地产的各种产品带了回去。因此,在当时的巴格达,中国商人、印度商人、威尼斯商人,大布里士商人随处可见。
在中世纪,世界上最著名的大学就是位于巴格达的尼扎米耶学院。其中有上千名来自不同地区的学子学习各科知识。与此同时,在巴格达还有一个名为知识宫的研究所。在该研究所将古伊朗、古希腊、古埃及及古印度的各种书籍翻译成了阿拉伯语。因此,在人类文明的历史上建立起了辉煌的伊斯兰文明。正是在伊斯兰文明的影响和推动之下,才驱除了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在欧洲掀起了文艺复兴运动。
中世纪在巴格达有许多著名图书馆,其中珍藏有许许多多珍贵的书籍。在旭烈兀占领巴格达之后,蒙古人将图书馆中的书籍全部扔到了底格里斯河内,致使河内架起了一座用书架起的桥梁。同时,也使得河水被墨全部染成黑色,使得底格里斯河变成了“黑河”。
但这个歼灭回教的战役,并没有“使全宇宙陷于紊乱”。
(二)
小说家们说“蒙古军队攻陷巴格达”曰:
1258年1月16日,西边的蒙古拜住大军渡过底格里斯河,向巴格达进军。巴格达的军队统帅也率军出城迎着蒙古人,他们在离城九程的地方相遇。一程的距离大约是十里路左右。
蒙古人对巴格达周围的地形了如指掌,当哈里发的军队气势汹汹地来决战的时候,蒙古人躲起来了。阿拉伯军队据扎在一个地势低洼的地方,蒙古人知道了,就在底格里斯河上修坝拦水,然后掘开堤坝,汹涌的河水涌向低洼处的阿拉伯军队,他们一下子淹没在水中。蒙古军队就像捞鱼一样把泥泞中阿拉伯军队一个个砍死,砍下的首级就有12000个,淹死在水中和陷入泥泞中的人还不算。阿拉伯军队全军覆灭,只剩下少数几个统帅逃入城里,闭门不出。
蒙古人每次打胜仗都是因势利导,从不和敌人硬拼,基本上都是以少胜多。
这时候,怯的不花和旭烈兀也带着大军赶到,把巴格达团团围住。
1258年1月29日,围攻巴格达的总攻开始了,蒙古人威力巨大的石炮把巴格达城楼上的守军砸得血肉横飞,巴格达摇摇欲坠。
穆斯塔辛派人出城求和,他说:“君主您曾说只要我派出宰相就可以饶了我们,现在我派出宰相,请您撤军吧!”
旭烈兀冷笑说:“那是以前说的话,你以前为什么不这么做?现在我已经到了巴格达城下,不平静的大海已经翻腾起来了,怎么能够满足以前的条件呢?现在你必须派出宰相、书记和元帅三个人来!”
第二天,穆斯塔辛派出了这些人,但是旭烈兀不予接见,把他们送回去,继续攻城!
旭烈兀命人把自己的命令用箭射进城里,命令中说:“我们饶恕伊斯兰教的法官、学者、教士以及不抵抗我们的人!”想以此瓦解敌人的阵营!不过也说明,旭烈兀还是一个尊重知识分子的好国王,这点和拿破仑有点相似,拿破仑在战争中也让知识分子走在军队中间。
由于巴格达地处平原,没有石头,蒙古人从伊朗山区运来石头作为石炮攻城,石头没有了,他们就把棕榈树砍成一段一段作为炮弹。
由于巴格达横跨底格里斯河两岸,为了防备城中的人坐船沿河逃跑,旭烈兀命令人在城市的上下游架起两座浮桥,准备了船,船上安装了石炮和火焰喷射器,并在岸边部署了10000多人的军队,任何想坐船逃跑的人都无法逃出蒙古人的包围圈。
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正确的。在混乱中,巴格达的书记官想坐船逃跑,他派出三只武装船,想冲破蒙古人河上的关卡,但是,在蒙古人的先进武器面前,他们失败了,三只船上的士兵被全部消灭,书记官只好又回到城里。当穆斯塔辛听到这个消息时,已经完全绝望了,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出蒙古人的手心了。
1258年2月4日,蒙古士兵登上了巴格达的城楼,巴格达开始陷落!
2月5日,穆斯塔辛派人对旭烈兀说:“我愿意归顺!”同时给旭烈兀送了一点点礼物,他说:“如果送太多礼物,就是害怕的证明,敌人就会大胆!”死到临头哈里发还是舍不得他的财宝。但是,旭烈兀对他们不予理睬!
看到旭烈兀不理睬自己,穆斯塔辛派出自己的二儿子和几个大臣前来求和,同样,旭烈兀没有理睬他们。穆斯塔辛急了,赶快又派出自己的长子。旭烈兀说:“如果哈里发愿意,就让他的书记官和元帅速来蛮沙出城,如果哈里发不愿意,就不要让他们出城!但是,在他们出城之前,蒙古军队会一直呆在城楼上的!”
1258年2月7日,这两个巴格达的文武核心出城拜见旭烈兀,旭烈兀让他们回去把自己的部属带出来,让他们去出征叙利亚。巴格达城里的其他军队也跟着他们一块出来,希望能够保全自己的性命。
但是,要他们出征叙利亚只是一个幌子,旭烈兀的真实意图是要军队出城,好收拾他们。果然,这些军队出来之后,蒙古人把他们分散到蒙古军队当中,这些被分散的阿拉伯士兵被一批批完全屠杀掉了。
没有了军队,巴格达完全失去了武装,成了任人屠宰的羔羊,人们逃的逃,逃不掉的就躲进地窖和澡堂的炉子里,希望能够逃过一劫。
城里的大臣出来请求旭烈兀饶恕巴格达的人们,他们说:“人们已经完全俯首听命,请饶恕他们。哈里发也派出自己的儿子,他自己也要来请求大王饶恕!”
但是,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件事情,使形势急转直下。一个隐藏起来的巴格达士兵用箭射中了旭烈兀手下一员大将的眼睛。旭烈兀大怒,决定报复出尔反尔的穆斯林!
1258年2月8日,旭烈兀开始清算巴格达人。首先带上来的是巴格达的书记官,旭烈兀没有多说什么就把他和他的部下杀掉,接着,巴格达的城防司令速来蛮沙和他的700个族人也被带上来。旭烈兀对他说:“你是个星象家,精通命运的吉凶,你为什么遇见不到自己的凶日,不劝你的君主通过和平道路归顺我们呢?”
速来蛮沙说:“哈里发刚愎自用,他不听好心人的劝告!”
旭烈兀把速来蛮沙及族人也全部杀掉了!
听到屠杀的消息,穆斯塔辛对宰相说:“我该怎么办?”
宰相说:“人们以为事情好办,其实就是一把磨快的剑。”
即使是磨快的剑,穆斯塔辛也只能接受了。
1258年2月10日,穆斯塔辛和三个儿子,带着巴格达的三千达官贵人出城来到旭烈兀那里,正式投降。
他害怕地看着旭烈兀,但是,狡诈的旭烈兀显得很亲切,问候了他的健康并和蔼地对他说:“请让城里的居民出来,好让我们对他们进行统计。”
穆斯塔辛于是派人告诉城里的百姓,于是百姓们放下武器,成群结队出城来了。出城的百姓被蒙古人全部杀掉了。穆斯塔辛看到这种情况,悔恨不已,他说:“我的敌人得以如愿,我像那伶俐的鸟儿落入了圈套!”
2月13日,蒙古人开始进城进行屠杀,所有的房屋全部被一把火杀掉。当旭烈兀来到穆斯塔辛的宫殿时,他命人把穆斯塔辛叫来,对他说:“你是主人,我们是客人,把你的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告诉我!”
穆斯塔辛知道自己的一切都保不住了,他命人砸开库房的门,给旭烈兀送来了两千件长袍、一万个金币和无数的珍宝。
旭烈兀对这些东西毫不在意,当场就把它分给了身边的人,他对穆斯塔辛说:“你地上的珍宝是显而易见的,这都属于我的奴仆所有;请你说出埋葬的宝物在哪里,都有些什么东西?”
知道自己瞒不住精明的旭烈兀,穆斯塔辛只好承认宫里的水池下有一个藏金洞,旭烈兀把金子全部挖出来。
至此,阿拔斯王朝五百年的积蓄全落入蒙古人之手,旭烈兀指着金子问哈里发:“你认识这东西吗?”
哈里发说:“认识,这是金子。”
旭烈兀又问:“你喜欢吗?”
穆斯塔辛说:“当然喜欢。”
旭烈兀又问:“你饿不饿?”
穆斯塔辛说:“饿啊!”
旭烈兀说:“你为什么不吃你喜欢的金子呢?”
穆斯塔辛说:“这又不是肉,怎么能够吃呢?”
旭烈兀笑了:“金子既然不能吃,你为什么不把他们分给你的军队,让他们来保卫国家呢?你为什么不把你宫里的铁器熔化来造箭头呢?要是那样的话,你可以到阿姆河我的地盘来和我争雄啊!”
穆斯塔辛苦笑着说:“这是天意啊!”
旭烈兀又登记穆斯塔辛的后宫,后宫有700名妃子和1000名奴仆,看到这些美人都被没收,穆斯塔辛心痛不已,他哀求旭烈兀说:“把太阳照不到的后宫的女人赐给我吧!”
旭烈兀对他说:“你从700个女人中挑出100个归你,其余的留下!”穆斯塔辛高高兴兴地挑出100个美女走了。
当天夜里,旭烈兀出城来自己的营帐,从城里抢劫的各类财宝堆积在自己的营帐周围。600年来阿拉伯帝国积累起来的财物像山一样,这些都成了旭烈兀的财产了。
城里的头面人物请求停止抢劫和屠杀。旭烈兀听从了,他下旨说:“巴格达今后是我们的了,所有的人依旧住在原地,从事原来的职业!”剩下的巴格达人终于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蒙古人在巴格达的屠城,造成了巨大的伤亡,被屠杀的居民数量,有人说高达80万人。当时的历史学家伊本·赫里康(Ibn-Khalikān)写道:“疯狂的鞑靼人在希吉莱(回教历)650年攻入伊斯兰的首都巴格达,屠城、焚烧和抢劫四十日。一座历史上最美丽的城市被夷为平地,烧成焦土,大军过后,城内只能偶尔看到几个孤独的行人。街道上的尸体堆积得比桥还要高,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和倒塌的房屋,空气中充满腐臭的气味。瘟疫开始流传了,随风而去,远到叙利亚,一路上的村庄和城镇闻风而受到感染,居民成群地死去。整个大地都布满了饥荒、瘟疫和死亡。”
小说家们还说“蒙古军队攻陷巴格达”曰:
旭烈兀现在要来打发穆斯塔辛了。穆斯塔辛问宰相怎么办?宰相回答说:“我的胡子长!”
原来当年旭烈兀要穆斯塔辛投降时,宰相劝他送礼投降,但是,他身边的书记官却对他说:“宰相的胡子长!”胡子长的意思有点像我们中国的一句俗语:头发长,见识短。阿拉伯俗语中也是这个意思。
看到连宰相也不理他了,穆斯塔辛绝望了,他对旭烈兀说,自己在死前要洗浴干净。
临死前,他吟诵了一首诗:
早晨我们有乐园般的家
晚上我们却没有了家
仿佛我们昨天没有如此富有
1258年2月20日傍晚,在巴格达附近的一个村子,穆斯塔辛和他的长子等人一块被处死。
关于穆斯塔辛的死法,历史上还有两种传说:
一是旭烈兀在穆斯塔辛的后宫里,见到了一座收藏众多金银珍玩的高塔,他十分惊异地对沦为阶下囚的哈里发穆斯塔辛说:“你有这么多金银财宝,为什么不分发给众人激励他们守城呢?现在你要它们还有什么用?”哈里发做声不得。旭烈兀说:“我现在把它们都还给你,你要吃就吃它们吧。”蒙古兵就把穆斯塔辛锁进高塔,让他守着金银财宝,穆斯塔辛就这样活活饿死在塔里。
又一说是旭烈兀把穆斯塔辛用毯子包起来后用马群踏死,哈里发全家被杀,只留下最小的儿子和一个女儿,女儿被送回蒙古给大汗蒙哥为奴。
阿拔斯哈里发王朝(即中国人所说“黑衣大食”)在建国525年后宣告灭亡。哈里发不仅是世俗的国王,还是穆罕默德的继承人、所有穆斯林的精神领袖,而巴格达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大城市之一、阿拉伯世界的文明中心。所以当巴格达陷落和哈里发遇害的消息传出后,整个穆斯林世界陷入恐惧之中。
但这个歼灭回教的战役,并没有“使全宇宙陷于紊乱”。
(三)
人类的恐惧并不能使得“全宇宙陷于紊乱”。更加何况,这还只是某一部分人的恐惧呢?一切在历史上产生的东西,都会消亡于历史之中。尤其是军事征服的结果,最不能持久。这包括蒙古人的征服事业,也包括阿拉伯人的征服事业。
旭烈兀受他的母亲和妻子的影响(她们都属于基督教的景教分支[聂思托里安教派]的信徒),在西亚实行亲基督教、消灭伊斯兰的政策,尽管他本人并非基督教徒,他信奉佛教,崇拜弥勒佛。这就引起了亲穆斯林的金帐汗别儿哥的仇视,别儿哥同埃及的苏丹拜伯尔斯结成同盟对付旭烈兀,双方还在高加索地区打了一仗。这种宗教上的分裂,促使蒙古人自相残杀,导致其帝国霸业过早衰落。因为是军事征服的结果最不能持久。
只有耶稣基督的爱,不会止息。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模糊不清原文作如同猜谜)。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试想,如果蒙古人全都归信了基督教,就像阿拉伯人全都归信了伊斯兰教那样,那么蒙古人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七零八落地说呢管辖几百万人,而可能像阿拉伯人那样达到一两亿之多。可见,宗教的凝聚力对于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的命运,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有三种方式可以判断一个人多大程度上是阿拉伯人。
政治上:生活在阿拉伯国家,也就是这个国家是阿拉伯联盟(或者更含糊一点,阿拉伯世界)的一个成员。这个定义包括三亿多人。
语言上:母语是阿拉伯语,这个定义包括二亿多人。
遗传上:祖先曾经生活在阿拉伯半岛。
对于上述因素考虑的重要程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大多数认为自己是阿拉伯人的人们,是考虑到政治和语言的因素,但是也有人虽然满足上面的两条,但是基于基因的考虑而认为自己不是阿拉伯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