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7, 2018

谢选骏:“台湾旅行法”扩大了美国对台湾的监护权——“三个联合公报”承认美国对台湾的监护权



在《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一文里,谢选骏指出:
台湾问题是毛泽东一手制造的,他当年要不是一个跟屁虫、马屁精,不跟斯大林当狗去朝鲜打仗,就既没有台湾问题也没有朝核问题了,他也就顺顺当当地统一中国了,不像现在,只能当个北朝领导,遭到美国耳提面命。
而《纽约时报》却不懂装懂了,胡说美国的一中政策是“承认但不认可北京对台湾的主权”。事实上,美国的一中政策只是“承认但不认可中国对台湾的主权”——至于这是一个什么中国、它的首都在那里,都是没有提及的。谁也不知道这是哪一个中国。只知道是“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都不懂英文,又没有法律知识,糊里糊涂签署了“三个联合公报”,把台海两岸命运的控制权,白白送给了美国。“三个联合公报”只是提到美国“美方承认(英文为acknowledges)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not to challenge)。”这哪里有纽约时报胡说的美国“承认但不认可北京对台湾的主权”的影子?!
下面我们就来逐一审视三个联合公报中的相关段落:
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美国政府共同签署的三个外交公报,包括了《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和《八一七公报》。这三个公报是中美在冷战时期开启对话和关系正常化的重要基础,其中有关台湾问题的部分在今天的重要性则更为显现。美国政府主张其两岸政策是基于“一个中国政策、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台湾关系法”制订的。
1、上海公报
两国间的第一个联合公报《上海公报》是于美国总统尼克森访问中国大陆期间在上海与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署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于1972年2月28日签署。这个联合公报的特别之处在于,双方首先并没有回避各自的歧见,文件中阐明了两方不同的观点,然后表示双方愿意尊重对方的立场。随后再阐述双方达成的共识。
《上海公报》的主要内容包括:
两国对越南问题以及亚洲其他地区政治局势的不同看法;
中美关系正常化符合两国利益;
国际争端应在尊重主权、不干涉别国内政等基础上解决,反对任何国家在亚洲建立霸权或在世界范围内划分利益范围;
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台”、“一个中国、两个政府”、“两个中国”、“台湾独立”和鼓吹“台湾地位未定论”的活动;
美方承认(英文为acknowledges)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not to challenge),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并随着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将逐步减少在台美军设施和武装力量;
扩大两国民间交流与往来,为双边贸易提供便利;
保持接触管道
《上海公报》是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的主要成果,代表中美关系相对缓和。对美国而言,公报的最重要意义在于拉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国际上进一步孤立苏联及其卫星国家,利用中苏分裂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而对于中国,虽然两国意识形态不同,但是中共领导人认为因地理原因,苏联依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最大威胁,因此与美国改善关系对中国也有利。而今天,《上海公报》最大的意义则在于美国对一个中国的立场首次正式表明了不表异议(not to challenge)。
2、建交公报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
《中美建交公报》全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于1979年1月1日正式生效,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国建立正式的大使级外交关系。美国在该公报中首次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但就保留与台湾的非官方往来。在中文版的原文中,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此一立场;而在英文版中,对应的一词为“recognize”。两个国家也重申了反对任何国家在亚洲建立霸权的共识,暗示着两国对苏联的共同立场。双方都在中英文版本上签了字。
该建交公报在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访问美国前夕公布,加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上的合法性,被视为一次外交胜利。而对依然坚持拥有全中国主权的中华民国政府而言,则是继被迫退出联合国之后在外交上的另一次打击。
3、八一七公报
《八一七公报》全称《中美就解决美国向台出售武器问题的公告》,是于1982年8月17日签署的,也是三个联合公报中争议最大的,中国一直认为美国没有切实履行该公报中有关美国“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的承诺。该公报是为了彻底解决美国对台武器出售的问题而签订的,该问题在《上海公报》和《建交公报》中都未有效解决,双方只是阐明了各自的立场,未达成共识。但是在公报中,除了美方首次强调将逐步减少对台武器销售之外,中国则重申“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而美国也对此表示“赞赏”。
美国在该公报中就对台售武问题做出了明确的承诺,最重要的三条包括:
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
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
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直指责美国政府继续对台售武,而且数量和质量都不断提升,违反了该公报。而美国则以具法律效力的“台湾关系法”之对台承诺,以及近年来两岸军力不对等为由,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抗议持保留意见。
谢选骏指出:
第一,在《上海公报》里,美方承认(英文为acknowledges)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not to challenge),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并随着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将逐步减少在台美军设施和武装力量。——注意,其前提仅仅是美方承认了“海峡两岸”自己“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样一个情况,并不是说美方承认了“海峡两岸是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样一个并不存在的事实。而且,美国仅仅说他对海峡两岸的这一态度“不提出异议(not to challenge)”,而没有说赞同与否。其潜台词很明显,就是有一天海峡两岸有关“都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态度变了,美国的这一承认其“都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态度和不提异议,也就不存在了!我不知道周恩来怎么可以签署这样一个暧昧的公报的?
第二,在建交公报里,中文版本说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而在英文版中,那其实不是承认,而仅仅是“认识”(对应的一词为“recognize”)。认识?认识是什么意思?是不完全承认!我不知道邓小平怎么可以签署这样一个暧昧的公报的?
第三,至于八一七公报,更是正式承认美国可以干预“中国内政”,可以向“中国的一个地区”运送武器,请问,这不是公开承认台湾在事实上并非中国的一部分吗?我不知道“中国政府”怎么可以签署这样一个暧昧的公报的?授权美国可以向台湾出售武器??
综合起来看,三个联合公报都违反了一中原则,因为三个联合公报都授权美国可以干预甚至仲裁台湾问题。
我要是中共领导人,绝不会和美国签署这些公报,因为这三个公报都在事实上承认了美国对于台湾的监护权!甚至承认了美国对于中国大陆的控制权!中国现在虽然是一个“现代南北朝”,但即使在古代南北朝,也没有授权其他国家来管理这两个分裂国家之间的关系!!
所以从我这个既非中共领导人、又非美国领导人的第三者的立场去看如此暧昧的三个联合公报——只要台湾海峡一边的人对于台湾地位的看法有了变化,美国的承认和认识也就可以随之而变。因此说,有一天台湾宣告独立了,美国即使支持台湾独立也并不违反三个联合公报。
这怪谁呢?
怪就怪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的愚蠢、投机、渺小。毕竟,他们都不过是分裂中国的“现代北朝”的头目,离开统一中国还有一相对漫长的历史阶段。
如果说,“中英联合声明”只授权英国监护香港五十年不变的“一国两制”,那么,“三个联合公报”则授权美国可以无限期监护台湾安全了。
《观察:中英联合声明“失效” 中共承诺价值几何?》(2017年7月1日BBC中文网)报道:
1984年12月19日,中国总理赵紫阳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共同签署《中英联合声明》。
中国外交部说,中国领导人亲笔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只是一份不具现实意义的“历史文件”。中国政府的承诺那么不值钱吗?
广告
《中英联合声明》是中英两国于1984年共同发表的一份声明,承诺香港现行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在“一国两制”下享有不同于中国内地的自由与司法独立。
该声明由当时的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签订,当时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都在场见证。该文件于1985年在联合国秘书处登记,正式生效。
在香港主权移交20周年前夕,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于周四(6月29日)发表声明说:“英国在与中国的《联合声明》中立下的对于香港的承诺,在今天仍然与20年前一样有力。”
他表示,毫不怀疑香港未来的成功将取决于《联合声明》保护的自由和人权。
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说,香港未来的成功将取决于《联合声明》保护的自由和人权。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措词谨慎的发言竟然引起中国政府的强力反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周五举行的记者会上回应说:“现在香港已经回归祖国怀抱20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
”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希望上述人士认清现实。”
也就是说,中国政府认为,《中英联合声明》已经失效。
“羞辱英国”
英国政府已对中方的说法提出异议。英国外交部一位发言人说:“现在《中英联合声明》与30多年前签署时同样有效。这是一部在联合国注册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条约,而且持续有效。作为联合签署国,英国将密切监督其实施情况。”
中方的表态也引起香港民主派人士的抨击。香港社会民主连线主席吴文远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中国政府称《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非常可笑。你不能今天签一个合同,明天就说合同已成历史。”
他认为,“这不只是中国政府羞辱香港人民,也是习近平在羞辱英国政府。”
习近平7月1日在香港发表演讲称:“香港居民享有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广泛的民主权利和自由。”
《基本法》也“失效”?
为缓解此事在香港引起的民意波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港媒说:“50年不变是《基本法》重要条文,市民不用担心。”并说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也强调要全面落实《基本法》。
但是,这话恐怕难以令香港人完全放心,因为中国政府对其在香港《基本法》中做出的承诺也并未忠实履行。
《基本法》承诺港人有权透过普选选出行政长官。但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的2017年“普选”方案规定,候选人必须由所谓“提名委员会”事先甄选。
这与香港人一直期待的普选方式有很大差异,因此被称为违反《基本法》的“假普选”,遭到香港立法会泛民议员的反对,并直接引起2014年的“占领中环”事件。
2014年“占领中环”的示威者要求香港获得“真普选”的权利。
何必当初?
既然中国政府不想履行这些承诺,为什么当初要对国际社会和香港人民做出这些承诺呢?
可以想象,30多年前,中国国力仍不算强大,需要做出姿态缓解国际压力,并稳定香港民心。
但熟悉中港台事务的香港资深媒体人梁文道认为,在“一国两制”和香港民主化问题上,八十年代的中共当局或许真的曾经有过一定的诚意。
梁文道上周接受《明报》采访时说,“所谓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与其说是香港时间表,倒不如说是大陆政改时间表,八十年代邓小平的想法,是到了2047年,两制要慢慢愈走愈近”。
当时中共已开始搞村委选举,“到2047难道上海广州还未能全面选市长吗?到时取消两制也没问题,因为已经接轨了。”
但问题是,这种想法在“六四”事件后在大陆已经破产。
梁文道说,当中共对自己政治前途的想法转变后,便会忧虑一个问题:“假如香港可以有真普选,对内地构成多大冲击?香港可以选自己的市长,为什么我上海不可以?”
他分析道,为了避免这种想法在中国蔓延出去,所以当局“一定要拖住香港的民主化进程”。
7月1日早晨,抗议示威者和亲北京人士在会场附近发生冲突。
“历史的先声”
说到中共未兑现的民主承诺,不能不提及大陆作家笑蜀编写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
该书收录了中共夺取政权之前《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社论、社评及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等人的讲话文章,内容都是反对国民党“一党专制”,赞赏美国制度,要求保障人权、实行民主的。
比如,书中引述毛泽东1944年6月回答中外记者团问题时的话说:“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另外,《解放日报》1941年5月26日评论说:“而民主与不民主的尺度,主要地要看人民的人权、政权、财权及其他自由权利是不是得到切实的保障,不做到这点,根本就谈不到民主······中国共产党一向是忠实于它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因此它的纲领中的每一条文与每一句语,都是兑现的。我们决不空谈保障人权,而是要尊重人类崇高的感情与向上发展的愿望。”
这本书引述的都是中共官方出版的报纸和讲话,但却被中国政府查禁。也就是说,这些70年前对中国人民做出的“庄严承诺”,早已被中共一笔抹煞。
这对香港而言,又何尝不是“历史的先声”呢?

谢选骏指出:英国由于丧失了制海权,所以无法继续监护香港;但是美国依然握有制海权,所以还在监护台湾——现在美国的焦虑就在于,在中国的步步进逼面前,美国也可能步上英国的后尘。所以美国用“台湾旅行法”来扩大“台湾关系法”,而不是像英国那样放弃执行“中英联合声明”,仅用“BBC”来发出一些痛苦的哀嚎。


《英媒:伦敦正考虑让前俄罗斯间谍定居美国避险》(2018年4月08日 转载美国之音)报道: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英国政府正在考虑给予前俄罗斯间谍斯科利帕和女儿尤莉亚新的身份,并让他们到美国定居开始新生活,以保护他们不再被人追杀。
今年3月,斯科利帕父女两人在英国一个城市被人以神经毒剂袭击,险些丧命。英国指责俄罗斯实施了这次袭击,俄罗斯坚决否认,事件演变成西方国家与莫斯科之间的一场外交争端。
《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说,英国情报部门已经就重新安置斯科利帕父女跟美国中央情报局协商。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为了保障两人的安全,英国希望将他们安置到所谓的“五眼情报联盟”国家之一去居住。这个情报分享联盟除了英国外,还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一位了解英美这项协商事宜的消息人士说:“美国是重新安置他们的明显选择,因为他们在那里被追杀的可能性比较小,而且有了新的身份之后,他们在那里比较容易受到保护。”
英国外交部对这一报道没有立即发表评论。

谢选骏指出:这就是英国丧失了制海权的结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