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4, 2016

谢选骏:第三期中国文明需要一点骑士精神



骑士精神是西方文明得以崛起的精神要素之一,但在西方已经日趋式微。缺乏骑士精神的西方文明是无法持久的,而女权主义则是骑士精神的克星。
有人说,骑士精神来源于日耳曼人,开始于中世纪的墨洛温王朝。主要是忠诚与君主,但是君主要尊重封臣,契约精神,一夫一妻制,尊重妇女。在欧洲文明中骑士文明占重要因素。
我觉得这是不对的。我认为骑士精神来源于基督教,是耶稣基督所启示的。

(一)
骑士精神规范的基本守则如下︰
保护老弱妇孺。
为公义而战以对抗不平与邪恶。
热爱家园。
为防卫教会而冒死犯难。
而骑士精神有一样很重要的守则,就是不会伤害女性,当然女巫例外。
骑士宣言:
封主把剑放平,封一名青年为骑士。
册封者(领主,主教或者被册封者的父亲)所言——
Be without fear in the face of your enemies. Be brave and upright that God may love thee. Speak the truth even if it leads to your death. Safeguard the helpless. That is your oath. And that so you remember it. Rise a knight!
(强敌当前,无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耿正直言,宁死不诳。保护弱者,无怪天理。此汝誓词,永志不忘。起为骑士!)
被册封者所言——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我会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会勇敢对抗强者)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誓将抗击一切错误)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将为无法战斗者而战)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会乐于助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不会去伤害女性)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会帮助骑士弟兄)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会诚挚待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将忠于爱情)
紧接着,就被国王(实际执政者)或者是公主(女性王室贵族)在肩膀上用宝剑触碰,表示:正式赐封骑士。
骑士八大美德
谦卑礼貌
崇尚荣誉
勇于牺牲
英勇无畏
怜悯弱者
诚实守信
执着精神
大公无私
谦卑(Humility)
彬彬有礼,尊敬他人,谦虚谨慎,这就是骑士日常生活中的待人之道。骑士有其骄傲的一面,因其荣耀与地位,但骑士不等同于其他贵族的地方之一就是他同时还有谦卑的一面。谦逊的态度不仅仅是面对年轻貌美的女士和身份显赫的贵族,在对待平民时,骑士也绝不会恶言相向。骑士尊敬所有善意的人,他的礼貌几乎是与生俱来。我们曾无数次看到影视文学中描绘的那些场面:一个穿着精致软甲、拥有金色卷发的年轻男子,单膝跪在一名心仪的女子裙下,表白着他的爱意;一名仪表堂堂高大威严的男子,半鞠躬地拉开马车的门,面带微笑地目送一位老态龙钟的平民上车。这便是骑士谦卑的写照。尊敬他人,才能得到他们内心的尊重。这个道理我们无需多说了。
荣誉(Honor)
为荣誉而战!甚至不惜牺牲一切!这是骑士恪守的信条。骑士团光亮耀眼的徽章在太阳下醒目地提醒着它的佩带者:这就是你的骄傲。“骑士”这一称号本身就是一个荣誉,获得这样的称号并不容易。一名候补骑士想要成为正式的骑士,需要经过很多严格的考验,那不仅仅是需要高明的骑术,还需要有杰出的统率力、丰富的战斗经验,和一个显眼的标志性成绩。
牺牲(Sacrifice)
骑士,你是否具有这样的勇气,在需要你付出代价来成全大多数人利益时,你敢于牺牲么?也许是牺牲物质利益,也许是牺牲生命。你必须具备这样的勇气和魄力,才是一名称职的骑士。
英勇(Valor)
毫无疑问,怯懦者不配冠以骑士的荣耀头衔。没有勇气的人根本就无法通过骑士的测试。骑士必备的品德之一就是勇敢,无所畏惧地向邪恶宣战,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保护弱小,你决不能退缩。
怜悯(Compassion)
同情弱者,骑士要有一颗博大包容的心。骑士肩负着除恶锄奸伸张正义的使命,骑士虽然是效忠于领主或王室,但正义才应该是他们行为的准则。
对于勇于牺牲的对手,骑士内心里充满了尊敬之情,这导致他们敢于违抗王令。我国也有英雄惜英雄的说法,在迫于局势不得已成为对手的两人当中,可能友谊大于仇恨。
精神(Spirituality)
通常说到8大美德的时候,“Spirituality”这个词被称作“精神”,这不太好理解。因为8大美德的其他7种美德,都是一种“精神”。英语中,“Spirituality”这个词还能翻译成为“灵性”。这可能更加合乎原意。
我们知道骑士和宗教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在对骑士的选拔工作里,对神的信仰、对神旨的领悟也是不可忽略的环节。如果抛开游戏而从历史上来看,中世纪某段时间里,存在着骑在马上的牧师,他们是直接领受神旨并且向骑士解释的人,骑士部队里,这些牧师也是不可缺少的成员。这么看来,“精神”这种美德,可能含有对神旨的领会能力在内,骑士必须敬仰神,要热衷于为神作出奉献。在中世纪被神统治的那个年代里,爱基督爱教义,是一种必须具备的素质。
诚实(Honesty)
无论在何处,诚实都是值得称赞的美德。作为骑士,诚实也是一种必须的品质。因为骑士在欧洲贵族阶级里,是最低的一级,一名骑士要想有不错的人际关系,就要有很好的信誉,这必然要求他诚实不欺诈。大部分的骑士团规章里在显眼的位置上也注明了一条:骑士必须忠于自我的灵魂。
著名的圆桌骑士——兰斯洛特也正是坚守承诺的代表人物。当他被亚瑟王待为上宾时,其余的圆桌骑士表示出了他们的不满。于是兰斯洛特和他们定下了一年零一天的期限,用这段时间去证明他的勇气和仁慈,接着他出发去除掉了邪恶的加隆爵士和凶狠的巨龙、打败了50个盗贼、杀死了2个巨人,最终在一年零一天的时候返回了城堡。他的诚实令他成为了亚瑟王最伟大的圆桌骑士。在许多游戏和电影中我们都可看见兰斯洛特活跃的身影。
公正(Justice)
公正无私,严守法律,按章办事。这可能使得骑士看起来有点过于严肃了,但事实就是如此。现实社会离不开公正,游戏也同样如此,谁会喜欢在一个颠倒黑白的环境里生活呢?
“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当你感受到了它的脉动之后,就不会再松开手,那就是信仰;时光流逝,岁月匆匆,韶华白首,在时间的长河中起伏的我们,是那么的渺小。岁月冲走了心头的悸动,时光消磨了燃烧的热血,但,总有一种东西,你不想失去;总有一种东西,比你的生命还重要。”

(二)
根据学者们的见解,中世纪所谓的骑士精神(chivalry),主要是经济发展和基督教会对社会行为规范之后产生出来的。
12-13世纪,西欧的经济有了缓慢但稳定的发展,货币经济逐渐恢复,封建贵族们能够过上更为安逸和体面的生活,这也许从某些方面降低了他们的野蛮程度,因为他们有条件过上更为充裕、更讲品味的生活。新的骑士道德标准就是在这种物质背景下产生的。
1. 骑士首先是职业的武装阶层,骑士精神首先体现在战争行为方面。一个骑士在俘获另一个骑士之后,不再给后者戴上镣铐、将他投入地牢,而须礼貌相待;不久形成一个惯例:抓到俘虏后,若他不能支付赎金、但承诺一旦凑齐便送来,这个俘虏便会被放回。封建时代的骑士,往往顶盔贯甲,但这身装束在夏天让人颇感难受。因此有的骑士出行时会卸去盔甲。但是,根据新的骑士精神,攻击一个未佩戴盔甲的骑士是不体面的,他应该等对手披挂整齐之后才可发起攻击。
2. 荣誉感。实际上,这种作战风范背后的意识是骑士的荣誉感。趁人之危获取胜利是不光彩的。到12世纪末,很多骑士甚至认为他们不是为了利益而战,而仅仅是为荣誉而战:为了在同伴之中获得威望、为了后代的声名。当然,这种论调自然有偏颇的一面,骑士们的军事行为往往是有利益盘算的。
3. 教会的教化。这一点十分重要,它甚至是十字军运动的重要起因。从日耳曼人皈依之日起,教会就一直耐心地向这些粗暴的武士灌输教会道德。教会始终反对并力图抑制封建战争。它宣扬为掠夺财物而战斗是罪孽的。11世纪起,一些地方教务会议努力宣扬”上帝的和平与休战“,尽管未能彻底实施,但至少起了一定的缓解作用。从教理上说,整个中世纪中,教会的理想与封建上层的本能倾向一直是对立的。教会宣扬和平的信仰,而封建上层诞生于战争的需要,它的行为道德植根于对战争的崇尚。从某种意义上说,十字军行动正好将骑士好战的能量引向了教会的敌人。
4. 对妇女的新态度。虽然教会教导说,妇女要臣服于丈夫,但它也要求尊重妇女、对妇女要温文尔雅。12-13世纪,教士们持之以恒的说教可能大大改善了妇女的社会地位。这在婚姻和性行为领域内表现得最为明显。中世纪初期,封建贵族喜新厌旧、休妻再娶的现象司空见惯,而且人们没有任何愧疚感。到12世纪,教会法之下的婚姻关系得以稳固下来。不过,人们通常说的骑士爱情(courtly love),跟教会的教导有些距离,虽然它显然受到后者的影响。骑士爱情的原则是,如果某位骑士忠实并献身于某位贵妇(通常已婚),对她仰慕爱护备至,这位骑士便会获得声誉。提出这个奇特见解的是法国南部的某些抒情诗人,而将它传播到北方的则是两位伟大的女性:阿基坦的埃莉诺和香槟的玛丽。封建上层的这种新情爱观可能也是妇女地位改变的一个标志。据说,13世纪的骑士若要勾引某位女性,需要的手法之复杂是11世纪的粗鲁骑士所不能设想的。妇女应该获得了更多的体贴。而且,这时领主也接受寡妇作为封地继承者向他效忠,这在11世纪几乎是不存在的。
5. 以上所有这类变化都只是相对的。实际上,中世纪的骑士自始至终都是好战的武士,即使闲暇季节他们也举行比武活动,而且这类活动一开始就像真刀真枪的战斗一样危险。当然,教会的反对也发挥了一定的抑制作用,如比武的武器不再像以前那么锋利。另外,妇女地位的改善也是相对的,13世纪的叙事诗中,丈夫仍然在毒打妻子;法庭只在涉及强奸和谋杀亲夫等案件时,才允许妇女当庭作证,除此之外,妇女的证言很少被接受。而在一些拥挤的城堡里,骑士们的生活方式根本无法保障妇女有端庄的仪态,妓女充斥其间,贵族有私生子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以上主要依据蒂尔尼《西欧中世纪史》)
(三)
《骑士制度》(者埃德加·普雷斯蒂奇)摘录:
乔叟曾谈到所谓“他的文雅的骑士”,说他“热爱骑士制度,是因为这种制度崇尚真理、荣誉、自由与礼节”,他的这一说法也许巨有宽泛的涵义。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戴维斯(H.C.Davis)教授把骑士制度定义为“11世纪和以后几个世纪里嫁接在封建主义之上的特别的、并常常是非常奇异的礼仪与道德规范”。这就像柯尼斯(F.W.Cornish)所说的,那是“一整套在11至16世纪期间盛行于欧洲大部分地区的统治阶级当中的情感和习惯,包括了法律与风俗”。一位热心的颂文作者说:“这与其说是一种制度,不如说是一种精神”;另一位较爱挑剔的学者说:“它更像一种理想,而不是一种制度。”虔诚的保罗·拉克鲁瓦(Paul Lacroix)则认为,它“代表的是一种职业军人的基督教形式”。另两位法国历史学家虽不如拉克鲁瓦虔诚,但比他更值得信赖,他们同时认为:“骑士制度是一种体系,它缓和并完善了封建制度;它不是一种制度,而是一个伦理的和宗教的团体,它向被无政府状态所腐蚀的社会照射出了一缕理想美之光。”法兰西实际上是骑士制度的摇篮,该制度在这里达到最完美的程度。博学而又审慎的基钦(Kitchin)院长在其有关法兰西的作品中写道:“从其最高境界而言,亦即从理论上来说,骑士制度在我们面前展现出了一位完美绅士的形象——出身高贵,彬彬有礼,为人诚实,忠心耿耿,对女士殷勤周到,纯洁、勇敢、无所畏惧、慷慨大方,充满着深深的宗教感情,在上帝和女人面前毕恭毕敬,但在所有其他事物面前却傲慢无比。”
还有一位博学的院长则从较大的理想意义上来分析骑士精神,他发现它是由以下几个要素所构成的——高度的荣誉感、蔑视危险与死亡、酷爱冒险、对弱者和被压迫者充满同情心、慷慨大方,自我牺牲、是一名利他主义者。
再贴一段集中的对骑士制度和骑士精神的批评,作者总结了这些观点批驳“将中世纪骑士制度看成是一种理想生活方式的念头”:
骑士制度有如下恶习。
首先,它为了自身的缘故美化战争;鼓吹战争是一名绅士值得去从事的唯一职业;热衷于暴力流血,轻视人类的苦难;与此同时,由于过度强调个人主义,导致军事手段的效率极低,因而便耽误了而不是推动了战争科学的发展。
第二,它是一种排外的阶级制度;它在骑士团和普通老百姓之间设下了一道鸿沟,把行为准则与礼节限制于自己阶级的成员;它对社会的弱势群体产生一种蔑视态度,不尊重他们的感情,这也就解释了——虽然不能证明其正当性——为何农民暴动和扎克雷农民起义等报复性事件会频频出现。
第三,它的宗教生活立刻就变得拘泥于形式并具有蒙昧性质。一方面,它专注于仪式和外在的戒律;另一方面,它对所谓的异教徒展开了无情的斗争,对异端发起了十字军式的讨伐,迫害并镇压思想自由。宗教裁判所在骑士制度中找到了一种最适用和最残暴的工具。
最后,在改善行为举止的外衣之下,它隐藏和传播着一种卑鄙和极其不道德的行为准则:最糟糕的是,在普罗旺斯,它把私通和强奸提高到社会义务的层次上来。(其实,这是法国人尤其受过穆斯林统治的南部法国人的民族性。)
第一章(“骑士制度及其历史地位”)末尾给出的对骑士制度和精神光明的理想化的一面的总结:
什么才是纯粹和理想形式下的骑士制度的典型美德?我们知道骑士制度是由三个因素构成的,即战争、宗教和对妇女献殷勤。三项中的每一项都分别强调和赞美了真正骑士的基本品质。根据其军事的特点,骑士有三个主要的美德,即勇气、忠诚和慷慨。从其宗教信仰中得出三个次要的美德,即对教会的忠诚、服从和贞节。而从其天生的社会性方面则引出了三个第三位的美德,即彬彬有礼、谦卑、仁慈。从理论和原则的角度看,无论如何,骑士制度强调的是骑士的责任和义务,而并不是权利与特权。它提出了一种很高的荣誉标准,并坚持不折不扣的维持下去。它要求忠诚、可靠,忠于誓言和承诺,任何获益的诱惑或借口都不能改变这些承诺。它需要具有慷慨赠予的豪爽胸怀,即使这样会令捐赠者陷入窘困潦倒。它要求遵守宗教信条,按时参加宗教圣事;完全接受天主教信仰;完全服从教士权威及其精神指导,作为上帝选民的完美机构中的一个成员,要尊重婚姻誓约。它灌输了殷勤礼貌的精神,即一种建立在衷心体谅和真正尊重基础上的良好的行为举止的准则,这种准则的内容被大量地加入到社会生活的交际当众。殷勤礼貌——特别是男人对妇女的殷勤礼貌,虽然在基督教以前就曾经出现过,但它在一个艰难困苦的时代和世界里却是一种新的东西。它在高雅、迷人和和蔼可亲方面不同于单纯的礼节、礼仪和文雅。后者(如这些术语自身所表明的那样)是在拥挤和商业化的城市人口当中进化而来的一种良好的行为方式。最重要的是,骑士制度反复灌输社会服务的理想;不计报酬的服务;这种服务,无论多么卑贱,都不会降低人格或遭到轻视;强者为弱者服务;有钱人为穷人服务;地位高的人为地位低的人服务。因此,即使在骑士制度达到其鼎盛阶段,并开始暴露出其严重的和可悲可叹的缺陷时,这种制度仍拥有荣耀的和值得尊敬的名声,它的准则,在剔除了中世纪特有的偶然因素之后,便是属于有助于人类进步的最高贵和最辉煌的宝贵遗产之一:
1、无畏地面对你的敌人。成为上帝护佑的勇敢正直的人。永远诚实,即使会因此招致杀身之祸。保护弱者,勿以恶小而为之。
2、你知道,我们谁都不能选择我们的终点。王命或不可违,父命或不可背。但要记住,即使当国王或手握强权之人以势相逼时,你的灵魂仍是自主的。当你站在上帝面前,你不能说“是别人命我这样做的”或者“当时没能良心发现”。这是不够的,记住。
……
(四)
平心而论,现在的中国社会也许要求男性要比西方更多一些“骑士精神”,例如中国社会拒绝AA制。但是在其他方面,恕我而言是乏善可陈。
在骑士的八大美德方面,现在的华人能够做到谦卑礼貌,却不能做到崇尚荣誉,能够做到勇于牺牲,却不能做到英勇无畏,至于怜悯弱者、诚实守信、执着精神、大公无私,则一无所能了。
但是,这些美德,确实是一个上升中的社会所需要的“社会积累的机制”,如果缺乏这一机制,就会所失多于所得,无法完成上升所需要的“社会积累”。
这就是何以“第三期中国文明需要一点骑士精神”的理由。而第三期中国文明需要的骑士精神,又是何某种宗教的精神密不可分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