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5, 2018

谢选骏:帕累托法则与社会主流的形成


(一)
《广泛存在的帕累托法则》这样写道:
1897年,意大利经济学家帕累托在他从事经济学研究时,偶然注意到19世纪英国人财富的收益模式。
帕累托的研究结果是如果20%的人口享有80%的财富,那幺就可以预测,其中10%的人拥有约65%的财富,而50%的财富,是由5%的人所拥有。因此,80/20成了这种不平衡关系的简称。习惯上,80/20讨论的是顶端的80%而非底部的20%。
后人对于这项发现有不同的命名,例如帕累托法则、帕累托定律、80/20定律、最省力的法则、不平衡原则等等。80/20法则典型的模式会显示:80%的产出,来自于20%的投入;80%的结果,归结于20%的起因;80%的成绩,归功于20%的努力。
在商业世界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呈现出许多80/20法则的现象;
——20%的产品和20%的客户,涵盖了约80%的营业额。
——20%的产品和顾客,通常占该企业80%的获利。
——20%的罪犯施行了所有罪行的80%。
——20%的汽车狂人,引起80%的交通事故。
——20%的已婚者,占离婚人口的80%。那些不断再婚又再离婚的人,扭曲了统计的数字,让人对婚姻的忠诚度大感悲观。
——20%的孩子,达到80%的教育水准。
——在家中,20%的地毯面积可能有80%的磨损。80%的时间里,你穿的是你所有衣服的20%。如果你有一只保安警报器,80%的错误警示是由20%的原因造成。
——80%的能源浪费在燃烧上,只有20%的可以传送给车辆。
又如:世界上大约80%的资源,是由世界上15%的人口所耗尽的;世界财富的80%,为25%的人所拥有;在一个国家的医疗体系中,20%的人口与20%的疾病,会消耗80%的医疗资源……
种种事例表明,80/20法则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然而至今人们对它还知之甚少。
(李汉昭文摘自《百姓》)
(二)
意大利经济学家、社会学家。以关于群众众与上层社会优秀分子的相互作用的理论及运用数学进行经济分析而闻名于世。在都灵大学攻读数学和物理,毕业(1869)后成为工程师。住在佛罗伦斯时,研究哲学和政治,为刊物撰写大量文章,在文中他首先用数学的方法分析经济问题。1893年任瑞士洛桑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其处女作〈政治经济学课本〉(1896~1897)提出了著名的但也遭到不少非议的收入分配规律。最有影响的著作是〈政治经济学教材〉(1906),进一步发展了纯粹经济学的观点,并分析了“满足欲望能力”。所提出的帕累托最优状态的概念,奠定了现代福利经济学的基础;他认为,只要任何一个人有可能按自己估计条件更加富裕,而同时使其它人还保持在他们自己估计的原来水平上,就意味着没有达到社会资源分配的最佳状态。他看到有些问题不是经济学所能解决,便转而研究社会学,写了最得意之作〈社会学通论〉(1916)。书中探讨了个人与社会行动的性质和基础。他认为,能力强的人们积极谋求巩固和提高其社会地位,就形成了社会的阶级。阶级地位低的集团中,特权分子为了力求上升到上层社会,不断发挥并使用其能力,因而提高了能力,在上层社会中,则存在着相反的趋向。结果,地位低的阶级中最有能力的人进而争夺上层社会人士的地位。这样就形成上层社会优秀分子的循环运动。有些人认为,法兰西主义受其上层社会优越论的影响很大。

(三)
《无处不在的80/20》说:
1897年,意大利经济学者帕累托(Vilfredo pareto,1848~1923)在他所从事的经常研究中偶然注意到19世纪英国人的财富和收益模式。
在调查取样中,他发现大部分的所得财富,流向了少数人手里。在今天看来,这并没有什幺值得大惊小怪的,但他同时还发现两件他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其一是:某一个族群占总人口数的百分比,和该族群所享有的总收人或财富之间,有一微妙的不平稳关系。
帕累托真正感到兴奋的是另一发现,那就是这种不平衡的模式会重复出现,让他在不同时期或不同国度都见过这种现象。不论是早期的英国,还是其它国家,甚至从早期的资料中,他都发现这相同的模式一再出现,而且在数学上呈现出一种稳定的关系。
从帕累托的研究中归纳出这样一个结论,即如果20%的人口享有80%的财富,那就可以预测,其中10%的人拥有约65%的财富,而50%的财富,是由5%的人所拥有。在这里,重要不是百分比,而是一项事实:财富在人口的分配中是不平衡的,这是可预测的事实。因此,80/20成了这种不平衡关系的简称,不管结果是不是恰好为80/20(就统计来说,精确的80/20关系不太可能出现),习惯上,80/20讨论的是顶端20%而非底部的20%。今天人们所熟知的80/20法则,是一种量化的实证法,用以计量投入和产出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后人对于他这项发现给予了不同的命名,例如帕累托法则、帕累托定律、80/20定律、最省力的法则、不平衡原则等。以上的这些名称,在本章中一律称为80/20法则。
80/20法则主张:一个小的诱因、投入和努力,通常可以产生大的结果、产出或酬劳。就字面意义来看,即指你所有完成的工作里80%的成果,来自于你所付出的20%。因此,对所有实际的目标,我们4/5的努力──也就是大部分付出的努力,只与成果有一点点的关系。这种情况看似有违常理,却非常普通。所以,80/20法则指,出在原因和结果、投入和产出,以及努力和报酬之间,原本就存在一种不平衡。80/20法则提供这个不平衡现象一个非常好的衡量标准;80%的产出,来自于20%的投入;80%的结果,归结于20%的起因;80%的成绩,归功于20%的努力。
在商业世界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呈现出许多80/20法则的现象,只要细心观察你就会发现:
──20%的产品,或20%的客户,涵盖了企业约80%的管理额。
──20%的罪犯占所有犯罪行为的80%。
──20%的汽车狂人,引起80%的交通事故。
──20%的已婚者,占离婚人口的80%(那些不断再婚又再离婚的人,扭曲了统计数字)。
──20%的孩子,享受80%的高水平教育。
──在家中,20%的地毯面积可能有80%的磨损。80%的时间里,你穿的是你所有衣服的20%。如果你有一辆摩托车,出现的80%的故障,是由20%的原因造成的。
──80%的能源浪费在燃烧上,只有其中20%的可以应用到车辆中,而这20%的投入,却回报以100%的产出!
──世界上大约80%的资源,是由世界上15%的人口所消耗。
──世界财富的80%,为25%的人所拥有。
──在一个国家的医疗体系中,20%的人口与20%的疾病,会消耗80%的医疗资源。
总而言之,在原因和结果、投入和产出、努力和报酬之间存在的这种不平衡关系,可以分为两种不同类型──多数,它们只能造成少许的影响;少数,它们造成主要的、重大的影响。
一股情况下,大的产出或报酬是由少数的原因、投入和努力所产生的。原因与结果、投入与产出,或努力与报酬之间的关系,往往存在着一种不平衡。若从数学方面考虑这种不平衡,得到的基准线是一个80/20关系:结果、产出或报酬的80%,取决于20%的原因、投入或努力。
种种事例都表明,80/20法则时时刻刻都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然而人们对此却知之甚少。
动了手脚的骰子
约瑟夫.福特说过:“上帝和整个宇宙玩骰子,但是这些骰子是被动手脚的。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要去弄清楚,他是用什幺手法动了手脚的,我们又应如何使用这些手法,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尽管帕累托首先发现了80/20法则,并且学籍其重要性,但是由于自身的一些局限性,这一法则在当时并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尽管当时也有其它的一些经济学者,特别是美国学者意识到它的重要性,但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才有两位实力相当但截然不同的先驱者开始运用80/20法则,并引起了世界轰动。
吉普夫,哈佛大学的语言教授。1949年,他发现了“最省力法则”。从某种意义上讲,“最省力法则”实际上是对帕累托法则的进一步发展与阐释。吉普夫法则认为:资源(人、货物、时间、技能,或任何有生产力的东西)总是会自我调整,以求将工作量减少,其中大约20%~30%的资源,与70%~80%的资源活动有关。
吉普夫教授通过人口统计、书籍、文献与工业行为,来证明这种一致且重复出现的不平衡现象。例如,他分析了1931年费城20个街区内发出的结婚证书,发现其中70%的婚姻,产生于该街区中30%的人身上。
另外,他还总结出了高效的办公原则:使用频率较高的东西比较靠近我们。而聪明的秘书早就知道,常用的档案不必归档!“
80/20法则的另一位先驱是伟大的质量导师,罗马尼亚裔的美国工程师朱伦,他是20世纪50~90年代质量革命的幕后功臣,在他口中,80/20法则有时被称为“帕累托法则”,或“关键少数规则”。
朱伦在1924年加入西屋电器(WesternElectic),西屋是贝尔电话公司负责制造的分部。他担任公司的工业工程师,并且通过自己的研究和分析,发现了产品品质中所隐含的80/20法则。
在他的工作过程中,他广泛使用了80/20法则,并辅以其它的统计方法,用以提升产业与生活消费品的可信度与价值。朱伦的<<质量管理手册>>一书在1951年出版,这是一本划时代的著作,在书中他大加颂扬了80/20法则。
数以千计的80/20法则例子在我们周围发生,每一则事例,都给我们以深刻的启示─人类的每一次成长与进步,都是靠我们去积极地把握!
朱伦同时发现,财富分配也是不均的。这在其它的许多事例中得到证实:如犯罪行为在犯罪分子身上的公布,意外事件在危险因素中的分布等等。同时这种不均等分布法则,还能解释其它各种平衡的分布。
当时,美国大部分的企业家都对朱伦的理论缺乏兴趣。1953年,朱伦应邀前往日本演讲,获得热烈的反响。于是他留住日本,与几家日本公司合作,并将其理论应受到一定程度的威胁,朱伦才受到西方的尊重。于是他重返故土,并为美国工业的改革做出了巨大贡献。
在朱伦的倡导和实践下,80/20法则开始成为全球品质革命的中心思想。
信息革命的铁律
在实施80/20法则上,著名的计算机公司IBM是最早也是最成功的一家公司。由于这种法则的应用,在20世纪60~70年代,大部分计算机系统专家都开始重视80/20法则。1963年,IBM发现,一部计算机约80%的执行时间,是花在20%的执行指令上,所以公司立刻重新编写它的操作代码,并取得成功。因此,比起其它竞争者的计算机,IBM计算机更高效,更快捷。
其它个人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的公司,如苹果、莲花和微软,也纷纷运用80/20法则,来提升自己计算机的品质,以吸引新一代客户──包括了原先对计算机敬而远之的“计算机盲”。
20世纪60年代初由计算机业带动的信息革命,极大地提高了企业的工作效率。同时,它有助于改变企业的内在管理品质,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发迹了整个社会的品质。因此,80/20法则是信息革命的关键力量,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依然是。
也许是因为与品质革命几乎处于同一时期。所以,信息革命中的计算机和软件专业人员一般都熟悉80/20法则,并且都善于将其应用到具体实践当中。
渐渐的,软件业在运用80/20法则的同时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1994年发明RISC就是一例:RISC是以80/20法则的某一种变化为基础。这条法则假定,大部分的软件花了80%的时间执行20%的程序。RISC处理器通过删除不重要的80%,来让其余的20%达到最佳表现,并保持在一个芯片内,借此节省成本。RISC为软件作的贡献,相当于RISC(从前的主要系统)在硬件上的贡献。
一位开发者说:“企业界长期以来一直遵守80/20法则。软件界更是如此,80%的产品只施展出它20%的效用。”
信息革命使用了80/20法则中的“选择”和“单一”两个重要的概念。正如一位信息业的主管所表述:“不要考虑太多!另第一步就计划到九重天上去。因为投资的报酬方式往往会遵守80/20规则,80%的效益,会在整个系统最简单的20%中产生,最后20%的好处,则来自系统中最复杂的80%.”
麦金塔在发展麦金塔牛顿掌上型计算机时,就运用了80/20法则。设计牛顿掌上型计算机的工程师,正是运用了稍微修正过的80/20法则,便可以使一个人用0.1%的词汇量,来足以完成掌上型计算机50%的功能。
无论你要的是哪一种转变,有效的信息处理,都该把重心集中在20%的或更少的主要需求上。
发现20%的核心商品
日常生活中,如果80%的人习惯用右手,而20%的人习惯用左手,这与80/20法则没有任何关系,不能用80/20来衡量。应用80/20法则时,必须有两组资料,两组资料的总数各为100%,其中一组所测量的值,是一个由不同事物所导致的变量。体现在产品和利润的关系上,就应该统计每一种产品在前一段时间的表现,即扣除了所有的成本后,各产品创造出的利润。这就需要你知道整个公司的全部成本,并把日常费用分摊给每一种产品。
如果依照营业额的百分比来分配,就会产生误差。因为以产品的价值而言,产品生产的难易程度不同,销售员花在每个产品上的时间不同,对产品推广宣传的付出出有所不同。
这样,当把日常费用分摊在每一种产品上,你就会发现,角些产品(或者说20%)虽然只占营业额的少数,但利润却非常可观;大部分(或者说80%)产品的利润十分微薄;还有一些产品,在分摊了费用之后则会出现亏损现象。
对于从事商品销售的公司,80/20法则也同样适用。
因此,公司应该善于发现20%的核心商品,在那些能创造高利润的产品上下功夫。简单地说,就是发现我们经营中的招牌产品和占据着重营业额的商品。
但并不是,说只要牢固掌握了这20%核心商品,余下的就可以无所谓地随便对待。80/20只是让你更多地关注于重要核心商品,如果不知道这一经营规则,很有可能做出盲目发售新商品的愚蠢行为。
当然,它们之间精确的关系可能不是80/20,80/20只是基准点。

(四)
《帕累托原则》(史奴门 发表于 2006-5-25):
帕累托原则(Pareto principle),是由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意大利经济学家及社会学家帕累托而来,是说在任何一组东西之中,最重要的通常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这是一种量化的实证方法,用以计算投入和产出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这项原则被后人冠以多种名字,比如帕累托法则、帕累托定律、80/20定律、最省力的法则、不平衡原则等,有时候又称做“重要的少数”、“微不足道的多数”,或80对20定律。帕累托法则又被称为80比20的法则、犹太法则等。
1897年,意大利经济学者及社会学学者帕累托(Vilfredo pareto,1848~1923)在他所从事的经常研究中偶然注意到19世纪英国人的财富和收益模式。在调查取样中,他发现大部分的所得财富,流向了少数人手里。在今天看来,这身并没有什幺值得大惊小怪的,但他同时还发现两件他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其一是:某一个族群占总人口数的百分比,和该族群所享有的总收人或财富之间,有一微妙的不平稳关系。帕累托真正感到兴奋的是另一发现,那就是这种不平衡的模式会重复出现,让他在不同时期或不同国度都见过这种现象。不论是早期的英国,还是其它国家,甚至从早期的资料中,他都发现这相同的模式一再出现,而且在数学上呈现出一种稳定的关系。
从帕累托的研究中归纳出这样一个结论,即如果20%的人口享有80%的财富,那么就可以预测,其中10%的人拥有约65%的财富,而50%的财富,是由5%的人所拥有。在这里,重要不是百分比,而是一项事实:财富在人口的分配中是不平衡的,这是可预测的事实。因此,80/20成了这种不平衡关系的简称,不管结果是不是恰好为80/20(就统计来说,精确的80/20关系不太可能出现),习惯上,80/20讨论的是顶端20%而非底部的20% 。
帕累托原则认为:一个小的诱因、投入和努力,通常可以产生大的结果、产出或酬劳。就字面意义来看,即指你所有完成的工作里80%的成果,来自于你所付出的20%。因此,对所有实际的目标,我们4/5的努力──也就是大部分付出的努力,只与成果有一点点的关系。这种情况看似有违常理,却非常普通。所以,帕累托原则指出,在原因和结果、投入和产出,以及努力和报酬之间,原本就存在一种不平衡。帕累托原则提供这个不平衡现象一个非常好的衡量标准;80%的产出,来自于20%的投入;80%的结果,归结于20%的起因;80%的成绩,归功于20%的努力。
在商业世界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呈现出许多帕累托原则的现象,只要细心观察你就会发现:80%的收获来自20%的努力;其他 80%的力气只带来20%的结果。20%的产品,或20%的客户,涵盖了企业约80%的管理额。20%的罪犯占所有犯罪行为的80%。20%的汽车狂人,引起80%的交通事故。20%的已婚者,占离婚人口的80%(那些不断再婚又再离婚的人,扭曲了统计数字)。20%的孩子,享受80%的高水平教育。在家中,20%的地毯面积可能有80%的磨损。80%的时间里,你穿的是你所有衣服的20%。如果你有一辆摩托车,出现的80%的故障,是由20%的原因造成的。80%的能源浪费在燃烧上,只有其中20%的可以应用到车辆中,而这20%的投入,却回报以100%的产出。世界上大约80%的资源,是由世界上15%的人口所消耗。世界财富的80%,为25%的人所拥有。在一个国家的医疗体系中,20%的人口与20%的疾病,会消耗80%的医疗资源。
总而言之,在原因和结果、投入和产出、努力和报酬之间存在的这种不平衡关系,可以分为两种不同类型──多数,它们只能造成少许的影响;少数,它们造成主要的、重大的影响。一股情况下,大的产出或报酬是由少数的原因、投入和努力所产生的。原因与结果、投入与产出,或努力与报酬之间的关系,往往存在着一种不平衡。若从数学方面考虑这种不平衡,得到的基准线是一个80/20关系:结果、产出或报酬的80%,取决于20%的原因、投入或努力。种种事例都表明,80/20法则时时刻刻都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然而人们对此却知之甚少。
重要的东西只占了很小部分,它的比例是80比20,因此,只需集中处理工作中比较重要的20%那部分,就可以解决全部的80%。也可以说,以课来说,没有必要完成八成,只要将重要的二成做好就可以了。不论是工作或是念书,多少都会受到时间、空间的限制,不可能将应做的事全部完成。因此,若不先从重要的事开始,结果会演变成什么正事也没做。打算全部完成的完美主义者,往往到最后什么也没做好。
能应用这个80比20法则者,事情过多的烦恼就会消失。首先,尽可能地早点处理重要的事,不必将所有事情一个个地完全处理。即使剩下的事到后来出了什么麻烦,也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重要的工作应该要先完成,这个法则,不仅适用学生、上班的人,对所有的人都有着非常积极地意义。
在我们知道“帕累托法则”之前,就已有和这法则近似的经验。例如300页的教科书,考题不会是从这中间平均出题,而是从重要的部分出来。以科学方法就能求得80比20的数字出来,而令人觉得“掌握了正确的工作方法,效率确实大大地提高了。”
我们应经常将这个法则运用在工作上。
因此,在销售公司里,大约20%的推销员带回来80%的新生意。在一次讨论会里,20%的人通常发表80%的谈话。在一家公司里,20%的人请假占总请假日数的80%。在一间教室里,20%的学生利用了教师80%的时间。这项定律可以运用在各种不计其数的生活里。
帕累托原则也极有助于应付一长列有待完成的工作。面对着一长列工作,看起来常常是不可能一一完成,我们难免心存畏惧,于是大多数的人在还没有做之前就感到泄气,或者先做最容易的,把最困难的留到最后,结果永远办不到最难办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们知道只要做到其中两三项,就可以获得最大的好处,那就会对我们大有帮助。因此,列出这两三项,各花上一段时间集中精力把它们完成。不要因为没有把其中所有工作全部完成而感到不舒服。如果你所决定的优先次序是正确的,那么最大的好处,已经由你所选择去做的的两三项中获得。
因此,当你面临很多工作,而不知如何着手时,就应该记着帕累托原则。你要问你自己哪些事项是真正重要的,就不会偏离首要工作而去做次要工作。
附:商报(http://www.siongpo.com/):社会财富不均无法改变
1987年意大利经济学家帕雷托在进行经济学研究时﹐注意到十九世纪英国人财产和收益模式。发现社会80%财富落在20%人手中﹐而其中50%财富由5%人拥有﹐财富分配是极之不均衡的。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大部分国家和社会财富的分配仍是如此。由于最先由帕雷托发现﹐今天全世界都称此一财富分配极不均衡的现象为帕雷托法则。过去西方政府透过税制企图改变帕雷托法则﹐前苏联及中国产党亦企图改变帕雷托法则。结果证明﹐社会财富分配一旦离开帕雷托法则﹐经济便停滞不前。换言之均富论只能存在理想主义中﹐在现实世界不可能出现的(一时出现社会经济便进入停滞期)。
以1973年至95年美国为例﹐扣除通胀一般人实际收入上升36%﹐但蓝领阶级工人收入扣除通胀实际收入下降14%﹐即80%美国人收入上升了﹐20%美国人收入下降了﹔新增收入大部分集中在居于社会上层20%人口手中﹐其中64%更集中在5%人口上。换言之﹐社会愈富有﹐财富愈集中在20%人口手中﹐其中50%或以上的财富﹐集中在少数5%人口手中。经济愈繁荣﹐富者必然愈富﹑贫者生活水准亦提升﹐但所占社会资源比例反而下降﹐不可能产生均富现象。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帕累托法则不仅与社会主流的形成密切相关,而且其本身可能是一种生物现象,甚至物理现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