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4, 2018

谢选骏:关于“一个奴人”的事情

谢选骏:关于“一个奴人”的事情
1981年秋天,在北京的一所大学。有一天我进去一个留学生宿舍,找一位美国进修教师,他帮我传送一篇文章给美国的新闻通讯社,后来这篇文章即由有美国的“合众国际社”予以报导了。
那天我去的时候,到了他的房门口就敲门,听见里面有人请我进去,我就推门进去了。问这个教师在不在?因为我看见一张床上有人蒙头睡觉。那个房间里有两张床,还有一张是空的。这时候从被子里钻出一个人头,不是我要找的那位,然后我就看他,问我要找的人呢?他说那人不在,这时候我发现,他的被子十分奇怪,然后我就问他“你的被子怎么了”?他说“有一个奴人”。当时我当时没听明白,后来反应过来才知道他发音不准,把“女人”说成了“奴人”。出来以后我就想起来,古代中国确实把“女人”就做“奴”的。还有,女人也是自称“奴家”的。
奴家是一个汉语词汇,读音为nú jīa,是古时女子或者妇女的自称。《敦煌变文集·破魔变文》等均有相关记载。
《敦煌变文集·破魔变文》:“奴家爱着绮罗裳,不勋沉麝自然香。”
《京本通俗小说·错斩崔宁》:“是奴家要往爹娘家去。”
《水浒传》第三回:“奴家是 东京 人氏。”
清 孔尚任《桃花扇·拒媒》:“奴家已嫁 侯郎 ,岂肯改志。”
嗨,这些白人留学生,一边看书一边喝酒不说,还一边留学一边找奴人,真正在中国当家做主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