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9, 2018

谢选骏:起来吧伯爵,伟大的事业在等待着你


我在《思想主权》的“本体·内篇”第十五章之十五《语言促进思想但不创造思想》说过:“‘闻鸡起舞,志在中原。’──舞者成为国家的牺牲;‘起来吧,伯爵,伟大的事业在等待着你。’──行者成为国家的敌人。”
其中“起来吧,伯爵,伟大的事业在等待着你。”一句,出自卡尔马克思的思想之父圣西门。
一般认为,克劳德·昂列·圣西门(Claude Henri de Rouvroy, comte de Saint-Simon,常简称为Henri de Saint-Simon ,1760年10月17日——1825年5月19日)是法国哲学家、经济学家、空想社会主义者。与实证主义创始人奥古斯特·孔德相熟,曾聘其为秘书。
圣西门出身贵族,曾参加法国大革命,还参加过北美独立战争。他抨击资本主义社会,致力于设计一种新的社会制度,并花掉了他的全部家产。在他所设想的社会中,人人劳动,没有不劳而获,没有剥削、没有压迫。
作为法国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曾是达兰贝尔的学生。1760年生于巴黎一个贵族家庭。1777年参加法国军队。1779年去美洲参加美国独立战争。1783年到墨西哥向总督提出一条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运河的计划。1785年到荷兰提议法国和荷兰成立联合远征军占领英国殖民地印度。1787年到西班牙试图开凿运河把马德里与海洋相连接。1789年回国参加法国大革命,1791年离开革命,与德国商人列德伦合伙搞地产投机买卖。1794年被雅各宾派关进狱中达10个月。1797年与列德伦分手,转而研究自然科学。1802年起开始写作,宣传自己的空想社会主义。1814年以后,在他周围逐渐集合了一批学生和门徒,形成了一个圣西门主义的团体,宣传他的思想和出版他的著作。曾任孔德为秘书,在学术研究方面与孔德合作7年之久。1825年5月19日逝世。主要著作有:《一个日内瓦居民给当代人的信》等。
人物经历

克劳德·昂利·圣西门(Claude-Henri de Rouvroy,Comte de Saint-Simon,1760-1825年),法国伯爵,是19世纪初叶杰出的思想家,马克思、恩格斯把他同傅立叶、欧文并列为三大空想社会主义者。1760年生于巴黎一个贵族家庭。自称是是查理大帝的后裔。但他出世时,早已家业衰落。由于经营地产入不敷出,他家不得不向朝廷领取补贴。年幼时受过良好的教育,是著名百科全书派学者让·勒朗·达朗贝尔的学生。他爱好研究唯物主义哲学,向往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对神学和封建制度采取批判态度。13岁时,他曾拒绝参加宗教仪式。
1777年,圣西门与家庭决裂,到军中服役。1779年,19岁的圣西门上尉随法国军队参加了北美独立战争。从封建专制的法国来到革命战争如火如荼的美洲大陆,使年轻的圣西门的眼界大为开阔。在一次战斗中,他负了伤,被英军俘虏。北美独立战争后,圣西门回到法国。1789年,法国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这场革命运动对于圣西门思想的形成起了决定性的影响。恩格斯说:“圣西门是法国大革命的产儿。”
革命之初,圣西门曾热情地投身革命运动,主动向新制度靠拢,成为一个爱国者。他公开放弃伯爵头衔和贵族称号,积极参加群众团体的活动。他还四处奔走,组织沙龙,广为结识著名学者与社会名流。与此同时,圣西门在毕加底地区,利用国家财产进行投机活动,从中谋利,赚了不少钱。随着革命的深入,在雅各宾专政时期加强了对封建势力与投机商的打击,出现了平民群众的革命恐怖活动。圣西门的家族在“动乱”中破产了,他本人也被投进了监狱。这些事件,使得圣西门对革命的态度转为消极,以至后来发展到对暴力革命采取否定和敌视的态度。
大革命的急风暴雨过去以后,出现了较为安定的局面。从1798年起,圣西门致力于学习多方面的文化知识,以弥补自己受教育的不足。此时他已经年近40岁。在法国著名的医科学院和理工学院里,他选修了尽可能多的课程,如饥似渴地阅读和研究当时著名学者和专家的著作,继续广泛接触、交往科学家和社会名流,努力用丰富的知识武装自己。
无论圣西门在大革命中的个人遭遇怎样,他毕竟亲眼看到这样的事实:革命后建立的资本主义制度只给少数富有者和大资产阶级带来了利益。他认为三权分立的实行并没有真正解决社会问题,法国革命“这一争取自由的伟大事业只是产生了新的奴役形式”, “现有政治体系的三个主要弊端,即专横无端、腐败无能和玩弄权术”,他认为在法国的社会结构完全是金字塔形式:那些“游手好闲”的人仍旧过着荒淫无耻的寄生生活,广大无产者和劳动群众却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仍旧遭受苦难。因此,他终于对资本主义采取了否定的态度,对它进行激烈的抨击和揭露。他批评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黑白颠倒的世界”,它弊病百出,极不合理,需要以一个“旨在改善占人口大多数的穷苦阶级命运”的新社会取而代之。他决心编写一部新的百科全书,并把“发明”和论证这种新社会的社会制度作为毕生的使命。从此,圣西门开始著书立说。由于具有敏锐的目光和博学的头脑,他觉察并逐步形成为后来的许多社会主义者也具有的主要思想。1802年,他发表第一篇重要著作:《一个日内瓦居民给当代人的信》。以后,他还发表了《人类科学概论》(1813)、《论欧洲社会的改造》(1814)、《论实业制度》(1821)、《实业家问答》(1824)和《新基督教》(1825)等著作。
圣西门吸取了法国十八世纪唯物主义的思想,试图借助当时自然科学发展的成果,尤其是牛顿的“万有引力论”,建立自己新的哲学体系。他的论点中包含许多有价值的思想,也混杂一些形而上学与历史唯心主义的糟粕。然而,作为一个反映早期无产阶级要求的思想家,圣西门毕竟提出了一些比十八世纪资产阶级学者更为进步的思想。圣西门认为,社会历史的发展过程不是偶然事件的联结,而是与整个宇宙发展过程一样按规律进行的,是一个连续的、上升的、进步的发展过程。他认为,封建制度崩溃后,由资本主义取而代之;而资本主义也终将走向衰亡,另一个更高级,更完善的社会制度必然要出现。圣西门认为法国革命不仅是贵族和市民等级之间的斗争,而且是贵族、市民等级和无产者之间的斗争。他指出这次革命只产生了新的奴役形式,即新封建制度。他预言,旧的社会制度必将为理想的实业制度所代替。然而,在圣西门的思想中,人民群众并不是历史的创造者,而“只有依靠有天才的人,才能在社会关系方面得到改造”。
圣西门也看到了阶级斗争的一些事实。他认为欧洲自十五世纪来就有阶级斗争,而法国大革命不仅是资产阶级同封建主的斗争,也是无产者同封建主、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恩格斯把他的这种见解称之为“这在1802年是极为天才的发现”。然而,圣西门把阶级斗争,尤其是把暴力革命,作为坏的东西加以排斥,竭力宣扬和平改造,以宣传和舆论提高人们的“理性”,进而改造社会。他把第三等级中的资产阶级,同工人农民一样归入劳动者阶级。圣西门还在一定程度上看到经济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他指出所有制的重要性,认为“这种制度正是社会大厦的基石”。但他未能明确揭示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经济和政治之间的内在关系,认为社会发展是由人类理性的发展决定的。所以,经济状况是政治制度的基础这样的认识,还只是以萌芽状态表现出来。
圣西门的一生是充满曲折和不幸的一生。由于缺乏经营才干,他完全破产了,时常疾病缠身,妻子也离开了他。1807年他不得不到巴黎的当铺去作抄写员。后来,由他原来的佣人收留才勉强度日。不久此人死去,圣西门又陷入穷困潦倒的境地。圣西门并没有在命运面前屈服,在这样艰苦曲折的条件下,他仍旧顽强地从事他的理想社会的研究工作。
拿破仑“百日政变”期间,圣西门曾一度把实现自己理想的希望寄托于拿破仑。此时他担任一家图书馆的管理员。滑铁卢战役后,圣西门被解雇,他的希望也破灭了。王朝复辟后的最初几年,圣西门创办了《实业》杂志,发表文章,阐明自己的政治、哲学观点,宣传关于建立新社会的理论。他指出:一个与旧制度和帝国时期的贵族阶级相对立的、新的实业家阶级业已形成,它包括所有从事生产劳动的人。这个与那些不从事生产的占有者相对立的阶级是新社会的组织者和领导者。
在一篇名为《寓言》的文章中,圣西门提出,如果法国失去了几十个第一流的科学家、银行家,几百个最能干的商人、农夫和铁匠——这些“最主要的生产者”,这将会是巨大的不幸和灾难,整个国家会成为“没有灵魂的躯体”。然而,如果法国失去了所有的王室成员、元帅、大主教、法官和一万个游手好闲的产业主,“对国家都不会造成任何政治上的损失”。圣西门把他“发明”的新社会制度称作“实业制度”。在这个制度下,不存在一部分人统治、压迫另一部分人的现象,而有能力的企业家和学者则是“天然领袖”。他强调这种领导不意味着一部分人为自己的利益在政治上压迫另一部分人,而是意味着对物、对生产过程的管理。他宣布“政治学就是关于生产的科学”。恩格斯极为重视这一思想,指出:“圣西门宣布政治是关于生产的科学,……对人的政治统治应当变成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这种思想,即……废除国家的思想,已经明白地表达出来了”。
在圣西门设想的“实业制度”下,不再有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无政府状态。私人企业的生产要受国家监督,统一安排,按计划进行。国家实行议会制。由发明院、审查院和执行院组成的议会都由有能力的专家、学者负责。欧洲各国要在议会制的基础上,建立欧洲总议会,总部设在日内瓦。在“实业制度”下,由实业者和学者掌握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权力;社会的唯一目的应当是尽善尽美地运用科学、艺术和手工业的知识来满足人们的需要,特别是满足人数最多的最贫穷阶级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需要;人人都要劳动,经济按计划发展,个人收入应同他的才能和贡献成正比。不承认任何特权。在理想社会中,政治学将成为生产的科学,政治将为经济所包容,对人的统治将变成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圣西门把从事产业活动的资产者看成是和工农一样的劳动者或实业者。并寄希望于统治阶级的理性和善心,幻想国王和资产者会帮助无产阶级建立实业制度。这些设想虽有不切实际之处,却包含了对未来社会的重要猜测,成为后来科学社会主义的一个重要思想源泉。圣西门还允许“实业制度”下有阶级和贫富差别存在,允许“用脑劳动”的资本家获得利润,并由“用手劳动”的人来养活。这反映了在圣西门那里,除无产阶级的倾向外,资产阶级的倾向还有一定影响。
圣西门关于新社会的理论在当时并没有坚实的阶级基础,得不到人们的理解和重视,经常受人奚落,四处碰壁。加上生活动荡不定,圣西门一度极端失望与苦闷。1823年3月9日,他开枪自杀,但未如愿,只打伤了一只眼睛。以后,在他的一个门徒——犹太商人奥兰多·罗德利格的同情与帮助下,圣西门才在晚年勉强摆脱了物质生活的困境。
在法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逐渐发展,阶级矛盾不断尖锐和广大劳动群众的无产阶级化过程加速的影响下,圣西门晚年的思想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他的社会主义倾向越来越显著,对无产阶级的评价有明显改变。他认为在实业家阶级中,无产阶级的力量在不断增长。它在大革命中就曾表现出极大的管理才干。它们中间正在不断涌现出更多有管理企业能力的人。他不再相信议会制度,更加强调加强整个社会的计划经济、科学技术和才能等级制度。他认为,应该把为人数最众多的阶级谋最大的福利的原则放在首位。另一方面,在圣西门的晚年,为了强调“实业制度”以“理性”、道德观念为基础,他给“实业制度”涂上了宗教色彩,把他关于理想社会制度的学说称为“新基督教”,认为“要从事一项伟大的事业必须有激情”,只要大家都信奉他的这种新宗教,新的社会制度便可以实现。
1825年5月,在门徒们的守候下,圣西门与世长辞。在圣西门去世后的一段时间里,他的门徒巴扎尔、勒鲁和安凡丹等人继承和发展了他的学说。然而,“批判的空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意义,是同历史的发展成反比的。阶级斗争愈发展和愈具有确定的形式,这种超乎阶级斗争的幻想,这种反对阶级斗争的幻想,就愈失去任何实践意义和任何理论根据。”到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空想社会主义者都逐渐沦为小资产阶级的小宗派。圣西门学说在1830年七月革命中反对资产阶级共和运动与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不久,这个小宗派便分化瓦解了。
圣西门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是在法国大革命和欧洲资本主义工业迅速发展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它反映了当时尚未成熟的无产阶级对现存社会制度的失望和抗议,以及建立使他们真正取得解放的理想社会的愿望。圣西门的著作抨击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部基础,提供了启发工人觉悟的极为宝贵的材料,它们是人类文化遗产中的珍宝。
主要著作
圣西门一生写了许多著作,1802年,写了《一个日内瓦居民给当代人的信》,主张应由科学家代替牧师的社会地位。1808年发表的《19世纪科学著作导论》,比较详尽地发挥了处女作中的基本思想。1813年写的《人类科学概论》和《万有引力》表述了他的哲学思想和历史规律性的见解。1817年以后的著作《论财产和法制》中,他的社会主义思想有了新的发展。19世纪20年代,圣西门又出版了一系列社会主义著作,如《论实业制度》、《实业家问答》、《论文学、哲学和实业》和《新基督教》,从哲学、历史、政治和经济等方面进一步阐述了他的思想,形成了系统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但直到1825年4月发表《新基督教》这部圣西门最后的著作,才标志着他创建的空想社会主义大厦的完成。马克思说:圣西门只是在他的最后一本著作《新基督教》中,才直接作为工人阶级的代言人出现,才宣告他的努力的最终目的是工人阶级的解放。圣西门设想,在未来的新社会中,人人都要劳动,没有游手好闲、不劳而获的人。他相信,只要大家都接受这个理想,新的社会就一定会实现。 圣西门的设想是美好的,包含着社会主义的成份,也有许多不切实际之处,因此他被称为空想社会主义者。他的思想反映了早期工人阶级对资本主义的抗议和对理想社会的追求,是人类文化中的宝贵遗产。
主要思想
圣西门十分关注法国无产阶级的贫困状况。他指出,“劳动力的价格十分低廉”,“穷人没有工作”,非熟练工人在革命以前尚能维持生计,“而在今天,这些非熟练工人已被实业阶级中一切有实力的人所抛弃……而目前,他们最愤恨的是:他们没有工作,他们坐待饿死”,他们的物质生活十分悲惨,精神生活更加悲惨。圣西门认为,造成工人贫困的原因之一,就是一小撮统治者为了豢养大批官员,对人民征收更重的苛捐杂税。他说:“国家把穷人应对富人作了一条基本原则,结果不得温饱的人,每天还要省出一部分生活资料,来为阔老们锦上添花。”圣西门指出,造成法国危机和贫困的另一个原因是资本主义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他说:“无政府状态,是一切灾难中最沉重的灾难。”
资本主义社会是过渡性的社会形态,他必然为新的社会形态所代替。资本主义理论家把资本主义社会美化成自然的永恒的社会,圣西门批判了这种观点。他指出:人类社会是一种进步的发展过程,法国大革命以后建立的政治制度代替封建制度是一个历史的进步,但是,资本主义社会不过是旧的封建制度和未来社会之间的一个“中间的和过渡的体系”,当它阻碍社会发展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圣西门根据资本主义社会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的严重弊病指出,这个“社会制度必须彻底改造,改造的需要已经成为燃眉之急,势在必行”。把资本主义社会“当作永久的制度,那显然是荒谬绝伦了”。
资本主义社会意识形态的特征是冷酷的利己主义。圣西门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利己主义已占据着支配地位,这个人类的坏蛆侵害着一切政治肌体,使人们道德沦丧,精神低下,贪得无厌,对公益事业毫不关心。“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病,也应当归因于这种利己主义”。它驱使统治者千方百计地获得特权和掠夺穷人的劳动果实,驱使他们产生非法统治其他民族的野心而发动侵略战争。总之,利己主义导致整个社会分裂和瓦解,给人类社会带来极为严重的后果。
圣西门认为实业制度是使人们享有最大程度自由,保证社会得到最大安宁的人类最美好的社会制度。他说:“在新的政治制度下,社会组织的惟一而长远的目的,应当是尽善尽美地运用科学、艺术和工艺的现存知识来满足人们的需要。”后来,圣西门明确提出实业制度的目的是提高无产阶级的福利,“人们应当把自己的社会尽量组织得有益于大多数人,以最迅速和最圆满地改善人数最多阶级的精神和物质生活,作为自己的一切劳动和活动的目的。”圣西门认为生产是增加财富的惟一手段,只有充分发挥科学、艺术和手工业,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
实业制度

实业制度的最高权力机构是最高行政委员会和最高科学委员会。由于学者有预见和丰富的科学文化知识,圣西门主张由最有才能的学者组成最高科学委员会,主管科学、文化和教育事业。最高行政委员会由最优秀的实业家组成,掌管行政、生产和财政工作,促进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为了保证实业制度的领导者为无产阶级谋福利,防止特权复活,圣西门提出了几条原则:人民领袖应由人民选举产生:实业制度的领导者只是为公共利益服务的社会管理人员:实业制度应实行集体领导的原则。根据圣西门的设想,实业制度的领导者与人民群众是平等的关系。
圣西门认识到必须建立实现未来社会目的的财产所有制。他认为,社会的存在决定于所有制的保存,而不是制定这项权利的法律,所有制是社会大厦的基石。因此,“应当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应当如何规定所有制,使它既兼顾自由和财富,又造福于整个社会”,这是与其他问题相联系的“总问题”。圣西门认为,要想取得政治经济权利的真正自由,就“需要很好地了解所有制的性质,并把这项权利建立在最有利财富和实业自由的增长的基础上”。后来他更明确地指出,为了使无产者成为新社会中权利平等的成员,“必须使所有制方面的革命,带来使大多数无产者拥有财富的结果,以使无产者能出色地管理财产”。但他个人不主张废除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有制。
人人都要劳动是实业制度中一项重要的社会主义原则。圣西门认为,未来社会有最大限度的平等,其中一个重要表现是实行普遍劳动的原则。早在1802年的处女作中,他就规定:“一切大都应当劳动,都要把自己看成属于某一工厂的工人。”他指出:“劳动是一切美德的源泉,最有益的劳动应当最受尊重”。他指出,在实业制度下,将以“最可靠和最迅速的手段来保证生产者大众经常有工作”。
分配方面
圣西门提出未来社会中每个人的收入应当同他的才能和贡献成正比。同时,他把工厂主、商人、银行家和农场主都看成是劳动者。另外,他还认为,有计划地组织整个社会生产,是实业制度区别于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重要特征。圣西门提出:在实业制度中应建立新的道德风尚,必须反对利己主义,努力提高集体主义思想,真正的幸福就是抛弃满足私人欲望的动机,抛弃功名心,提高自己的文化知识,为大多数人服务。圣西门坚信未来社会这一“文明的王国即将出现”。
教育方面
圣西门谴责旧的教育制度是努力培养自私自利的人,旧的教育内容崇尚古代,严重脱离实际。未来社会的教育,不仅重视完善的知识教育,同时必须十分重视道德品质和各种能力的培养。关于实现实业制度的道路,圣西门坚信通过和平的手段建立。他认为“改革家决不应当依靠刺刀来实现自己的想法”,舆论“是世界女王”,“人类之友将采取的惟一手段是宣传”。他曾把希望寄托在国王和资产阶级的慈善和理性上,呼吁他们帮助无产者建立这种社会制度。
思想语录
必须让有天才的人独立,而人类应当深刻地掌握一条真理,即人类要使有天才的人成为火炬,而不要让他们放弃真正的使命。
历史评价
法国哲学家克劳德·昂列·圣西门认为:委托于政府的最伟大、最重要的权利是向公民收税的权利,其他权利皆随从本权利而产生。所以,政治科学的本质在于能够做出好的预算。做此事的能力就是管理的能力,而管理能力又是政治所最需要的首要能力。圣西门无疑是一位最为癫狂的空想社会主义者,本身他是封建贵族,却反对封建制度积极投身于法国大革命,当真正建立起来资本主义制度之后他却又举起反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大旗,构建其所谓的社会主义。但同时他又是一位真诚的思考过社会方向的斗士,他的学说固然有其偏颇的一面,正如马尔萨斯与李嘉图一样,他是一位诚实的思想家,他的思想是人类文明宝库中的永恒财富!
圣西门的代表作和基本思想
圣西门的主要代表作有《一个日内瓦居民给当代人的信》、《论实业体系》、《论文学、哲学和实业》、《实业家问答》等。
圣西门的基本思想
(1)他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
(2)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有规律的前进的过程。
(3)把自己所追求的理想社会制度叫实业制度或科学和实业制度。
然而,圣西门与他的理论前辈一样,没有找到实现社会主义的正确道路。认为要实现社会主义,不必推翻资本主义制度,首先要通过向穷人和富人作未来社会的广泛宣传,然后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搞一点一滴的试验,建立起一个一个的社会主义论点,然后以点到面,逐步推广,就可以取得全面胜利。但是,由于圣西门生活的年代,法国还处于反动的波旁王朝复辟时期,尽管他生前竭力宣传,到处奔走,希望得到统治者的支持,但除了被拿破仑皇帝斥之为“疯子”外,根本无法进行他的社会主义试验,只能抱憾终身。在他死了之后,他的信徒才把他的理想先后进行了一些试验。
谢选骏指出:务实主义者把圣西门称为“疯子”,却忘记了这样一个事情——“圣西门在毕加底地区,利用国家财产进行投机活动,从中谋利,赚了不少钱。随着革命的深入,在雅各宾专政时期加强了对封建势力与投机商的打击,出现了平民群众的革命恐怖活动。圣西门的家族在动乱中破产了,他本人也被投进了监狱。”由此可见,圣西门并非空想主义者,而是一个失败的实干家。尽管如此,我从小却喜欢他的一个故事,喜欢以此鞭策自己早点起床——据说圣西门要他的仆人每天早上“叫床”——“起来吧伯爵,伟大的事业在等待着你!”我没有仆人,所以我自己叫自己起来。我没有门徒,所以我自己书写自己。我也没有做过别人的秘书,真是万幸。但即使如此,我还是怀念童年记忆中的圣西门。后来我去了日本,发现东京有家连锁咖啡店就叫“伯爵”,而且写着汉字的“伯爵”——这又使我想起了圣西门伯爵,想起了他的疯狂与自杀。可是东京的伯爵却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那里每天24小时营业,最后典雅的装潢成为流浪汉过夜的地方。大约思想的命运就是“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李贺《古悠悠行》:“白景归西山,碧华上迢迢。今古何处尽?千岁随风飘。海沙变成石,鱼沫吹秦桥。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确实,起来的再早,也是没用的,圣西门的自杀对他的早起,做出了最好的说明。同样,“闻鸡起舞”,也不能收复中原,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所以说“语言促进思想但不创造思想”,所以说“舞者成为国家的牺牲”,所以说“行者成为国家的敌人”。呜呼哀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