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4, 2018

谢选骏:犹太人刺杀四分之一犹太人列宁


范妮·耶菲莫芙娜·卡普兰(Fanny Yefimovna Kaplan,1890年2月10日-1918年9月3日)是俄罗斯的一位女性革命家和刺客。她是一位盲人,曾在1918年试图暗杀列宁,但失败被捕处决。

卡普兰出生在一个乌克兰的犹太人家庭,很早就加入了社会革命党,以推翻沙俄政权为目的。1906年,卡普兰涉及基辅的一个恐怖爆炸阴谋,被逮捕,送往西伯利亚涅尔琴斯克(尼布楚)的一个卡托加进行劳动改造,在那里失明了,后来恢复了部分视力。1917年二月革命爆发后获释。
十月革命之后,因为社会革命党与布尔什维克的冲突,卡普兰对列宁不抱希望,后来更是认为列宁是“革命的叛徒”。1918年8月30日,列宁莫斯科郊外进行演讲时,卡普兰用勃朗宁手枪向其开枪,重伤了列宁。卡普兰立即被捕,交给契卡审问,但卡普兰坚持声称是独自一人暗杀列宁的。三天之后,卡普兰被枪决,尸体被焚毁。然而此次暗杀事件至今仍有许多谜团未被解开,由于卡普兰接近全盲,有些历史学家怀疑卡普兰的罪名。

(一)

《刺客新传之一(女人篇):瞎子干掉了秃子》(孔甲己 2013-1-11 )报道:

太史公司马迁的《史记》之七十列传中有《刺客列传》一篇。记载了荆轲等刺客不畏强暴,杀身成仁的义举。但《史记》仅记录了从上古至公元前一百二十多年的历史,且只限中国。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暴政不灭,刺客不绝。那么,大汉之后的,中国之外的刺客谁来记载?对此,老孔当仁不让。因为老孔叛国投敌,到米国来讨生活,按照当地习俗Lady’s First ,所以第一篇为女人篇。
看过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年》的朋友,必定记得这样的画面:一个女人被成百的暴民团团围住,欲置之死地而后快。有一俄国胖大嫂拼了老命往女人身边挤,挥舞双手去抓她的头发,眼看近了,只差一寸就抓到了,轰的一声,又被人群挤开了。
这女人究竟是谁,犯了啥弥天大罪?她是社会革命党人芬妮,卡普兰(Fanny Kaplan),一个半瞎的女人,刚刚朝一个秃子,杀人魔头,俄共头子列宁轰了四枪,两枪命中。
卡普兰出生于乌克兰一个犹太人家庭,自幼痛恨专制,向往平等。早在少女时代,她就参与了刺杀基辅行政长官的行动。因在制造炸弹时炸药爆炸,她眼睛受伤。暗杀计划败露后,卡普兰被捕,并被沙皇政府判处死刑,后因16岁未成年,而改判终生苦役。由此,卡普兰在她梦般的花季,即开始饱尝铁窗的痛苦。在狱中她接触到众多革命家,由一个花季少女成长为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但作为西伯利亚的苦役犯,她的眼睛得不到治疗,以致双眼近乎失明。
俄国二月革命爆发后,卡普兰被大赦出狱,眼睛虽经治疗,终因乏力回天。她永远成了一个半瞎的人。
一九一八年八月三十日,接受了刺杀列宁任务的卡普兰与同伴诺维科夫,于黄昏时分来到米海尔松工厂,列宁要在此讲演。她看见距列宁的车不远有一辆大汽车,于是隐于车后,见机行事。虽经多年革命生涯磨练,今天她还是难免紧张,心慌。因为她要杀的不是别人,而是布尔什维克魔头列宁。
凡是被GCD洗过的脑瓜,都把列宁当作伟大的圣人。其实不然,政治上他凶狠残暴,杀人如麻,建集中营,屠杀教士,俄国人说,俄罗斯人被他杀了一半。生活上出入妓院,染上严重梅毒,这是其死因之一;包养二奶,他在法国结识了漂亮的女社会主义革命者依涅莎,阿尔曼德(Inessa Amand),从此保持情人关系十数年,直至女方去世,大奶克鲁普斯卡娅也只有恶忍。
卡普兰感到了车间门口出现的骚动,同时听见诺维科夫为隔开人群的叫喊,无疑演讲结束了。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勃朗宁:子弹上膛,保险开启,万事俱备。
夜色朦胧中,她眯缝起一双半瞎的眼睛,仍是一片模糊。终于,她看见有个亮点渐行渐近,没错,那就是列宁的秃头,她微弱的目光盯住亮点不放。列宁到了车前,回答完一位妇女的问题,正要上车之际,卡普兰疾步向前,迅速掏出手枪,朝着光头的方向连开4枪,列宁中弹倒地,现场一片混乱,当时没人发现她是刺客。她混迹于人流之中,快步走出工厂大门。
她心情平静,但感到疲乏,到了厂区之外的谢尔普霍夫大街,卡普兰离开人群,走向一棵大树,她靠在树上,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吐出一串烟圈。这时,大批水兵与工人跑出厂门,其中有人认出了她,于是,她被捕了。
卡普兰不幸落入了冷血魔王尤罗夫斯基之手,此人在列宁的授意下,策划了对末代沙皇全家,包括13岁王子的灭门行动。可是,就是这个以残暴著称的契卡头目,也未能撬开这个半瞎女人的嘴。这个弱不经风的女人,用她的双肩,扛起了一切。她宣称,刺杀列宁是因为他背叛了二月革命,此次暗杀行动是自己一人所为,未受任何党派指使。毒刑拷打摧残了她孱弱的躯体,但却动摇不了她坚定的意志。她没有供出一个同党,没有出卖一个同伴。她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供词就是:“我不会告诉你们。”
在卡普兰被捕后第三天中午,契卡把她从克里姆林宫内一所临时监房提出来,她面色苍白,头发凌乱,沉重的脚镣使得她步履蹒跚。就在宫内美丽花园的一角,行刑者对她开了枪。卡普兰中枪倒地,炽热的鲜血染红了如茵的碧草,她那虽视力微弱仍旧漆黑的双眼,直愣愣瞪着湛蓝的天空。在世间,她眼前是一片混沌,也许此时,在天堂,她看到了毕生所追求的正义与光明,谁知道呢?
由于自幼被洗脑,在我的印象中,卡普兰是一个又老,又丑,又邪恶的“女特务”,但历史往往被人操纵,实际上,她被杀害时年仅28岁。在她短暂的一生中,有十多年是在沙皇的铁窗下度过的。她是一位有着钢铁意志的女人,一位真正的革命事业的殉道者。
回复
fanlaifuqu 2013-1-11 01:35
久违!
GCD的洗脑太厉害,我们这样的人需要补课!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1:38
热烈欢迎翻老狮腐败归来。GCD把人变成白痴。
回复
病枕轭 2013-1-11 01:52
电影中她被愤怒的人群撕扯掉头发,几乎被殴致死!!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2:06
病枕轭: 电影中她被愤怒的人群撕扯掉头发,几乎被殴致死!!
《列宁在1918年》已被定为阴谋文学,它以煽情手段歌颂暴君,欺世盗名,诬蔑布哈林等其他革命家。
回复
ahsungzee 2013-1-11 02:41
共产党统治下所写的历史,是一部为专制统治阶级服务的伪历史;还历史以真面目,是每个曾在这种统治下生活过的人义不容辞债无旁贷的责任!~
孔兄好样的!~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2:50
ahsungzee: 共产党统治下所写的历史,是一部为专制统治阶级服务的伪历史;还历史以真面目,是每个曾在这种统治下生活过的人义不容辞债无旁贷的责任!~
孔兄好样的!~   ...
自己曾今也被洗脑成为白痴,好在终于有清醒的一天。看到那些仍就痴呆的木偶,真是感到无限悲哀。
回复
dwqdaniel 2013-1-11 03:18
她枪里的子弹,让列宁同志先走了!不错,很好,是人类的福音。只有经得起历史大浪淘沙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而那些为皇权卖身的奴才们,只是昙花一现罢了,向这位女中豪杰致敬!
1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4:06
dwqdaniel: 她枪里的子弹,让列宁同志先走了!不错,很好,是人类的福音。只有经得起历史大浪淘沙的英雄,才是真正的英雄,而那些为皇权卖身的奴才们,只是昙花一现罢了,向 ...
列宁同志的死因有三:(1)二奶去世精神崩溃,免疫功能随之下降;(2)免疫功能减退,染上的梅毒死灰复燃;(3)卡普兰留下的枪伤复发。三管齐下,列宁同志驾鹤西归。
回复
dwqdaniel 2013-1-11 04:08
孔甲己: 列宁同志的死因有三:(1)二奶去世精神崩溃,免疫功能随之下降;(2)免疫功能减退,染上的梅毒死灰复燃;(3)卡普兰留下的枪伤复发。三管齐下,列宁同志驾鹤 ...
哇,这么不得好死啊,呵呵。
回复
ahsungzee 2013-1-11 04:22
孔甲己: 自己曾今也被洗脑成为白痴,好在终于有清醒的一天。看到那些仍就痴呆的木偶,真是感到无限悲哀。 
和孔兄深有同感,我们都是痴后重生者!~
有些人无法重生可能是因为中毒太深或自身抵抗力差,在受洗过程中心已死血已凉!~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4:27
dwqdaniel: 哇,这么不得好死啊,呵呵。
回复
xqw63 2013-1-11 04:30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历史竟然被如此篡改,无语
回复
dwqdaniel 2013-1-11 04:36
孔甲己:
死后喂狗多好,省的被如此折腾。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4:38
xqw63: 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历史竟然被如此篡改,无语
拂去表面的尘埃,方见历史之真相。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4:41
ahsungzee: 和孔兄深有同感,我们都是痴后重生者!~
有些人无法重生可能是因为中毒太深或自身抵抗力差,在受洗过程中心已死血已凉!~   ...
有的可怜,有的可恨,有的是既得利益者。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4:45
dwqdaniel: 死后喂狗多好,省的被如此折腾。
狗不怕梅毒?
回复
xqw63 2013-1-11 05:21
孔甲己: 拂去表面的尘埃,方见历史之真相。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现在发现,群众的眼睛大部分时候是瞎的
回复
孔甲己 2013-1-11 05:26
xqw63: 现在发现,群众的眼睛大部分时候是瞎的
那就需要好领导来调教。
回复
xqw63 2013-1-11 05:36
孔甲己: 那就需要好领导来调教。
正是领导调教的结果
回复
dwqdaniel 2013-1-11 05:52
孔甲己: 狗不怕梅毒?
 
(二)

《卡普兰》词条介绍说:
卡普兰(Fanny  Kaplan)的全名是芬妮·耶菲莫芙娜·卡普兰,1890年出生在乌克兰沃伦省一个犹太人家庭。俄国1905年革命以后,卡普兰开始接近无政府主义者,并开始参加他们的革命活动,她在革命者圈子里活动的时候用“多拉”的化名。
简介
芬妮·卡普兰(Fanny Kaplan)曾经是俄罗斯社会革命党人,她因为在1918年8月30日因刺杀列宁未遂而为世人知晓。
生平
卡普兰第一次参加暗杀活动是1906年,那年她16岁。

那次,她策划组织参加对基辅行政长官的暗杀,但是没有成功,她被捕了。基辅当局军事法庭判处她终生苦役。因此,年纪轻轻的卡普兰很早就开始品尝铁窗生涯的沉重和痛苦。
在监狱中,卡普兰结识了俄国著名的右翼社会革命党活动家玛利亚·斯别里多诺瓦娅,卡普兰的政治思想开始从无政府主义转向社会革命党人的观点。
卡普兰行凶后,在厂区之外的谢尔普霍夫大街被拘捕。
卡普兰在被逮捕后三天遭枪决。行刑的现场就在克里姆林宫内。
有历史学家指出,卡普兰在16岁被判苦役后,几乎完全失明,虽经治疗,视力依旧没有恢复。她是否真的就是刺杀列宁的枪手很值得商榷。
也许,列宁遇刺事件,还有其他内幕和隐情。
刺杀列宁事件
1917年的8月30日,“女特务”芬妮·卡普兰刺杀列宁未遂。
2003年的这一天,刚好在莫斯科最大的书店(在市中心的阿尔巴特街)里见到了一本新出版的研究著作,那是“X-History”出版社和俄罗斯“国家特别机构历史研究会”共同出版的《芬妮·卡普兰或者谁刺杀了列宁》一书,后来我在采访俄罗斯有关学者的时候得知,尽管时光荏苒,但是俄罗斯学界对这段历史的争论依旧很激烈。
如今俄罗斯绝大多数历史研究学家认为,卡普兰就是刺杀列宁的真凶,是右翼社会革命党委派的恐怖分子。但是,也有一些学者提出了相反的意见,根据他们掌握的历史资料和有效证据看,卡普兰并未直接参加刺杀列宁的行动,因为当时她患有眼疾,视力很差,无法正常开枪射击。这些学者甚至还提出了大胆的假设和推理:刺杀列宁的行动成为后来“克里姆林宫大审判”的导火索!但是不论如何,正由于发生了卡普兰刺杀列宁事件,此后与之相关的事件也都成了苏维埃政权延续了将近一个世纪的高级机密,以至于最终成为“20世纪的黑洞”,俄罗斯历史永恒的谜团。《芬妮·卡普兰或者谁刺杀了列宁》一书的作者认为,该书的主人公芬妮·卡普兰,依然生活在这个黑洞里。
女刺客卡普兰在行刺后被逮捕,迅速遭到处决又是为什么呢?研究卡普兰在刺杀列宁未遂后境遇究竟如何,与俄罗斯那一段历史究竟有何内在联系?我在莫斯科期间,有幸在莫斯科几家新闻机构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些有关这位中国人即熟悉又陌生的女刺客的资料——莫斯科国家历史档案馆的一些绝密文件,我觉得,这对读者了解卡普兰的身份,解读俄罗斯历史,从而分析《芬妮·卡普兰或者谁刺杀了列宁》一书的意义,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卡普兰的全名是芬妮·耶菲莫芙娜·卡普兰,她1890出生在乌克兰沃伦省一个犹太人家庭。卡普兰的父亲是一个对当时政权很虔诚和忠心耿耿的人,但是他的小女卡普兰后来却成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的死敌——她竟然开枪击伤了这个政权的领袖列宁!
早期生涯
俄国1905年革命以后,卡普兰开始接近无政府主义者,并且开始参加他们的各种活动,她在革命者圈子里活动的时候用“多拉”的化名。卡普兰第一次参加恐怖活动是1906年,那年她16岁。那次,她策划组织参加对基辅行政长官的暗杀,但是没有成功,她被捕了。基辅当局军事法庭本来判处她死刑,但鉴于她实施的恐怖活动并没有成功,又将死刑改判终生苦役。因此,年纪轻轻的卡普兰很早就开始品尝铁窗生涯的沉重和痛苦。俄罗斯解禁的历史资料披露说,她当时几乎完全失明,她后来虽然被送往教会医院就医才恢复健康。但是,她的视力依旧没有恢复。也正因为如此,俄罗斯和西方的历史专家才提出一个半瞎的女人,是否真的就是刺杀列宁的枪手很值得商榷。
监狱生活
然而这场劳役对卡普兰来说,却毫无疑问地改变了她的政治生活,她在监狱结识了俄罗斯著名的右翼社会革命党活动家玛利亚·斯别里多诺瓦娅,卡普兰最初的思想开始从无政府主义转向社会革命党人的观点。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后,她被大赦,获释出监,当时她27岁。就在那一年,爆发了震惊世界的俄国十月革命,她被迫转移到乌克兰的哈里科夫市,在那里接受了眼科手术治疗。关于这次手术,俄罗斯克格勃档案馆也有零星的文字记载。
行刺过程
后来发生事件的那一天,即1918年8月30日,在俄罗斯被历史学家称为“俄罗斯历史上致命的一天”。那天,位于莫斯科扎莫斯科列茨基区的米海尔松工厂举行工人集会,苏维埃政权的领袖列宁在会上发表讲演。会后,就在这家工厂的大门口列宁遇刺,杀手将三颗子弹射进了列宁的身体!
根据俄罗斯国家档案馆和当年苏维埃安全情报机构的有关档案记载,卡普兰并不是像《列宁在1918年》电影里表现的那样,是在向列宁开枪后,向厂区外狂奔的时候被工人和水兵抓获的,而是在厂区之外的谢尔普霍夫大街被拘捕的。
还在莫斯科原米海尔松工厂,列宁纪念馆见到了俄罗斯有关学者对当时刺杀现场的描述,它跟上述两家官方机构的档案记载不相佐。记载中写道:“……卡普兰犯下了一个错误,也许她是想就此献身。当时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靠在一棵树上,异常冷静地看着喊叫的人们从米海尔松的大门里跑出来,狂奔出来的都是水兵和年轻的工人,他们高声喊到:‘抓住她,别让她跑了!’这个时候,卡普兰先是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鞋子,后来又像一个高度近视眼的人那样眯缝起眼睛朝黑暗的地方望去。冲到她面前的人们看了看她,然后大声喊道:‘就是她!就是她开的枪!’”
在莫斯科海尔松工厂原址的列宁纪念馆里,也完好地保存着原来苏维埃契卡(苏维埃安全谍报机构)人员对卡普兰和其他一些社会革命党人的审讯材料和照片。审讯的执行人是曾经亲手执行枪杀俄罗斯末代沙皇全家的尤罗夫斯基,还有另外一个检察员金季塞普。纪念馆里的有关侦查照片上显示,卡普兰是在一辆公共汽车旁边朝列宁开枪的,当时卡普兰的位置显然距离列宁比汽车还要近,因此,侦查人员认为,即使杀手是一个高度近视的人,这么近的距离开枪也不可能不命中目标!侦察结果是,卡普兰开了四枪,其中两枪击中列宁。档案中还有对卡普兰的同党В·诺维科夫的审讯记录,文件上说,诺维科夫当天换上了一件水兵的海魂衫,负责在列宁讲演的车间门口阻挡人群,掩护卡普兰向列宁开枪,这就是那个在电影中高喊:“大家不要拥挤,让列宁同志先走!”的男人。他的交代材料原文是这样的:“卡普兰和一个叫谢苗诺夫的人告别后就走向正在集会的工厂,我先和谢苗诺夫呆在一起,然后他让我呆在马路的另一侧,等待刺杀的枪声,然后向他汇报结果。谢苗诺夫自己就在莫斯科一个叫多米林诺地区的居民住房里等待消息。大约20分钟后,听到了几声枪响,是三声还是五声我记不清了,接着就从工厂的门口涌出很多人,我在人群中看到了卡普兰。她从随身携带的皮包中取出香烟,点燃抽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一个红军战士认出了她就是刺杀列宁的杀手,跑上前来抓住了她。接下来又冲上来一些红军战士,他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挡住冲上来的工人,不然卡普兰就会被人弄死了。”
三天后枪决
俄罗斯作家兼学者尤里雅·史卡列娃女士在她的研究著作中曾经证实说,卡普兰在被逮捕后三天遭枪决。行刑的现场就在克里姆林宫内,当时开来一辆轻型卡车,执行的枪声被卡车马达的轰鸣声掩盖了。卡普兰死后,她的尸体没有掩埋,而是被塞进一个铁桶里浇上汽油焚烧了。我在莫斯科还看到一篇俄罗斯学者写的历史研究文章,说卡普兰在最开始的审讯中就承认,向列宁开枪的凶手就是她。并且她宣称,她之所以刺杀列宁就是因为她坚决反对十月革命,刺杀计划是1918年2月她在辛菲罗波里疗养的时候,立宪议会的领导人与她谈话之后制定好的。我还在另外一份文件中见到这样的说法:“卡普兰在接受审讯的时候承认,立宪议会认为列宁出卖了革命,他的行为偏离社会主义思想几十年。”但是,卡普兰强调,开枪的决定完全是她自己做出的,没有任何党派具体指使。
这是当年负责羁押和审讯卡普兰的红军秘密机构——契卡负责人的记录,那上面这样写道:“这是克里姆林宫大院内的一所临时的特殊重犯监牢。我们当天中午将卡普兰牢房门上的大铁锁哗啦啦地打开,沉重的巨大的铁门的门轴发出搅拌机一样的闷响,克里姆林宫卫队长高声喊到:‘犯人卡普兰,到门口来!’卡普兰脸色苍白,头发有些蓬乱,她的脚上已经戴上了脚镣,她艰难地向门口挪着脚步。这个时候,我们的汽车引擎的声音从牢房外边的空场上传来,这次,她可是没有想到,这辆汽车不是来给她换监狱,或者是接受提审什么的。今天,上面已经决定,要处决她!”
在莫斯科采访过专门研究这段历史的学者尤里雅·史卡列娃女士,她告诉我说,她搜集到的资料显示,当时负责审问卡普兰的苏维埃红军契卡人员一心想撬开她的嘴,留下来的文字记录中,曾经有一段他们事前拟订审讯的宗旨,就是要让卡普兰最终供认出她是英国间谍派来的杀手,并且让她招认出幕后的指使人或者刺杀列宁的策划人是谁。
1918年9月3日,卡普兰未经任何审判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大院内的一个角落里被执行了枪决。当年契卡负责人的记录里有这样的文字:“这次,我们没有将她带到任何地方去,而是就在原地,在距离亚历山大罗夫花园不远的地方(过去这里是那些贵夫人们打着圆形的带花边的遮阳伞散步的地方,)将她枪毙了。”尤里雅·史卡列娃对我说:“遗憾的是,卡普兰没有来得及将自己的秘密,也许是一个时代的秘密讲述出来,就被枪毙了,这不仅对历史,而且对苏维埃政权也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因为,事件的真相并没有完全大白于天下,死刑的执行太快了,以至于草率。卡普兰将自己的秘密带进了坟墓,而历史也将这个女人载入史册。因为她的名字后来不仅被写入苏联时期所有的教科书,还拍出一部电影《列宁在1918年》。也就是从那天起,苏维埃国家乃至后来的苏联,所有小朋友的课本里都有这样的文字:‘就是这个女人刺杀了列宁爷爷。’”

(三)

谢选骏指出:犹太人卡普兰可能不知道,根据几十年以后的解密文件,列宁具有四分之一的犹太人血统。如果她早知如此,会不会放过这位和她一样喜欢使用暴力手段的同胞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