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4, 2015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附录之二】


《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On Global Government──Global Integration Under the Central Kingdom Civilization

 

【附录之二】

《天子第一版附注及释义》

 

谢选骏

 

〔一〕

 

【天子简说】

〔天子第一版〕

 

1

天子,仿佛宇宙派给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帝降夷羿,革兹夏政。”由此展开新的种族、新的文明。

 

 

2

种族与文明的原型原生不是实验室里的科学发现的,而是宇宙造物者的奥秘;这需要我们用生命的高级部份去体验,而不仅仅是用生命的低级部份去经验。

 

 

3

天子是指向新的方向的细胞核,他满载奇异的宇宙编码。他的诞生与时代也与当时的天体环境,发生神秘的共振,并以特异的结构性脉冲辐射四周也冲击当地的人类环境:这个优异的范本创造了强烈的向心力,形成生命体的同心圆运动。这是从种族命运的角度看。

 

 

4

从文明史的角度看,则与通常的想象相反,所谓文明与野蛮:分别是对天子的离心运动〔文明〕与对天子的向心运动〔野蛮〕,也就是说,文明类似细胞的异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背离;回到野蛮则类似细胞再度趋近同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回归。

 

 

5

同样与通常的想象相反的是,人类成员彼此间残忍的对待,乃是异质化行为,是离心的文明化、人文化的现象;而人类成员彼此间仁爱的对待,则是同质化行为,是向心的野蛮化、自然化的现象。所以,是爱创造了世界,而上帝也就是爱。在这种意义上,野蛮并不像许多意识形态教导的我们那样,是所谓通向死亡的;它也许血腥一点,但并不像文明那样苍白贫血,缺乏生育力;实际上,文明过程才是通往整体的衰老与死亡的。

 

 

6

苦难,是细胞的异质化过程所产生的痛感,所以同质性高的原始社会的苦难,并不会多于异质化强烈的文明社会;幸福,则趋向细胞的同质化过程的宁静,所以文明的退化有时带来的并不是苦难的骚动,而是幸福的宁静。

 

 

7

所有的社会成员乃至所有的人类成员都是一体的,也就是源于同一个细胞。文明的异质化过程,并不能消灭人类细胞的同质性起源这一事实。所以凡虐待他人的,就是自己偏离了正规,从而陷入了异质化的不正确、不良善、不健康的状态。这还表明其自身细胞,已经具有高度缺陷。

 

 

8

唯心,唯物:只是因为看见核的不同与相同,所以唯心唯物应是同一。

 

 

9

革命:本是原生细胞征服了派生细胞,所以革命是一个野蛮化过程。

 

 

10

腐败:细胞角色混乱,并因混乱而畸形、变态、败坏。

 

 

11

在极端病态的社会里,原生的范本细胞“天子”反而被显为是极端的、病态的甚至不可取的。

 

 

12

从天子派生出来的人们,不仅仅是兄弟姐妹,而且包容在一个广延的种族细胞内,这个广延细胞的原生形式就是天子。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常人也是天子的退化形式。而常人的健康,就是从决意回归天子的那一刻,开始的。

 

 

〔二〕

 

【天子简说的一个附注】

 

2006624日《华尔街日报》报导,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时,父母均为物理学家的蓝田已经到哈佛大学就读。他后来逐步脱离了时代激流,把自己的好奇心转移到遗传学,对Y染色体获得突破性的研究进展。2000年他到芝加哥大学任职,并荣膺霍华·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获得充裕研究经费,使他得以从事各种富有创意的计画。【看来1989年的事变不仅改变了全球社会,也改变了全球科学。──谢选骏】

 

近年来,蓝田开始对人脑复杂的结构产生了兴趣。一直以来,研究人员认为人类与黑猩猩约有96%基因相同,可是人脑约是猩猩的四倍,而人脑大小与智商有关。蓝田带领的研究生搜集世界各地五十九个不同族群的一一八四人的基因样本进行研究,发现一直到最近一千年,这种演进还在进行,而且新的基因变异在一些族群迅速蔓延,并显然为这些族群带来优势。【早在1979年我开始《天子》的写作时,就发现了人种差别甚至不及同种之间的个体差别来的大。因此萌发了“天子”概念。──谢选骏】

 

蓝田承认现有证据并不能据以做任何结论,不过他认为这些基因突变导致脑部更大和更聪明。他指出,在大约四万年前出现的一次突变,刚好是人类开始在洞穴作画之时。另一次突变估计在五千八百年前出现,主要表现在中东和欧洲人身上的突变,刚好赶上城市和书写文字的发展。【中国古代的三皇五帝传说往往与文明的创造活动相关,如神农炎帝尝百草,轩辕黄帝发明指南车,尧创造历法、舜耕作田地、禹治理洪水。可见古代天子的活动主要不是政治军事的争夺,而是文化意识的创造。──谢选骏】

 

这些情况显示脑部演进可能与重要文化改变同步发展。他用地图展示这些改变在欧洲、亚洲和美洲迅速扩散,可是在撒哈拉沙漠南部的非洲却不普遍,显示有些族群没有赶上人类演进过程。【在先秦文明的概念中,脑部演进了并有重要文化改变的族群,则为华夏;脑部缺乏演进且无重要文化改变的族群,则为四夷,或曰东夷、西戎、北狄、南蛮。──谢选骏】

 

而蓝田最令人吃惊的发现在于,人类大脑中的一组“人性基因”仍在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进化。由于这组基因的进化与人所处的社会的文明活动有关,大脑的加速进化还可能带来一些社会后果。这可能会导致不同社会中的人种间的智力发展不平衡,而这一研究结果刊登在美国学术期刊《科学》杂志上。【用先秦诸子的观念看,“人性基因”的进化程度,决定了人与禽兽的差别程度。──谢选骏】

 

据蓝田的博士后项鹏介绍,从1998年开始,蓝田通过对全基因组范围内与神经系统有关的两百多个基因的系统性研究,并对人类、猴子、大鼠和小鼠进行比较,发现灵长类〔人、猴〕的神经系统基因的进化速度比啮齿类〔老鼠等〕高出30%;而在灵长类中,神经系统基因的进化速度尤其迅速。【不仅种族进化呈现了“加速度”现象,就是个人的进步也是如此。这就是《马太福音》所启示的“马太效应”〔Matthew Effect〕:“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25:29〕马太效应的含义,是指好的愈好,坏的愈坏,多的愈多,少的愈少的一种现象。美国科学史研究者罗伯特·莫顿〔Robert K. Merton〕在1968年提出“马太效应”这个术语,指出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一旦在某一个方面[如金钱、名誉、地位等]获得成功和进步,就会产生一种积累优势,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和进步。──谢选骏】

 

此前,人类学家认为五万年前现代人的分化完成后,人类进化就“定型”了,蓝田等人的研究可能引起人类学家对现代人进化速度的重新关注。科学家认为,这两个“新基因”可能决定人脑的容量,进而可能影响到人类的智力水准。科学家推测,这两个“新基因”的出现可能与农耕、语言、文字等人类文明活动的出现有关,这似乎表明了人类基因进化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而推进,两者之间存在一种因果关系。另一方面,由于人类文明发展速度不平衡,一些落后地区的人大脑中“人性基因”的进化速度可能较为缓慢。蓝田解释说,这种进化并不是同时发生在整个种群中,而是一个漫长的选择过程。极少数个体率先发生基因变异,出现新的单模态,而基因的新单模态使这些个体获得生存和繁衍的优势,然后在整个种群中传播。【这些率先发生基因变异的“极少数个体”,就是我所说的“天子”。“基因的新单模态使这些个体获得生存和繁衍的优势,然后在整个种群中传播”,就是我所说的新的种族开始出现。新的种族将创造新的文明,新的文明将进一步筛选人类,进一步更新种族基因。──谢选骏】

 

总之,“在人类短暂的若干万年历史中,我们的生物学特征──甚至是大脑──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这样的变化还在持续。可以预见,在不太遥远的未来,人类的外貌和行为将与今日大不相同。这种不可避免的现实,也给那些抱有种族意识或部落意识等观念的人们传递了一个警醒信号”,蓝田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不太遥远的未来,人类的外貌和行为将与今日大不相同”这一可能性的前提,需要打破种族意识或部落意识,其后,一个新的全球民族可望诞生。──谢选骏】

 

 

〔三〕

 

【天子简说的延伸释义】

 

 

1

生物世界的天子,作为物种的始祖,必非凭空而降,而是沿革了另一种族的锁钥,突变而成新的关键。

 

他源自的传统种族,已经衰老,无以自新;于是自然的指令就印到这密码的携带者身上,触发新的融合。作为个体的天子,因此消融于无形;作为种族本能的天子,因此显扬于战场。他的基因是命中注定的讯息,传布世界而无法阻遏。

 

 

2

飘流寰宇者,没有归宿,却决定世界的一波三折。无所不在的渗透力,攻破形形色色屏障,侵入任何防卫体系。他的病毒杀害该杀的,他的基因生成该生的。他与万物,但并不立在一个天平上;他本身因此成为万物的天平。万物的运行,由他测度、判决、取舍。他圣明,不是因为他照亮了世界,而是因为他照亮了自己。“天垂象,圣人则之。”《周易》的预言如此说。

 

 

3

《老子》言,域中有四大,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二十五章〕。

 

A〕所谓道,即普遍的天子,他,“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他分化,天、地、人,人类凭藉第一流的智慧可以领悟、追随。

 

B〕所谓天,即星体世界的天子。他是宇宙的热点与冰点,他汇集最大的压抑与反压抑,最强的物质与反物质。他游历星云,梳理星系,布置星座,点缀星辰,他散布精神之种,收揽生命之情。

 

C〕所谓地,即生物世界的天子。他是一切种族之祖,革命之父,旧种族流入其身体,新种族流出其身体,他是新陈代谢的枢机。一切进化,没有天子的参预,是不可思议的。

 

D〕所谓王,即文明世界的天子。前文明阶段无王,后文明社会石化,皆不足以承继天子的教化。只有历史时期的生长,离王则不行。天子是坚立宇宙的秘钥,沟通天──地──人三个横断的层面,此功能为“王”。

 

普遍的天子──星体世界的天子──生物世界的天子──文明世界的天子。

 

普遍的天子切入人体,则人形的天子宣告诞生;同样,星体与生物的压力,都是人形天子的佑护者。而人形天子的呼吁,则上召星体,下唤生物,并与普遍的宇宙能力云行雨施,发生共鸣。他责无旁贷地施法自然,他本身就是自然。他的呼吸是自然的脉息,他的宝座得自天性。宇宙危机是生长之母,天子在危机时刻出现,他的冲击加剧了生长的速率。

 

所谓“天子”,可以理解为“一种最怪诞的宇宙编码”──未来的种族与文明的全部胚胎,盖寓于此。历史的机制、观念的模型,盖寓于此。当此宇宙编码附着在某个人体,他就成为“历史的创造者”。历史只是此人的图解!因为此人乃是宇宙编码的范本。

 

自然的图解构成“自然史”,人文的图解构成“人文史”,观念的图解构成“精神发展史”,而此人的图解则构成宇宙的命运!即便最杰出的才智之士,也是透过图解以领会编码本身──所谓道,并非人造的编码,而是自然的讯息。人智不足以直透编码本身,只能涉及编码的化身〔即人形的天子〕,间接领略编码的形态。

 

 

4

天子,并非超绝于我们的感情之外,而是寓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基因中──只要心诚,每个人都能在自己的角落里察看天子的踪迹!

 

他的物化形式以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的形式令人惊心;他的人化形式象父亲、导师、情人、同志、保护者一样可敬可爱。而对“天子”一词的传统语义,又必须予以刷新!当然,那种族、文明、历史之本体,亟需宗教的象征性、生物学的象征性──予以佐证。但迄今为止我们依然觉得,还没有另一个锻炼得恰到好处的符号,可以代替“天子”来表达天子的内涵……所以我们把永恒的智慧海仍然称作“天子”。

 

“天子─永恒者”的复式结构表明,我们现有的语言是多么贫弱!天子─永恒者,实际上是对一个“观念过程”的指代。此过程始于“天子”,终于“永恒者”,而复合为“中国精神形式”:他拥有的时间跨度,囊括了由现代回溯古代的力量。

 

有关天子的思考,立足于人类的文化废墟:人形的天子,作为宇宙灵魂的载体,是为一个大事变而准备的。这事变既非近在咫尺,亦非远在天边。这事变就潜伏在我们的生活中,在固定的生之轨的近旁,静俟天机。天子,将作为这事变的肇事者、转折者甚至是庖丁,来到人民中间。

 

他为这事变“被派来”并存在,这事变也似乎专门为他而发生的。事变的一切细微末节──都与他特有的脉息款通着;他的灵潮微妙起伏──都与事变的波澜运化默契无间、互为表里……

 

天子来到受苦受难的尘土人间,用他的真诚与无私,消除弥漫在人间的灰色情绪,打开一扇通向新世纪的门。

 

 

5

再看自命万物之灵的人,其文明的前途虽难断言,但其种族的发展似已达到顶点,再以后就可能是明显的下坡了。于是,现在的人类每一点智力机能的进步,都是以身体机能的衰退为代价。现在,人正竭力以医疗技术甚至遗传工程去填充这一衰退所留下的人体废墟;但从长久看,这种饮鸩止渴很可能使得人的身体机能完全听凭智力机能的摆布,从而造成身体机能的进一步衰退。

 

人不仅是“灵魂阶梯”的产物,也是“躯体阶梯的产物:灵长动物的品质──杂食动物的根性──哺乳动物的爱好──爬行类的性格──两栖类的本能──鱼类的特徵──浮游生物──藻类植物──无机物质……在人身上是并存的。

 

 

6

从“天子不会腐败”的角度来看,天子的内核,应该得到如下理解:

 

A〕人的历史正如万物的历史,可以按天子出现的频率来划分单元,并进而确立其“纪年”。

 

B〕每一个可以计量的历史单元,和每一个可以独立计算的历史纪年的枢纽,非天子莫属。历史单元由民族、社会、文明实体的变异来体现;历史纪年以种族与文明的革命事变为转折的分水岭。

 

C〕没有这样的天子,就没有历史得以构成的时与空。没有人形的天子,不可能“使时空充满意义”。

 

 

7

那个带来普遍天命的人,是宇宙的定数,而不是偶然的遭遇、个性的特质。他仿佛生在一条无穷锁链上的环节,而不是自我夸耀的造势者。作为时空的浑然一体,与易道天演秘密合一,他在物化之前知道趋势,默察天命的微旨:一切现存的都是腐败的,确立不移的偶像瞬息即逝,只有一位无冕之王、无形精神,以我们不知道的消息,组合我们不知道的能量,把将来的注入现在的。他关怀现实,解决难题,裁决、审判,仿佛埃及的奥西里斯王者,依据自身的周期复活,带来超巨量的宇宙能力。到这一天,他把现存的、奉若神明的一切,抛入垃圾箱,并在世界末日的滔滔洪水、熊熊烈焰中,净化它们。

 

现代的国际法典与现代的国际纷争,将在世界保衡者的手下失去意义,他不是“去解决这些问题”,而是“使这些问题化为乌有”。现代流行的种族危机、文明冲突,在他的统合下不斩自绝。这要比亚历山大一剑斩断解不开的死结,更富于自然而然的原创性。

 

 

8

他从现代信息的迷津中步出,完成新的综合!

 

古老的病毒被剿灭,现代的鸿沟被敉平。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