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4, 2018

谢选骏:政治正确主义的合理性




政治正确(英语:political correctness;缩写:PC),是指使用一些用词及施行部分政治措施,避免冒犯及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如不能冒犯少数族群、女性、不同性取向、宗教信仰或持不同政见者,及残疾人士。少数族群包括以国籍、种族、宗教划分的族群,与本国主流族群相比。“政治正确”不限于“用词正确”,也包括观点、立场、政策和行为的“正确性”,不能违背被认定为“正确”的立场。“政治正确”也被应用于非针对特定人群的范畴,例如气候变化、动物权益。
事实上,其执行结果却一直富有争议。在一些美国的自由意志主义者、保守主义者及不少评论员的观点中,政治正确一词本身“政治不正确”,属贬义词,与假道学的意义相类,且会威胁社会的言论自由,对社会价值观构成威胁,而相关“政治不正确”言论是否构成歧视存在争议。支持者则认为,倾向采用较中立语言、文明用语来包装政治正确的语句,本质上并没有冒犯任何人,并批评部分反对者以“反对政治正确”为理由,借此煽动仇恨及分化社会。
“政治正确”在其他不同的社会中,其语义可能有不同。本条目只讨论起源自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政治正确现象。

释义

尊重某些弱势群体,为了避免真实存在的或对他们不公正的歧视而采用的变换另一种称呼的行为。政治正确的一个目的是用最“中立”的字眼,防止歧视或侵害任何人。例如为了避免出于种族、性别、性取向、身心障碍、宗教或政治观点的不同而产生的歧视或不满。
支持者认为,政治正确有助于唤醒公众的无意识的偏见,使得他们可以有一个更加正式的、无偏见的语言可以称谓与大众不同的人群,而避免“伤害”他们。
反对者认为,政治正确只是在逃避问题,不能真正、有效地解决问题。
根据科学研究,爱德华·萨丕尔和本杰明·李·沃尔夫(Benjamin Lee Whorf)最早提出语言影响思维,因此通常用来描述人群的语言是有影响力的。虽然这个论断仍然很有争议,但是政治正确是基于这个理论的。例如政治正确认为,使用具有性别歧视的词语会促进性别歧视的思想。

中文

老人——长者(香港)
低能、弱智——智能障碍、心智迟缓(台湾,香港)
口吃、结巴——言语障碍
哑子——失语人士
瞎子、盲人——视障人士(台湾,香港)
聋子——听障人士(台湾,香港)
自闭症——社交障碍
残疾人——身体障碍者
变性人——跨性别人士
蕃人、生番、蛮族、土著、山胞——台湾原住民(中国称作台湾高山族)
游民——街友
失业——待业(一定时间内)
野狗、野猫——流浪动物(浪浪)
吸毒、吸毒者、道友——药物滥用者、滥药者
出狱者、释囚——更生人士(台湾,香港)
娼妓、男妓等——性工作者
人蛇、偷渡客——无照入境者
非法移民——无证移民、逾期移民
恐怖组织——极端组织
尸体——遗体

外文

英语的Anno Domini(基督纪元、主后,缩写为AD)、Before Christ(基督纪元前、主前,缩写为BC)——Common Era(公元,缩写为CE)、Before Common Era(公元前,缩写为BCE);改用“Common Era”可避免冒犯非基督教徒,不过批评者认为此举实属无聊及无需要,因为“Common Era”的纪年仍是与耶稣基督的诞生相关。
在英语中,主席是女性时,使用chairman被认为是“政治不正确”,改用chairwoman又被批评强调了性别,另改用chairperson又被批评是回避性别问题,于是改用chair一词称呼主席。
伊斯兰国——达伊沙(Daesh,代表不承认其为伊斯兰教国家及代表伊斯兰教)

民族与宗教

一般语境下的政治正确的目的有两重意义:更正多数人认为的歧视语或者差别用语,以平等对待被称呼的群体。一个很显著的例子就是,美国人在1960年代开始使用“非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来代替以前的“黑人”(Black People)一词,甚至是更早之前的“黑鬼”(NegroNigger)称谓。但是这种称谓取决于不同的时间、地点和人群,例如“黑人”这个词算是中性,勉强通用,今日美国白人或非裔都经常使用,而“黑鬼”则被认为是种族主义的,恶劣的种族歧视。但是在非裔年轻人之间,可能会使用“黑鬼”这个称谓来表示亲昵,不过,如果这个称谓被其他族群使用,则会被认为是严重的种族歧视。
政治正确亦都用来包含最多不同阶层的人。一个例子是有些西方国家用“节日快乐”(Happy Holidays)或“季节祝福”(Season's Greetings)来代替“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来祝福不信奉基督教或不庆祝西方节日的人。

举例
外省人——战后移民(台湾)
外籍劳工——移居劳工、移工(台湾)
逃逸/非法外劳——失联移工(台湾)
外籍新娘——外籍配偶、新住民(台湾)
黑人——非洲裔人士
圣诞节(Christmas)——耶诞(台湾)、冬节(Winterfest)、冬季节日(Winter Holiday)(不等同冬至)
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节日快乐(Happy Holidays)、季节问候/季节祝福(Season's Greetings)、Merry Xmas(中文仍译为“圣诞快乐”)
圣诞树——节日树、假期树(Holiday Tree
复活节——春季节日(Spring Holiday,不常用)
复活蛋——春天球体(spring sphere,不常用)
(学校的)圣诞节假期、复活节假期——学期结束后假期
矮黑人——尼格利陀人

延伸

对部分文学作品而言,政治正确包括避免在作品内提及可能冒犯特定人群的事物,例如避免提及宗教的字眼,如圣诞节,以“节日”代替,以免可能冒犯非基督教徒,尤其是信仰其它宗教的人。
有英国出版商要求作者避免在作品中提及猪、猪肉或与猪肉有关的东西(例如香肠),以免冒犯犹太教徒和穆斯林,不过有犹太人团体表示虽然犹太教禁止吃猪肉,但没有禁止提及猪或猪肉,身为穆斯林的英国国会议员Khalid Mahmood也认为在文学作品中禁止猪肉相关内容的做法是荒谬。另有意见认为出版社对猪肉的避忌是出于惧怕激进穆斯林而实行自我审查,譬如印度教徒视牛为神圣,不吃牛肉,出版社在印度的子公司却没有要求作者避免提及牛肉以免冒犯印度教徒。英国有商场在圣诞节时候禁止基督教组织颂唱圣诞歌,也禁止圣诞老人派送礼物,以免可能冒犯非基督教徒。2006年在英国一个对2,300位雇主的调查显示有74%受访雇主因为担心会被指冒犯非基督教徒而禁止在办公室布置圣诞装饰,虽然实施禁令的雇主对此不太情愿,但是为了避免招致诉讼而不得不寻求自保。英国教育被指受政治正确影响,有学生因为在上宗教课时候拒绝进行伊斯兰教形式的祷告而遭受校方惩处;也有许多学校为了避免冒犯穆斯林和犹太教徒学生而不向非穆斯林和非犹太教徒学生提供有猪肉的午餐。
在加拿大,一些人为避免作出“政治不正确”的言行,不敢公开庆祝圣诞节,也有政府部门明令禁止在办公室挂上圣诞装饰。
在美国,纽约市的教育部门列出了一份不适宜在小学测验中出现的字词清单,包括“生日”,以免引起不庆祝生日的耶和华见证人学生不快,“恐龙”则可能引起支持创造论家庭的学生不快,“有泳池的屋”也不应提及,以免引起家里没有泳池的人不快。该清单被批评为政治正确作祟。

统计数据

“政治正确统计数据”(politically correct statistics)是指经过“政治正确”考量而得出的统计数据,例如警察避免对特定族群进行不符合人口比例的截查,以免得出对特定族群不利或是被认为对特定族群有偏见的统计数据。

“政治不正确”的后果

在西方,公众人物发表在种族(包括以国籍或宗教划分的族群)、性别、性倾向或残疾议题上“政治不正确”的言论,除了有可能被批评为歧视外,也有可能导致失去工作甚至招来民事或刑事诉讼。

批评

中国《人民日报》认为在政治正确思潮影响下,中国过去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上纲上线思维方式已在西方国家出现。
有观点认为,主张“政治正确”者“站在一个特定的政治立场上,拥有道德的光环”。一些人可能是机会主义者,做出政治正确的行为是为“赢得个人的道德优越感”使然。
有看法指出,政治正确的“基本原则”是“把迫害者和被害者的道德位置颠倒过来”,但其实不然,因为政治正确为求的是减少社会对非主流群体的偏见。
澳大利亚,有部分基督教人士批评“政治正确”在实行时出现双重标准,特别是限制基督徒表达意见的自由,使基督徒成为政治正确双重标准下的受害者。
2009年,英国一名6岁女童因为在学校内称一名11岁黑人女生的脸像巧克力而被举报,被投诉者的家长被告知该“种族主义事件”已被记录在案。被投诉者的父亲批评,校方对一名孩子的童言童语反应过度,“政治正确”已步向疯狂。校方则表示事件未被记录于电脑资料库内。
201511月,法国巴黎发生连环恐怖袭击后,一些右派人士认为西方国家多年来奉行的多元文化价值观和政治正确纵容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泛滥。
2015年跨年夜德国数个城市发生大规模性侵事件后,由于犯案者大多是北非裔和阿拉伯裔难民,德国各级政府及媒体为了“支持收容外国难民”的政治正确而隐暪事件,在案情曝光后招致各界强烈批评,有评论认为“德国人为确保‘政治正确’付出惨痛代价”,认为“政治正确”是“造成德国今天难民危机的根本原因”,“不惜代价的追求‘政治正确’正在给德国、给欧洲制造混乱甚至悲剧”。
20167月,法国尼斯发生恐怖袭击后,波兰内政部长布拉查克认为事件是欧盟多年来推行多元文化主义政策和政治正确造成的后果,他表示“这种做法应该就此结束”。
2016119,美国共和党的唐纳德·川普击败民主党的希拉蕊·柯林顿,赢得总统大选,其中的一个重要的竞选策略,就是对民主党“政治正确”的公开挑战。 川普认为“政治正确”是美国当前最大的问题之一。沈旭晖认为川普之所以在共和党党内提名初选领先群雄,“反映美国社会对‘政治正确’充满反弹”,原因包括“政治正确”被认为已演变成“逆向歧视”,威胁言论自由。有评论认为不少美国人已对“政治正确”生厌,只是不敢说出来,川普就像是《国王的新衣》中的小男孩,说出众人不敢说的真相。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查尔斯·默里在2016年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政治正确”产生的各种危害无法计量。默里认为“政治正确”严重败坏了美国的大学系统,让美国的大学没有发挥思想公开交流的应有的功能。他以“未婚母亲产下儿童带来的问题”为例,虽然它是存在于美国的一个严重问题,但是如果有人试图公开谈论这个问题,该人会被称为种族主义者,因为很多这样的问题出自非洲裔美国家庭。即使现在白人家庭也发生很多这样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提出这种问题的人还是会被称为种族主义分子,及被冠上“指责生孩子的单亲女性”、“妖魔化单亲女性”的罪名。虽然解决问题需要了解问题以及背后的原因,但是人们不能公开谈论这些问题的任何内容,或者说,很多人因为害怕受指责而不敢谈论。默里批评“政治正确”扼杀了人们对广泛社会问题的严肃思考,时间将会证明艺术与社会科学领域存在的许多“政治正确”意识形态立场其实是十分愚蠢的。

谢选骏:政治正确主义的合理性就在与历史研究发现了许多西方历史上血腥黑暗令人作呕的秘密。例如在一部BBC拍摄制作的《大不列颠城堡的秘密》(secrets of great british castles2015年)系列里,所展示的英国历史,那才叫卑鄙下流残暴无耻呢。比中国历史上所黑暗的东西,可以说是毫不“逊色”。现在网上流传的伊斯兰国的暴行,与英国人的暴行相比,都可以说是小菜一碟。英国当局的这些严重罪行,并非全是过去犯下的,很多就发生在不久之前。而BBC能够推出这样自我批评的作品,显然是经历了政治正确的洗礼,否则,这样“自我贬损”的东西是无法出台的。由此可见,政治正确是西方社会良心发现的结果,是西方文明从野蛮走向文明的转捩点。所以对于尚未从马列主义野蛮化运动中走出来的华人来说,并不习惯西方式的政治正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