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15

第七章 欧洲的退潮 《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On Global Government──Global Integration Under the Central Kingdom Civilization

 

第二部  欧洲失控

Part II European Loss of Control

 

 

第七章 欧洲的退潮

Chapter Seven Decline of Europe

 

一,“欧洲化时代”的终结

1. End to Europeanization

 

二,新时代的图解

2. Illustration of the New Era

 

三,对“欧洲文化”的分析

3. Analysis of European Culture

 

四,对欧洲文明的诘难

4. Critique of European Civilization

 

五,欧洲将被回教世界吞没?

Europe to be buried by Islamic world

 

六,两线作战的勇士

6. The Hero who fights on Two Fronts

 

 

1975年葡萄牙殖民帝国的崩溃,是欧洲殖民体系在西线的消失;1991年苏联殖民帝国的半崩溃〔俄罗斯殖民帝国迄今残存〕,是欧洲殖民体系在东线的溃败。这些历史性事件颠覆了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14511506年〕所开创的海盗殖民的五百年周期。《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 ──哥伦布之前,欧洲人也是在罗马城陷落之后花了五百多年才酝酿“十字军东征”,然后又花了五百年创造了“中世纪文明”,准备了现代欧洲文明的基础。思考人类命运和文明前途的中国人,所关切的应该并不止是这些。我们希望在现有的西方基础上,为现代文明恢复活力以消除它的弊病。

 

 

**一,“欧洲化时代”的终结***

1. End to Europeanization

 

1975年葡萄牙殖民帝国的崩溃,是欧洲殖民体系在西线的消失;1991年苏联殖民帝国的半崩溃〔俄罗斯殖民帝国迄今残存〕,是欧洲殖民体系在东线的消失。这些历史性事件颠覆了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14511506年〕所开创的海盗殖民的五百年周期。《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很有道理,因为在哥伦布之前,欧洲人也是在罗马城陷落之后花了六百年时间才开始“十字军东征”,然后又花了四百年创造了“中世纪文明”,准备了现代欧洲文明的基础。

 

1415年──1975年,葡萄牙殖民帝国的彻底解体说明西方殖民体系的结束,西方开始“逆向殖民”即“从第三世界引进移民和难民”的过程。这一反转是由于西方社会人口出生率的下降导致的,即所谓“文明人不生育”。对这一历史景象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文明人的体质的变化缓于文明进展的步骤,故不论精神上、身体上,均不能适应新的文明状况,终于导致繁衍欲望的低落,生存空间逐渐被比较贫穷的、不开化的人群,以一种更原始的生存方式占有,文明的帷幕终于被人性所崩裂:“ 那时约有午正,遍地都黑暗了,直到申初期, 日头变黑了。殿里的幔子从当中裂为两半”。〔《路加福音》234445

 

看来葡萄牙殖民体系的解体只是欧洲殖民体系命运的缩影,果然在十几年之后〔1989──1991年〕,欧洲殖民体系的东线──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及其卫星国,也宣告不治,尽管“俄罗斯联邦”这一殖民时代最后遗留物,还和美国、加拿大等前英国殖民地一样名列为全球领土最大的“主权国家”。回首前尘,1415年,葡萄牙开始寻求海外领地,八十年以后它开始切实占领海外领地;1945年西方殖民体系总崩溃开始,三十年以后它的西线彻底泯灭了。葡萄牙人是1415──1975年兴衰过程的见证人,他们最先介入这一历史运动,最后退出这一历史运动。

 

俄罗斯1480年摆脱蒙古统治〔比中国还晚一百多年〕,1556年首次占领伏尔加盆地,1581年开始侵入西伯利亚,1638年到达太平洋,1689年扩张到外兴安岭,1860年侵占黑龙江流域和乌苏里地区,1895年以后甚至一度侵入中国的东北地区──明显与欧洲殖民体系的西线扩张配合默契。俄罗斯的殖民扩张持续了四百年,稳定和僵持了一百多年,到二十世纪末叶才开始瓦解,这一瓦解过程将持续多久?没有人预知,但肯定已经开始了。我们可以把上述五百年称为“俄罗斯的西方化时代”。

 

这个西方化时代蔓延全球,体现为殖民帝国的扩张──收缩──覆灭。

 

相比俄罗斯这个内陆殖民帝国,英伦三岛以外的西欧海外殖民帝国比较脆弱,容易遭到内陆强权的侵袭而一败涂地,例如,荷兰由于和法国的路易十四交战而丧失其海上霸权于英国,西班牙更是由于在拿破仑战争中的失利而导致美洲殖民地的叛乱和独立,甚至连英国,也由于和法国的七年战争结怨而最终丧失了北美殖民地的主要部分。

 

两次世界大战则是这种欧洲内战导致海外殖民地体系急剧衰落的典型事例。总之,不是“殖民地有能力独立”,而是“西方无能力统治”──自相残杀的内战〔两次世界大战〕毁灭了欧洲的宗主国,就像伯罗奔尼撒战争毁灭了希腊城邦。今天的欧洲已没有小岛以外的任何海外殖民地了,尽管前殖民国家如美国等还保持着对于世界秩序的垄断。俄罗斯迅速没落,美国力图填补真空,其他国家担心被其并吞,因为全球一体化的因素正在日趋强烈。可是人们又因为百年战乱而极端厌战,这样不经过百年统合是难以出现“真宰”的。

 

“欧洲化时代”的终结,不是抽象的。欧盟委员会2006112日在布鲁塞尔公布的统计表明:欧洲国家创新能力已经远远低于美国和日本。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格里格尔在记者会上表示,排行榜显示欧盟二十五成员国在创新能力上差距也很大,西欧与北欧国家在其中居于领先地位:“在创新能力方面,瑞典、芬兰、丹麦、德国和瑞士在欧洲处于领导地位。创新实力一般的国家是法国、卢森堡、爱尔兰、英国、荷兰、奥地利、挪威、意大利和冰岛。一些新成员国斯洛文尼亚、匈牙利、葡萄牙、捷克、立陶宛、希腊、塞浦路斯和马耳他正急起直追。”欧盟创新能力较差或处于滑坡状态的国家有西班牙、波兰等。

 

创新能力的排行榜很具体,包括二十六个指标,统计项目包括各国高科技研发能力、综合技术培训能力、研发投资、专利申请、创新动力、创新经营、知识产权等。据这些指标的对比,欧盟二十五国与美国、日本的创新能力差距很大。欧盟的科研投资低于美国33%,如果欧盟二十五国的创新能力保持近年来的水平,显然欧洲与美国在创新能力上的鸿沟不可能很快被填平。”更加具体的统计表明,欧盟和日本在创新能力上的距离还在进一步拉大,而和美国的距离则保持不变。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维尔赫根强调,创新实力不仅包括科研能力,更包括应用能力,他举例说,mp3数码播放技术的发明者是德国人,但进行商业运用的却是美国公司。欧盟委员会官员怀特表示,欧洲并非缺乏创新能力,只是创新潜能没有得到发挥。他认为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和意大利等国需要二十年的时间才能赶上法国、英国等中等创新能力国家,而如果以目前的投资规模和发展速度,欧盟需要五十年时间才有可能赶上美国的创新实力。

 

欧盟创新排行榜还特别提到中国与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正迅速成为全球一流研发和创新中心,面对这两个新兴科技创新大国的挑战,欧盟必须把推动成员国的创新能力,作为欧盟里斯本经济增长与促进就业行动计划的首要任务。维尔赫根强调,欧盟已经推出了一个全面推动科技创新行动计划,欧盟委员会正等待成员国政府对此作出政治回应。

 

但我们知道,欧洲的挣扎是徒劳的。两次大战已经“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欧洲问题”。

 

新国家主义者、泛亚主义者认为,中国应该东联日本、以藉其人财南进东盟,广联黄种人,反向殖民美洲大陆和澳洲大陆,以匡复数万年来的家园。庶几可斥白祸于国门之外,至少也应该争取美洲和澳洲的半壁江山。他们认为,白种人的统治是一种野蛮的统治,利己、无礼,其行径是一种皮萨罗式的海盗和西部牛仔的混合物,是德国纳粹和美国三K党、俄国光头党式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而缺乏讲究天下秩序的全球化内涵。总之,起源于殖民主义统治的现代国际秩序,并不适合担任“协和万邦”、建立“礼制的天下统治”的角色;掠夺性的殖民统治及其片面的“自由贸易”,比给予性的地方自治如“赏赐封国”,更不符合人性。这种罪恶的秩序必须结束。在新世界的城门横匾上将写着:“万国来仪”。

 

 

**二,新时代的图解***

2. Illustration of the New Era

 

r策略”的感性之美,要让位给“K策略”的理性之美。理性的冷酷分析、神秘的热烈预言,生成的灵异憧憬──塑形将成未成的世界。

 

a:我看见了“现代蒙娜丽莎”──这是一位瘦削而贪婪、疲惫慵倦而双目欲火灼灼的女星,这位物欲至上的解放牌妇女,包围衬托她的,不再是那层淡淡的远雾,而是炙热的“地狱之火”即现代主义。这现代拜物教女巫,用赤裸裸的方式作态,一种衰竭的而非天然的挣扎……

 

b:我看见“现代西斯庭玛利亚”──那是绝望的母亲怀抱着流产的婴孩,平和雍容的气象,让位给紧迫得发抖的生活算术,这婴孩是第三世界的饥饿死婴、计划生育的女婴图象,双重的寓意。人口爆炸的肇因,技术上说是医术的发展;哲学上说是人体崇拜,人文主义的人体偶像崇拜,终于走到了自己的反面。人体至上的终局就是人体的消灭和基因改造?

 

c:我看见“现代大卫王”──他是集中营、战俘营、劳改营里的垂死囚徒,双目深陷、眼光呆滞、神情恍惚、颤颤巍巍、弱不禁风,不是“胜利之王”,而是各种革命的牺牲品,源于欧洲的文明最喜欢革命的牺牲品。对“人”的过度尊崇,除了导致“人”被盘剥殆尽之外,似乎并无好处,就像对女性的解放除了导致妇女的劳苦之外,似乎并无其它效果。

 

d:有哪位画家,能用他的线条色彩构图来展现这样的图解?他就是新时代的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他将不是为“罗马异教形式的‘基督教’”送葬的教廷画家,而是为真的天子的新文化战展现曙光的──驱逐那久已失色的人体崇拜的芸芸残星!他必定不是区区小艺人,他厌弃并揶揄了现世的永恒性,甚至放弃并淡化了对于来世的希望!尽管这希望朦胧神秘不著边际……它那渗透性的力量正在于如此!

 

如果有一位政治家而非各类牌号的“政治牟利者”比罗马的教宗利奥十世〔Pope Leo X15131521年在位;名 Giovanni de Medici14751521年〕更加深刻地理解并赞助了这些图解,一股新文化的热潮就冲裂开古老的雅利安肉体崇拜的海岸,希腊异教的肉体崇拜、印度文明的肉体崇拜、意大利和后来西欧以及世界各处西欧化地方的肉体崇拜,终于被揭开其“原始艺术”的邪欲底里。

 

这里举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例子,看看欧洲文明的“唯美主义”后面掩藏了何等可怕的事情:

 

从十七世纪初期欧洲歌剧兴起,到十八世纪末,“阉人歌唱家”在歌剧中起着主要作用,意大利人甚至把音乐家看作阉人的同义词。在东方国家,阉人是后宫的仆役,阉割也被用作惩罚手段,奸夫和俘虏有时被割去睾丸。但是为了音乐上造就男性的女高音和女低音,而对男童实施阉割,却是欧洲文明的特产。这个“封建传统”其实是在近代欧洲发展起来的,是文艺复兴的产物,它培育的音乐艺术一直到十九世纪初叶,可怜的阉伶们,就这样为了大众性娱乐而牺牲了。阉伶具有“比女性歌手更为甜美的女性嗓音”,因此每当需要女高音时,就由小男孩或阉人歌手来担任。十八世纪,70%的歌剧男演员是阉人,仅在意大利每年就有多四千之多的男童为此接受阉割。许多著名的作曲家〔如威尔第、莫扎特等〕为阉人歌唱家创作歌剧及歌曲。那时无论意大利还是英格兰的歌剧院,在欧洲大部分的国家里到处都有阉人歌手的歌声。在动手术前,先让男童进行温水浴以软化他的身体,尔后紧紧按住他的颈静脉,直至他失去知觉,才开始手术。男孩早期阉割导致雄激素缺乏,不仅阻碍声带的生长,而且导致严重的心理生理异常。有些阉人歌手乳房丰满,酷似女子,如同阉鸡受人耻笑。有的阉人脂肪堆积在眼皮侧面,面部变形。早期阉割造成的生理异常还有手臂和腿显得特长,使得阉伶因为异常身高而受到嘲弄。

 

梁启超以来的欧化论者都说清末的缠足和太监是何等的戕害生命。但是却忽略了这不是“中国文明”所特有的邪恶,而是普遍人性“追求美丽”所造成的悲剧。即使现在,不是还有某些“过分美容”的习俗,令人震惊地戕害着人们的身体和灵魂吗?

 

 

**三,对“欧洲文化”的分析***

3. Analysis of European Culture

 

1、关于个人主义的一点秘密:

 

个人主义的理论起源于“轴心时代”,可以算做高级宗教的基础之一,在精神的历史中曾经起过巨大推动作用。但现在的事实却是,个人主义成为物欲的借口,使世界陷入了纷争和分裂,包括文化分裂及精神分裂,并给国际无政府状态提供了理论根据。其中包括国家个人主义,地区个人主义,集团个人主义,企业个人主义,个体个人主义等等。

 

个人主义的要义在于自我中心主义及自我意识高于一切,连一个师范生都把自己的说话称为“最高指示”,北京的“人民领袖”竟然在1950年的北京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口号清单里,亲自加上了“毛主席万岁”的条目,从而为以后二十六年的事态演变,画出了清楚的悲剧线索。这足以导致整个社会的平衡遭到破坏,和整个文明的机体遭到“无限斗争”观念的侵袭。马列主义的“斗争的哲学”,说到底不过是极端个人主义思潮的一种伪装及变形。“阶级立场”、“阶级意识”的说法,否定了人可能具有普遍良知、和可能认知真理的潜能。人性被阶级性歪曲,而阶级性本来其实只是人性的具体化,是嫉妒、嫉恨的产物。马克思的“斗争的哲学”出现于十九世纪中叶,是个体流亡者的苦水;但却盛行于二十世纪,成为被国际社会排挤的“流亡国家”如俄国、德国、日本、中国的意识形态。作为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变种,牧师儿子发明的尼采主义,也属于斗争哲学的范畴,列宁的布尔什维主义、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希特勒的纳粹主义甚至文革思想,都是尼采主义的政治排泄物。这也正是个人崇拜作为极端个人主义盛极而衰的秘密所在,个人崇拜这一极端的个人主义反过来歼灭了普通的个人主义,号召“斗私批修”、“大公无私”,以致剥夺了个人的基本人权,这一现象不能不说是对于个人主义的莫大讽刺。

 

新三十年战争〔19141945年〕虽然没有能消灭个人主义,但已经给个人主义的生机不可补偿的毁灭性的击打。个人主义的艺术也将随着个人主义历史的消沉而败破湮灭,尽管个人主义已经出现在历史因素中,不会就此灭亡了。世界未来的主人,不是基于个人主义的“超人”,而是超越个人主义的“天子”!天子的艺术将焕发起来,创造世界的艺术将被天子“生成”……

 

2、关于物质主义的一点秘密

 

物质主义的喧嚣理论源于百科全书派,例如“人是机器”;它的实践则在工业革命的过程中开始掌权……到了二十世纪,它的势头得到强化,不但与两次世界大战结下不解之缘,且已侵袭了人类各个文明的各个领域。可以说,其影响所及,使得当今的世界再没有什么可以称作“精神文化”的东西尚在活跃,物质主义的病毒已经支配了一切生命,并灭绝了大多数物种!

 

在物质主义的蛊惑下,现今人类一切生活包括所谓“文化生活”,都被商业主义规则决定了,甚至被商业道德的败坏给决定了,投机取巧的“价值”成为决定一切价值的“尺度”,即最根本的价值。于是,猪、狗等宠物也被赋予了“文化生活”的“生理基础”……如此这般的“唯物主义哲学”只是“物质主义思潮”的一个形式,一个装潢。历史中的,日常生活中的,两性关系上的,文化观念上的,总之一切领域都被物质主义倾向支配了,历来的传统根基已经荡然无存……“这不是叛乱,这是革命!”

 

人不依赖“物质”无法生存下去,但依赖物质是人的本能,而不该是人的文化。因为人生存的经纬,不仅需要满足生物性,更需要满足文化性,尤其对已经开化的心灵而言,重新封闭起来是不可思议的痛苦。开化的观念不把人看做单纯的生物,至少不把每一个人都看成单纯的生物,它重视人的“精神性”、“文化性”、“心理性”,也就是说,重视经过升华和“蒸馏”的反应能力。历史已经告诉我们:被纳入“精神轨道”的反应能力,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特性。

 

3,有关颓废主义的一点秘密

 

原始基督教并非颓废主义,恰恰相反,文艺复兴以来的欧洲文化才是走向颓废主义的根源。全球化时代有必要清算这些名为“人本主义”实为颓废主义的生活态度。“科学主义”与“理性主义”之作为颓废精神,是一种哲学思潮,而不是科学和理性。

 

无神论与世界大战具有内在的联系:无神论解构了邻人关系,比宗教战争更甚。宗教战争只是要人改宗,无神论战争却是要人绝种:种族灭绝成为二十世纪特有的“人文景观”。对一切可敬可畏事物的分析,造成人类生态环境的逐渐破坏;生存世界颓废浸透了民情风俗;现代主义艺术所表达的“颓废观念”:要改变这些,就需要赋予中国文明一个使命:“凌迟“文艺复兴以来的欧洲文化价值”。当然,这一使命不是来树立东方与西方的分水岭和隔离墙,更不是制造新的铁幕;而是要划出现在和未来的分水岭,划出主权国家和全球秩序的时刻表。

 

 

**四,对欧洲文明的诘难***

4. Critique of European Civilization

 

如此这般的欧洲文明,其病原体是:

 

1,“异教式的”人类中心说,尽管它时常伪装在基督的装饰下,但根本不同于基督教的来世论。人性中心说在希腊神话中有娇媚的表现,在日耳曼神话中有恐怖的表现,在俄罗斯神话中有阴郁的表现。例如,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14831520年〕和但丁等人对神界进行人化,以罗马的爱神即那长着翅膀的裸体幼童来冒充基督教的天使……这是怎么一回事?

 

2,人本主义:马基雅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 14691527年〕的政治权术〔Il Principe/The Prince1513年〕、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13131375年〕的“黄色故事”《十日谈》〔Decameron〕不约而同的本质就是意大利人典型的玩世不恭,美其名曰“人本主义”。拉丁式的浪荡蔓延到阿尔卑斯山以北,成长为权力狂和色情狂,构成现代欧洲文明的两大致命伤,也为当今世界的乱源火上浇油。

 

3,文化的大众化世俗化:以印刷术和火药为起始点的“新技术”。从“技术局限”的魔瓶中,释放了人性的妖魔,结果“历史之魔”真的出现。

 

4,古典的怀疑主义,到十九世纪成了卡尔马克思的座右铭“怀疑一切”〔“就是不怀疑他自己”〕;到了二十世纪的马克思主义者手下,就成了“打倒一切”、“摧毁一切”──就是不打倒他自己,就是不摧毁他自己。

 

5,唯物主义的法国哲学,经验主义的英国哲学,实用主义的美国“哲学”和立足于“自然哲学”的德国意识形态──全都是“对于自己感官的总结”〔就是不怀疑自己〕。最后导致“从德国古典哲学到马克思列宁主义。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的哲学思潮,生命哲学代替机械哲学而兴,因为机械唯物主义已经与社会权力合为一体。难道法国人、英国人、美国人对于俄国的古拉格群岛,真的没有一点责任吗?

 

6,无政府主义的长处与短处:它的短处来自社会信任的解体,它的长处是企图重建社会信任。精神媒介被利用,作为权力遮羞的旗帜,可以随时抛弃,也可以随时捡回来。由此可见,社会信任的解体所导致的无政府主义,很容易滑向彻底的专制制度。根本误区在于:“少数人的永恒不安”有时被遗忘,有时被夸张,结果走向反面,无政府主义的理想招致了极权政府的枷锁。

 

7,代议制的民主主义本来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在和不列颠土人〔凯尔特人〕、北欧海盗、丹麦人、诺曼底人互相混血的“势力均衡”的长期交往中,形成的习惯法,作为自然状态的民主主义,和大陆上的法国等模仿者,是完全不一样的。至于美国,基本上照搬了英国模式,但在吸收印第安人和黑人时却遇到了困难,导致印第安人的基本灭绝和黑人的劣质化。

 

8,法西斯主义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极端民族主义,往往是后进国家走向民主政治的极端形式,其目的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超英赶美”。不论无产阶级的先锋队还是雅利安人的冲锋队还是回教的自杀队,都是因为“过于热爱西方式的生活”。

 

9,国际主义实际上是列强之间的游戏。当然随着技术的扩散与传播,列强的队伍也逐渐扩大,于是这使得国际主义比较有迷惑性,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但是只要看看亲密盟国之间的尔虞我诈,就知道国际主义是乱世的空洞梦想,是通过和平协商手段来盗窃战场上抢劫不到的东西。

 

10,平等的乌托邦──“理想”的幌子,通常掩盖了更加罪恶的现实,平等的乌托邦的结果成了矮子和愚公偷偷歼灭高人和智叟的手段。请记住“有价值的东西总是朦胧的;理智并不是智慧的代名词”。

 

 

**五,欧洲将被回教世界吞没?***

5. Europe to be buried by Islamic world

 

20109月,德国央行董事蒂洛·扎拉青(Thilo Sarrazin)在新书《德国正在自取灭亡》中,指责回教徒移民不愿意也没有能力融入西方社会,他要求对移民进入西方社会进行严格筛选。他在书中宣称,由于中东移民涌入,即将淹没本土居民,创造一种新的劣等生,德国正走向自我毁灭。扎拉青提出的论点之一是:回教徒人口智商和教育水准低但出生率高,从长远看回教徒有朝一日会成为德国的多数居民,“自然而然地,我们会变得越来越笨。” 扎拉青书中还批评土耳其人和阿拉伯移民懒惰,没有积极进取之心,除了做水果和蔬菜零售,对社会生产力没有任何贡献。相反地,这些人享受的经济成果和福利却远高于平均水平,从经济角度考虑,这些人成为了国库开支的一大负担。

 

扎拉青曾在柏林当过市财政委员七年,很了解德国的财政、就业和人口结构的严重问题,所以不是无的放矢。综合而论,他认为德国缺乏一套融合少数族群尤其是土耳其人的长远政策、这方面的疏失已在国内形成一道深邃的文化鸿沟和削弱对国家的认同感。德国的确正面临本土人口萎缩的危险前景。自2003年以来德国人口不断减少,主要是受良好教育的阶层迫于社会环境大多不愿生儿育女。德国移民与融合事务基金会专家委员会主席巴德表示,因为移民人口越来越年轻,并且出生率比德国人口出生率高,所以移民人数增长的趋势在今后几年还将持续。

 

德国人口8200万,有移民背景的人口1500万,其中土耳其人最多,约有160多万。他们是在1960年代中期西德经济起飞时前来当廉价客工,照理在合约满期后就得回国。当时普遍认为德国并非移民社会,结果外来移民在德国的融合问题遭到长期忽视,客工无需学习德语,也不需要融入主流社会,其文化背景和宗教信仰也不受干涉。几十年下来,由此产生的社会裂痕日益严重。第一代和第二代土耳其客工有不少在德国落地生根,在德国生儿育女。他们一般从故乡娶妻或和同族人结婚,下一代沿袭传统,受教育不高,无法和其他阶层竞争,他们之中的失业率也较高,小部分失落者倾向极端的原教旨主义。调查数据显示,具有移民背景的公民普遍受教育和职业培训程度低,往往比社会上大多数人更容易失业。这增加了社会不稳定性,对移民社会的民主造成威胁。

 

据估计,今天意大利的穆斯林人口可能超过一百五十万,非法移民占很大比例,作为19501960年代之后逐渐进入的新移民,他们来自摩洛哥、阿尔巴尼亚、突尼斯、塞内加尔和埃及。1960年代,第二届梵蒂冈理事会上,有人提议应当尊重各种宗教信仰,开放罗马城,允许建造其它宗教的祈祷场所。当场就有居住在罗马的阿拉伯人,要求政府批准建造清真寺。沙特阿拉伯国王1973年访问罗马时再度提出要建造清真寺。后来罗马市政厅捐出市中心一块地皮,位于市政府与圣彼得大教堂之间,1995年最后确定施工方案,造就了一座罗马城中的清真寺。

 

在罗马城内建造大清真寺,其象征意义是致命的,因为这里曾是罗马帝国的心脏,是两千年历史的基督教精神中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座清真寺的出现,与教皇保罗二世的努力相关:他在生前压制了意大利国会内天主教代表的反对意见,支持回教进驻欧洲,这与他的反对共产主义态度可以说是南辕北辙。

 

《美国之音》200437日报道,美国学者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在华盛顿预测,欧洲联盟因多种问题正在全面衰退,最终将为回教世界所吞没。他认为“欧洲的终结不只是一个经济现象。欧盟根本谈不上与美国抗衡,而且跟人们的期望相反,根本不会成为政治动力的吸引者。恰恰相反,欧盟将被外来的力量所消化。”

 

欧洲不仅面对回教世界的入侵,还面对西欧的野蛮化前景。20071月,欧盟再次东扩。前一次〔2004年〕的大幅东扩,为欧盟增加了七千五百万新公民。这一次,随着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加入,又增添了三千万人口。这对西欧的劳力市场意味着什么?对西欧的社会变迁发挥何等作用?东扩的结果是内伤:让西欧面对严酷的工资竞争。欧盟制造业的一名雇员原来每小时工资二十六欧元,在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则不到两个欧元。东欧人进入西欧,其实是一种新的“蛮族入侵”。西欧产业进入东欧,则造成自身的空洞化。

 

欧洲经济长期衰落,与美国相比差距越来越大。弗格森说:“过去十年来,除了2001年这一年,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按绝对值计算一直高于欧盟。过去八年中有七年,美国的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都高于欧盟。如果再看失业率数字,根据世界经合组织的统计,过去十年,欧盟的失业率平均比美国高出一倍以上。”造成欧美经济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是欧洲经济投入越来越少,而产出自然减少。

 

据统计,十年来,美国工人工作小时数一直都大大高于欧盟国家。美国工人每年平均工作两千小时,但德国工人的工作时间比美国少22%。如果把丹麦等国家都算进来,差距更大。欧洲人的假期延长了,工作时间减少了,劳动效率降低了,他们怎能在竞争激烈的世界经济中继续保持强大地位呢?欧洲经济的衰落跟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经济的滑落有密切关系。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十几年前学者们还发出警告,说德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的经济超级大国。 但不久之后人们就发现,德国经济危机深重。统计数字显示,德国是欧盟的主要财政来源,欧盟每年财政预算中约三分之二来自德国。从欧盟成立以来,德国给欧盟的捐款总额超过一千三百二十亿德国马克,但德国经济的增长速度目前却是欧盟各经济体中最慢的,德国的这种慷慨不可能持续,一旦德国的财政来源中断,欧盟的经费将立刻成为问题。与此同时,欧盟面临另外一个严重威胁是人口老化,如果用移民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有朝一日欧洲将被劳动力资源充沛的回教世界所吞没。欧洲长期以来以世界基督教中心而自豪,但目前精神衰退非常明显,德国、瑞士、荷兰等国现在经常参加教会活动的人已经不到十分一。

 

其实早在2000年,法国作家威廉·法耶就写了一本《殖民欧洲》,但引起巨大争议,并遭到法兰西共和国检察官起诉,指控他“挑拨种族歧视、仇恨和暴力……”,从此他开始了长期的司法应诉程序,被处以五万法郎的罚款,还面临禁止出版发行以及销毁所有现存版本的命运。

 

《殖民欧洲》有些什么大逆不道的内容?

 

法耶曾是记者、教授、作家、杂文家、剧作家、论战家、广播电台制作人、非党派人士,《土地和人民》杂志的合作者,曾是著名的“新右派”流派的主要活动家之一,1980年代中期改作杂志主编。对《殖民欧洲》一书,有舆论这样评论:“作者语言简洁明了,毫无学究气,一环一环地掰开移民现象的传说,用道理和事实公开批评了主张移民的人士──政治家、非政府组织、新闻媒体、财政高层等等──是多么愚蠢,揭开了他们的真实意图。”法耶断言,法国乃至欧洲的“种族战争已经开始”。《殖民欧洲》全书六章。其中第二章题为《回教,征服的宗教》,作者提醒欧洲:回教同化的危险,把回教和共产主义作了简单然而十分贴切的分析比较并主张捍卫欧洲的领土和文化。〔姚笠:《从巴黎骚乱看移民融合》〕

 

威廉·法耶的《殖民欧洲》写道:种族战争年复一年扩展着,像非正规的城市游击队:烧汽车烧商店,不断侵扰欧洲人,袭击公共交通设施,伏击警察和消防队,劫掠从郊区发展到市中心,等等。正如一份社会学研究报告所分析的那样,北非青年犯罪也是一种征服领土、把欧洲人驱逐出法国领土的手段。导致这些罪行的动机,不仅仅是简单的经济犯罪。在郊区,出现了飞地或者“无法律区”,这类地区像油一样沿着郊区向周边侵染。外族人口达到一定比例,犯罪就骚扰到那些“小白人”,使他们由于不堪种族团伙的欺负侵扰而移居,〔……〕估计在法国有千余这样的地区。这种领土分割的现象令我们感到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新的中世纪时期。在它掩盖下的领土殖民,打碎了左派乌托邦的“种族混合”。法国的那些知识精英们,自己住在专为白人保留的昂贵地区,却总是建议城区的社会阶层混居。在同是欧洲人的社会各阶层之间的混居那是另一回事。对那些否认种族差异的精英们来说,让出大片的城区给大部分移民,于他们毫无影响。对于这种情况,他们把它说成是“社会断层”,然而实际上在那里动荡的是“种族断层”和“种族文化断层”。

 

《殖民欧洲》写道:政治家们则援引了大量的经济原因,然而实际上作乱的却是十分明显的种族因素。更有甚者,他们批评“小白人”、批评大众,莫须有地说他们的抱怨言过其实,是明显的种族主义。还说他们是制造种族隔离地的责任者。〔……〕实际上,从所有制的意义上说,不是种族隔离,而是领土占领和殖民地。隔离地是一批人遭受放逐的流放地。而今天在法国,是异族用武力夺得他们的领地。一说种族隔离就是把移民当作受害者,然而实际情况却相反,他们是自愿隔离他们的自治领域来自成一统。一说种族隔离就让人想到贫困,想到日益增多的“无法律区”的贫困。事实却相反,贩毒,贩卖偷盗的财物,贩卖合法及非法资料资源,这类经济犯罪使这些人活得蛮好,甚至超过法国的工薪阶层。

 

在我们看来,威廉·法耶的忧虑是对“蛮族入侵”的恐惧。而实际上,欧洲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一切接近末日的文明所固有的。各个古老的霸权最后无一不被腐化、懒惰和人口下降、丧失方向所毁灭。美国和其他英语殖民地〔加拿大、澳洲、新西兰〕看起来似乎好一点,但那主要是因为它们起步晚,相对比较野蛮一点,而且作为移民国家,大量的外来人口掩盖了白人颓废衰落的刺眼真相。文明史好像提供了这样一个范例:统治民族往往会因为“太忙”而“没有时间生孩子”,结果导致人口下降,再因为人口下降而遭到征服。相反,被压迫民族却往往由于贫穷和百无聊赖而只知道生孩子,结果导致人口上升,再因为人口上升而铤而走险并开始扩张。

 

200733日,澳大利亚的悉尼市举行“约有四十五万人参加的游行和狂欢”,游行的主题是“爱”,有超过一百一十辆彩车方阵,澳大利亚各大城市及来自海外的同性恋支持者均有参加。呼吁给与同性恋者平等权利。游行者来自各行各业,方阵中甚至包括联邦警察、冲浪救生协会、急救中心及一些为大选拉票的政党,他们服饰怪异、发型奇特、舞步趑趄,以求吸引观众目光,不少参加者衣着暴露,甚至出现了全裸人士。游行组委会主席称,游行为全球男女同性恋者提供展示自己的舞台,今年的游行规模是历届最大的。澳洲同性恋游行最早是从1978年开始,当年为了抗议澳洲禁止同性恋而展开的活动,如今却成了狂欢派对。澳洲政府1984年宣布同性恋合法化。同性恋及其婚姻的最直接的社会后果就是降低人口出生率,这必将对全球白人人口的持续减少,火上浇油。

 

2007314日联合国发表报告说,从那时开始至2050年,全球将出现史无前例的“持续、大批的移民潮”。每年会有至少二百二十万人移居富裕国家,反而富裕国家的原居住者人口将停滞不前,甚至下降。在这期间,非洲、亚洲和中东会增加数十亿人,其中数千万人将移居到欧洲和美洲;同时富裕国家的原有人口则将减少。例如,东欧地区的人口就会将稳步减少,原因在于外移率高,而出生率则追不上。19701980年间,富国每年自穷国接收了一百万名移民。但从2007年到2050年,每年将超过二百三十万人。这些移民当中,来自非洲和亚洲的,每年分别有四十多万和一百二十万。到2050年,印度将是全球人口第一大国,总数近十七亿。巴基斯坦亦将以二亿九千二百万人成为人口第五大国。尼日利亚则以二亿八千九百万人排行第六。到了2050年,人口跌幅较高者是保加利亚,达百分之三十五;随后是乌克兰,达百分之三十三;再随后是俄罗斯,达百分之二十五。跨境移居者将大大增加其它发达国家的人口。而发达地区的人口预期将大抵维持在十二亿不变;如果没有大量移民流入,这些地区的人口更有可能下跌。例如英国人口到2050年将由六千万增至六千九百万,增加的部分几乎全是移民。

 

有人作过一个统计,认为欧洲的回教化无可避免,而且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就能看到。具体说来,一个社会要维持现有人口数字,生育率(fertility rate,每对夫妇生育的孩子数)必须达到2.11。而今天欧洲国家的数字却是:

法国 1.8

英国 1.6

德国 1.3

意大利 1.2

西班牙 1.1

欧盟平均 1.38

 

更触目惊心的数字还在后头。尽管欧洲生育率如此低,但欧洲人口并没有显著下降。答案是外来移民。1990年以来欧洲人口增长中,90%来自穆斯林人口。

 

法国穆斯林家庭生育率是8.1,尽管法国平均生育率只有1.8。二十岁及以下人口中,30%是穆斯林背景。等这些人成年生孩子时会是什么景观?照现在的速度,到2027年,五分之一的法国人是穆斯林。在荷兰,50%的新生婴儿来自穆斯林家庭。十五年后,一半荷兰人口将是穆斯林。在比利时,25%的人口已经是穆斯林,50%的新生婴儿来自穆斯林家庭。在德国,联邦统计办公室说,到2050年,德国将成为一个回教国家。

 

地理上的欧洲还在,只是内容和曾经的欧洲完全不一样了。尤其因为,穆斯林反对同性恋,他们的出生率接近自然水平,所以和萎靡不振的白人社会相比特别高。

 

在这种背景下,欧洲人对穆斯林充满恐怖,认为穆斯林:“根本不把其他的民族当人看,当他们的人口还没有占到多数的时候,他们看上去很守规矩,他们对当地发生的一切政治、经济事物概不关心,只是一心发展自己的民族和宗教,这种做法会给那些短视的政治家尤其是独裁者带来好感,因为他们就是喜欢那些不关心政治和社会的人,这给他们的发展带来方便。穆斯林的目的总会达到,他们的人口在不断扩大,因为一个穆斯林家庭出身的孩子,天然就是一个穆斯林,一个非穆斯林的女人和一个穆斯林男人结婚,那么这个女人要随穆斯林,生下的孩子也必然是穆斯林。然而,一个非穆斯林的男人和一个穆斯林女人结婚,这个男人也要随穆斯林,他们生下的孩子也是穆斯林,如此一来,穆斯林只会越来越多,不会越来越少。而且穆斯林的出生率是很高的,他们不发愁他们的孩子的生计,因为左派种族主义自会照顾他们,抢劫总比生产要容易的多。等到他们的人口达到一定的程度,他们就会控制那个地方,所有的人,要么随穆斯林,要么掉脑袋。”

 

 

**六,两线作战的勇士***

6. The Hero who fights on Two Fronts

 

不难想象,在欧洲文明终结之后,人类完全有能力依照其他文明提供的方式生存下去,也许生活得更好、更幸福。要知道,以西班牙人为突出代表的欧洲殖民者,1500年代在美洲进行的种族灭绝,比四百多年后纳粹在欧洲本土进行的种族灭绝,规模至少大十倍,且不是针对外来人口而是针对地主国居民而施加的暴行。从西班牙人的暴行到纳粹的暴行清楚表明,以他者〔如美洲〕为目标的暴行,迟早会反转到自身〔如欧洲〕,纳粹的屠杀不过是一个开端的预示和凶险的恶兆,美洲的悲剧最后很难不在欧洲完全重演。

 

我们厌倦了“欧洲”,但更厌倦“东方”;但愿欧洲文化能够洗心革面,而不仅仅作为殖民主义的后果;否则只能在欧洲的霸权终结之后尽快退出全球生活的支配地位,以便为伟大的创制辟清地盘。

 

从历史上看,欧洲文化的批判性强于“东方民族”,当然也包括中国。

 

其原因:

 

一,海上贸易的影响:接触的对象多则鉴别力强,比较的方面广则批判性强。

 

二,批判是鉴别的结果;鉴别又是多接触、多感受的结果。

 

三,批判性强的时代多为“开放时代”。闭塞状态不但导致批判力低落,思维的锋芒都会迟钝。〔附注:“文革”不仅是“闭塞时代”,而且是“开放时代的封闭变奏”,所以显得特别残暴。〕

 

在我看来,未来政治精神的健康方向,应该从狭隘的民族主义变为开阔的天下主义。我们的民族主义情绪起于1969年的中苏边境冲突时,知道俄国仅仅在1860年代就掠夺了清朝中国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更大的背景则是来自日本血腥的侵华战争。这当然可以归之于更大的国际背景──欧洲殖民主义文明的种种特征。民族主义情绪的再度高涨是1972年尼克松访问北京以后,外国人开始进入中国并享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特权,当时许多宾馆和公园禁止中国人入内,只有外国人和高级干部可以入内。再以后目睹1974年的批孔运动,终于看清文革势力如何在代理俄国侵害中国,从此深感清末志士的爱国精神,并未过时。

 

两百多年前,美洲殖民地的人民为了同等权利可以宣告独立,一个现代人,更有权利把列强加给中国的错误思想驱逐出去,并连本带息地把西方的真理还给他们。由于反省与沉思,我们逐渐和德国、日本式的“复仇帝国主义”拉开距离,知道帝国主义不再是我们当代的需要,全球化的现实需要的是天下精神!天下精神比国际主义更伟大也更现实,它看到,天下一统、建立全球秩序、给予各民族各社会各阶层以同等机会和起点,是世界和平的前提。全球政府要废除护照、“量才而用”,给予所有个人以同等的参与权,造就一种因才施用的结构制度〔不是“等级制度”〕。即:在社会功能面前人人具有同等机会,人人都有进入更高社会等级的权利。新的贵族不可世袭,政治权利不可惠及家人。

 

二十世纪的未来学家们曾经忧心忡忡地算计着人类正由贪欲的指引而走向自我毁灭──不是有意识的毁灭,而是出于过分的不慎而自取灭亡,例如由于意外事故而发生世界规模的核冲突,……但是这些并没有很快出现。但追求眼前利益和感官快乐的盲动,已经使得人们不知不觉中陷入绝境,环境污染、资源破坏、恐怖主义、生物灾难包围了人类社会,过度工业化带来社会动荡,过速信息化带来国际危机,已经成为二十一世纪的现实。没有理由设想,这个冒险家所开创的现代文明将与人类的命运始终共存亡,这种以印第安人的种族灭绝和西伯利亚居民的奴役为开端的“欧洲文明”,其自身被毁灭的过程业已开始?而这不是在危言耸听的“人类毁灭”之后。“人类毁灭”作为“文明危机感的象征性说法”,是因为预感自己的文明模式和生活方式即将崩解而感到绝望,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人类”和“地球”的末日,这种恐慌是“欧洲文明自己的濒死感”,而不是清醒的全面的判断。放眼欧洲既得利益集团因其无力根治弊病而日益暴露其无法自救的未来,当然更不可能给人类带来一种持久的全球秩序。欧洲文明体系的崩解,终究是无法避免的。但在这之后,人类还要生存下去,向新的方向去延伸自己的生命力量。人类因此需要新的文明样式,以供养并约束自己,那时,他可从中国的经验里,吸取古老的经验和日新的智慧。我们多么希望,能在此基础上,逐步探索出全然不同于现代文明的东西。在全球腐败势力的夹击下,未来文明的重建者,必定是两面作战的勇士。

 

核武器诞生至今半个多世纪了,这期间,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核武器的破坏力日增,军事和工业能力的加速度进展,使人们握有越来越大的破坏力量。但同时,国际间不仅没有发生核大战,甚至常规战争的视模也大为缩小了。这并不表明人的道德水平提高了,而只说明在核威摄的阴影下,“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原则,受到日益重视。结果是国际争霸战争演变代理人战争,甚至是“代理的代理人战争”,例如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就是代理的代理人战争,北朝鲜的背后有中国,中国的背后有苏联。越南也是一样──所以朝鲜和越南才没有被美国打败。而伊拉克就不同了,由于冷战结束,不再有外国敢于支持它对抗美国,所以两度被美国轻易击败,除非阿拉伯国际支持它继续作战,否则它很难翻身。最明显的例子是阿富汗,1980年代在美国、中国、巴基斯坦的联合干预下,不仅顶住全力进攻,而且迫使苏联撤军,重演了美国在越南败退的一幕。但在2002年却因为缺乏他国支持,在美国的一击下宣告全面占领。在二十一世纪的这两次战前〔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都十分谨慎,害怕重蹈朝鲜、越南的覆辙。

 

人类到底有没有自我毁灭的能力?〔我并不是指科学技术所产生的巨大破坏力所带来的危险处境,而是指,执行一套自我毁灭的完整计划和实现这一计划的完整能力。〕要知道,“贪欲”的本身并不是自我毁灭,既不是自我毁灭的意识,也不是自我毁灭的行为。这样看来应该说,我们还缺乏人类规模上的自杀经验。人们的自杀经验,大致限于个人或小群体内部,而那是在外人的强大压力下实现的。可是整个人类就不同了,因为缺乏共同的敌人及其绝对的压力,因此,正如人类身不由己地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样,人类也无法自行退出业已熟悉了环境。所以有个悲凉的笑话,说人们降生的时候哇哇痛哭,临死的时候也泪眼汪汪。

 

思考人类命运和文明前途的中国人,所关切的应该并不止是这些。我们希望在现有文明的基础上,为之恢复活力并消除其弊病。我们欢迎未来而不是恐惧未来,我们理解,如果仅仅要求未来的人们担当现代文明的救助者角色,那岂不是在很大程度上浪费了他的开创性智慧?未来人的智慧与现行的文明,肯定是格格不入的。毕竟,文明形态的转换并不是理想主义的结果,而是“贪欲”加上时势的巨大巧合所促成。罗马人和秦国人一样,并不是拥有教养的理想家,而是握有强力的行动者。历史的责任,不是指控贪欲,而在运用贪欲去创立文明,利用贪欲去创立善德,总之,只有贪欲才能转化贪欲,制定“贪欲之间的势力均衡”,这样才得以造就出“高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